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十二章 看穿你了
    “……”

    随着钟立国挂掉电话,叶翊辉就像是个冰雕似地立在那里。

    前一刻他还高兴地以为找到了凶手。

    可一个电话下来,就入赘冰库。

    这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实在太近了些吧?

    他这才来专案组三天而已,这就被组长说了,要是再擅自行动就直接走人的话来。

    这以后的日子怕是有点不好过啊。

    不过最让他觉得心里发寒的,还是钟立国那句“你不是当刑警的料”……

    叶翊辉感觉自己所划定的未来,在那一刻仿佛都被否定了一样。

    有心想要重新拨打钟立国的电话,

    可想到对方刚才的那番话语,他又实在是找不到能辩解的有力说辞来。

    总不能说他并不是没有证据,他能看见对方的颜色吧?

    他要是敢这么说,估计从不是当刑警的料,会变成连警察都不配当了,简直就一个神经病了吧?

    何况钟立国的话,他也不觉得有错。

    要不是自己能看到颜色,换做其他人跟自己这么说,可能他的反应也一样吧。

    说到底,是他太着急找到凶手,太想着去立功了。

    他不应该这边刚发现就立刻汇报,而是等找到证据了再去说。

    那样的话,情况就不会像是现在这么被动了。

    “现在怎么办?”

    叶翊辉心里有些着急。

    虽然钟立国不相信他,自己还被下达了不准在擅自行动的命令。

    听那口气,可不是像再跟他开玩笑。

    现在老老实实回去继续调查,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可如今凶手就在眼前,让他不去管,那又是不可能的。

    否则他真的就这么走了之后,如果又出现了一名新的受害人怎么办?

    他可不想后半生都生活在愧疚之中。

    “证据……证据,好啊,既然要证据,我去找不就完了吗?”

    想到就做,叶翊辉这次拨通了王小虎的电话。

    市局这边他是人生地不熟,只能是靠自己搭档帮忙了。

    “哟,我未来的叶大刑警,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啊。”

    电话那头,王小虎先是笑了笑,随后不等叶翊辉开口,就道:

    “说吧,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情,需要我王某人来助你一臂之力了?”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叫毕盖鳄。”

    叶翊辉也没跟王小虎客气,直接就把他的诉求说了:

    “我需要他的一些相关信息,越详细越好,一定要快!”

    “……好,你等一下,我查到了给你电话。”

    王小虎说着直接就挂了电话。

    从头到尾都没问叶翊辉为什么放着市局的资源不用,舍近求远的来问他,

    也没问这个听起来有些耳熟的毕盖鳄是谁,为什么要查这个人。

    三分钟后,叶翊辉的微X有消息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提示“虎虎生风”给你发了一条消息。

    那是王小虎的微X。

    点开王小虎用其女友作头像的对话框,消息一条条地开始出现。

    【你刚挂电话没多久我就收到了一个警情需要出警没法给你查了】

    【这是我学弟的微X 他现在就在市局工作你可以去问问他】

    【我已经给他留言了说了你也是警察正在查个大案】

    【你加好友时说是我王小虎的兄弟他肯定会帮你的】

    【加油啊我的叶大刑警等真成刑警记得请我吃饭啊】

    叶翊辉看的微微一笑,回复道。

    【谢了】

    【至于吃饭,不管这次专案组之旅结果如何。】

    【等我回去就请你吃你最喜欢的巴N火锅,管饱!】

    发完,他赶紧是加了王小虎给的那个微X号,

    在验证里写到:我叫叶翊辉,是王小虎的兄弟。

    本来叶翊辉还以为要等上一会对方才能通过,

    没想到他这边刚发验证,瞬间就显示:

    【“看穿你了!”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您好,我是叶翊辉,是王小虎的兄弟也是搭档。】

    【我现在有事情想要麻烦您帮我查一下。】

    ……

    【我知道你】

    【我年龄比你小】

    【不需要用您】

    【说事情就好】

    【不用客气】

    叶翊辉看这一串消息,觉得这人还挺直接,也就不再寒暄客套,写到:

