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十一章 脸上抹黑啊
    “他就是凶手!”

    叶翊辉确信之下,只觉心跳都有几分加速。

    急忙走到毕盖鳄看不见他的角落,掏出手机想要联系钟立国。

    结果却想起来自己初来乍到,还没来得及问钟立国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无奈之下,只好是先给市局专案组去了电话,要到了钟立国的号码。

    “钟队!找到凶手了!”

    电话刚接通,叶翊辉就兴奋地道。

    “……啊?找到了凶手了?!恩?你谁啊?”

    电话那头在历了短暂的沉默,然后传来了钟立国先是惊喜紧接着满是疑惑的声音。

    “我是叶翊辉啊。”

    叶翊辉说完,想着专案组那么多人,钟立国未必还记得他一个无名小卒,又补充道:

    “我是AB市派来支援咱市局专案组的人啊。”

    “哦哦,是你啊,咦,你刚才说什么?!”

    钟立国记起来了,与此同时也想到了刚才叶翊辉的话语,急道:

    “你找到凶犯了?!是知道谁买了那把刀吗?!”

    话一问出口,却又发觉不对劲。

    先不说排查行凶用具这种线索,十次里往往有七八次都是白费时间。

    尤其这回的连环案里,凶手作案十分老辣,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等信息。

    也就是这次凶手离开的匆忙,情急之下才不慎遗留了作案工具。

    如此谨慎的行事,要想从其作案工具上下手找到这个人,实属不易。

    他本身对于排查作案工具这件事,其实并没有报太多期望。

    只是秉着有线索就要去追查的准则,才派人去寻找而已。

    是他众多找寻凶手手段中的一种罢了。

    就算找到了,以这个凶手的做事风格,

    肯定也不会在大地方购买,只会选择一些僻静小店之类的地方。

    而这些店铺的监控,因为资金问题,普遍分辨率都很差,

    往往需要将相关的影像资料先带会警局,给技术科的专人做增幅清晰度等一系列事情。

    之后,还需要对该嫌疑人进行调查,确认几起案件发生时,

    对方是否有不在场证明,还有和被害人是否有关联等等事情很多事情。

    这一连串的事情弄下来,才能初步判断是否有所关联。

    这些事情少说也要耗费个一两天的功夫。

    这几天也没听有说有谁找到了什么疑似凶手的影像资料啊。

    怎么这小子突然就说找到凶手?

    不过钟立国也是老刑警了,知道他们一线人员有时候总会碰到些近乎不可思议的事情。

    像是他自己就遇到过好几次。

    明明怎么都找不到的凶手,最后几乎算是送上门了一样被他撞见了。

    弄得他和凶手两人当时都是一脸懵逼地看着彼此。

    等都醒悟过来后,他乐了,凶手哭了。

    莫非这小子是自己的一员福将不成,一直苦寻无果的凶手被他给遇到了?

    钟立国赶忙追问道:“你现在那里?凶手呢?是已经制服了还是怎么了?”

    “我现在友谊小区113号单元楼下,人倒是还没抓,现在正在401室里没有出来。”

    “不过唯一的出口在我的监视下,他跑不了的。”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叶翊辉刚回答了道。

    “监视下?”

    钟立国听到这个回答,顿时紧张了起来道:“怎么,是他挟持了谁吗?

    叶翊辉没想到钟立国会这么问,赶忙道:

    “那倒没有,从身份张上来看,那房子就是他的自己家。”

    “从身份上看?是自己的家?”

    钟立国觉得的脑子有些乱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他察觉到了,两人的沟通出现了重大的偏差。

    在他从叶翊辉的话语分析来看,有可能是凶手再次行凶时被恰好路过的叶翊辉撞见,

    两人一番缠斗后,目前凶手被堵在了一个小区的四楼。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

    毕竟凶手的样貌是什么,他们现在没人知道,

    除非是撞个现行,否则谁能知道凶手是谁?

    但凶手现在正在自己家里却又是怎么回事?

    根据他们的现场勘查,被害人除了被倒吊之外,并没有其他搬运痕迹。

    从现场的各种线索可以断定,发现被害人的地方就是案发现场。

    凶手并没有先将被害人杀害,在转移地方的行为。

    是凶手的犯罪模式更改了,还是什么情况?

    “你是怎么和他遇到的?”

    钟立国觉得先把问题往前移一些,他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

    “啊,我是……”

    叶翊辉刚开了头,忽然就给愣住了。

    刚才光顾着高兴凶手被他给找到了,完全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根本没法解释自己是怎么和凶手遇到的啊。

    两人虽然是在他调查刀具的时候遇到的,可……然后呢?

    自己凭什么跟着对方来到对方的住所?

    因为自己能看到颜色,根据经验所以认定了对方可能就是犯人才跟上来的?

    喂喂,这话的确不假,可说出来谁信啊?

    叶翊辉只觉得刚才还兴奋的自己现在顿时哑火了。

    面对电话那头钟立国的催促,叶翊辉知道要是胡诌,肯定会被轻易看穿。

    到时候问题会更加的严重,说不定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现在,他只能是实话实说了。

    当下,将他如何遇到毕盖鳄,又如何跟踪对方,

    还有他敲门进去后,所见所闻和毕盖鳄的反应都如实说出。

    不过把他是因为看到毕盖鳄身上有颜色,这才怀疑对方事情给隐藏了。

    免得这话一出,他的实话也会被认为是假话。

    可毕竟颜色才是一切的根源,直接去掉这番话也会让人觉得奇怪,

    叶翊辉想了想就用“身为一名警察的直觉告诉他,那人有问题”的这种说辞来取而代之。

    “……”

    叶翊辉说完,电话那头的钟立国好一阵沉默。

    寂静的,叶翊辉好像都能听到听筒里,传来了钟立国的呼吸声。

    那呼吸是由一开始的微不可查,渐渐的变为有几分粗重。

    那感觉,像是本来微风轻抚的蓝天,忽然刮来了一阵卷积着乌云的狂风!

    “你,做警察几年了?”

    钟立国的声音不大。

    “额,……快三年了。”

    叶翊辉不知道钟立国怎么忽然这么问,但他已经是隐隐察觉到了钟立国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快三年?呵呵……”

    钟立国冷笑一声道:“你知道直觉这东西是建立在什么上面吗?”

    “是经验!”

    “是多年各种案子办下来所积攒的经验!”

    “我不是小瞧你或者贬低什么,大家都是警察,都是保家卫国。”

    “可你们平时主要处理的是纠纷,我们刑警处理的那是命案!”

    “你才做了三年普通的民警,连刑警都不是,就跟我谈警察的直觉?”

    “你是在小看警察这份工作,小看我们刑警吗?”

    “你自己想想,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啊?”

    “什么听到警察两个字就慌,什么说道小篆就惊了的……”

    “你听说过有罪推定这个词吧?”

    “你说了那么多给我的感觉是,先认定了毕盖鳄是凶手!”

    “带着这个想法,那自然他所做的一切,在你眼中都是有问题的。”

    “但在我看来,听到警察有些慌乱很正常。”

    “别看我们时常被人提到,但真正接触我们的人并不那么多。”

    “还有你说的小篆。”

    “凶手用小篆在案发现场写的字,早就有媒体报道了。”

    “只要是个平日里关注一些新闻的正常人。”

    “听到一个警察突然提到了,他和最近凶杀案的凶手在用一样的字体写字。”

    “你会是什么心情?又会是什么反应?”

    “叶翊辉,我不知道你以前在派出所是怎么办案的。

    “”是不是都是通过,你的直觉在做事情。”

    “我告诉你!你现在负责的是刑事案件!”

    “比起你所谓的直觉,我更看重证据!”

    “身为刑警,我们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关乎生死的。”

    “不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还有,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你竟然还敲开了人家门进去转了一圈?”

    “你知道你的这种行为问题有多严重吗?”

    “如果他真的是凶犯,你这么做已经打草惊蛇了。”

    “说不定他毁灭罪证,就此隐藏起来,让我们再也找不到他!”

    “如果他不是,那你这是滥用职权私闯民宅!”

    “我们是刑警,是为了保护人民而存在的。”

    “不是动不动就随便怀疑谁,随便进谁的家门!”

    “要是刑警办案都像你这样,那社会不早就乱套了?!”

    “你这是在给我们刑警队伍的脸上抹黑啊!”

    “钟队,我不是……”

    叶翊辉被训的是浑身冷汗。

    当时在推测毕盖鳄可能就是凶手后,并没想到这里其实是对方的家。

    他还因为是新的被害者的住所,情急之下,也就没想那么多就冲了上去。

    现在想想,的确如钟立国所说,他的行为太过鲁莽了一些。

    万一因为徐宏诚的事情,让他误以为有颜色的就是凶手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或许可能会冤枉好人。

    最后万一真的不是毕盖鳄,但被警方怀疑过的消息传出去了,

    可想而知毕盖鳄会遭到媒体的何种报道,其他人又会如何看待他。

    想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是别想了,甚至对于毕盖鳄的经营也会带来巨大的冲击。

    这年头的流言蜚语,堪比无形一把不见血的刀。

    尤其在一些不良媒体的营销下,不管是非曲直,先捅进去在说,

    反正对不良媒体而言,这一波已经赚的盆满钵满。

    至于对方是死是活,那就看被捅的人命够不够硬了。

    叶翊辉曾经体验过这种伤痛,好在他的父母都没什么名气,

    除了案发后报道了一次之后,也就只是在邻里之间传播。

    以毕盖鳄如今的知名度来说,比他父母不知道强多少,势必会闹的人尽皆知。

    从这一点来说,他做的的确欠考虑。

    但从目前他的观察来看,叶翊辉并不认为自己这次做错了!

    那人的反应,那人的态度,无一不在证明,对方和案子有关系,有大问题!

    “好了,别说了。”

    钟立国不管还想要争辩的叶翊辉,直接打断道: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个当刑警的料!”

    “要是不看在我人手不够的份上,你别想在专案组继续干了!”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做事!”

    “再要是敢擅自行动,直接就给我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