    【谢谢。我就有话直说了,我想要一个叫毕盖鳄的人的资料。】

    【我想知道他的家庭构成,为人喜好等等越详细的信息越好。】

    【我知道没有足够的理由,让你去查一个人的信息是不合规矩的。】

    【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些信息。】

    【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会承担一切责任的。】

    【三十分钟】

    对于叶翊辉一大串话,“看穿你了!”只是回了这四个字。

    看到这条信息,叶翊辉先是一愣。

    他原本是想着虽然人是王小虎推荐的,但这种索要个人信息的事情,毕竟有些违规。

    即便他是警察,即便在没有私心是为了查案。

    但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他现在的行为其实有些属于私自调查的范围。

    如果被发现,责罚惩戒肯定是跑不了的。

    而作为提供信息的一方,同样也会被他牵连。

    他还想着可能需要说些什么,才能对方放心帮自己查。

    没想到这人如此干脆!

    这让叶翊辉很是感激。

    只是,他要了那么多的信息,三十分钟够用吗?

    他本来是想等明天这人给了信息,他在深入调查毕盖鳄。

    莫非是这人没理解他要的详细程度吗?

    叶翊辉正想着要不要发消息详细说明一下时,忽地发现楼道里有光亮传来。

    原来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

    现在是冬天,这天黑的太快了。

    看了眼亮灯的楼层,是四楼。

    “会不会是毕盖鳄?”

    叶翊辉急忙将藏身在了一处花丛后面。

    很快,就见一个穿着运动衫,带着口罩,身后背着个大大的斜挎包的人走了出来。

    虽然口罩遮挡了大部分的面容,装束也和之前两次见到的都不一样,

    但那身上的颜色,是怎么都不会被遮掩消失的。

    有了这个提示,叶翊辉在仔细辨认,从没被口罩遮掩的部位,和身形来判断。

    出来的人是毕盖鳄无疑!

    早些时候天亮着时,叶翊辉还没觉得怎样,

    如今黑夜里再看毕盖鳄,

    对方的颜色不光没有任何暗淡,反倒被周围漆黑的颜色衬的格外的耀眼。

    叶翊辉这时那里还顾得上发消息,

    急忙悄无声息地跟在了毕盖鳄的身后,想要看看这人去哪里。

    尤其是对方还背着个大背包,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会是作案工具吗?”

    叶翊辉才想着跟了上去,发现毕盖鳄没有去开他自己的车,

    而是缓缓走出了小区后叫了辆出租。

    叶翊辉急忙跑到了小区门口,也想要打车。

    只是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下班高峰期,哪里那么容易被他遇到一辆没人的出租?

    眼瞅着毕盖鳄渐渐远去,叶翊辉心里那叫一个急啊。

    这时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对儿情侣正对照着手机,看着停在跟前的车。

    看样子可能是刚用“DD”叫的专车,这是在看车牌号,确认是不是自己喊的那一辆。

    叶翊辉不及细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抱歉,警察办案!”

    说着,也不等那情侣回应,直接跟司机展示了一下证件,道:

    “师傅,麻烦您赶紧开,我要追上前面的那辆蓝色出租!”

    司机师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但看到那证件,还有叶翊辉脸上的焦急,也就没说什么,驱车就追了上去。

    那对儿被叶翊辉抢了车的情侣,本来还想破口大骂,什么素质这是。

    但一听叶翊辉是警察又是在办案,便改口说了句辛苦你了,然后主动帮叶翊辉关上了车门。

    从司机师傅的手机里,也传来乘客退单的提示音。

    “谢谢,谢谢!”

    叶翊辉拉下车窗对两人表达感谢后,就把目光重新放回了毕盖鳄所乘坐的那两出租上。

    他要是不赶紧抓到毕盖鳄的马脚,将其缉拿归案,他都对不起民众的这般支持啊。

    因为下班高峰路面有些拥堵,他虽然起步晚了几分钟,但毕盖鳄那边也没出去太远。

    没多久,看到毕盖鳄所乘坐的出租维持在了他的视野里,叶翊辉也是松了口气。

    这时他才有空闲时间去思考,毕盖鳄这时候突然出门是做什么去?

    “怎么往市区外开?”

    没多久,叶翊辉发现毕盖鳄所乘坐的出租正往市区外的方向移动。

    很快,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毕盖鳄让出租在一段路上开始绕圈了。

    如此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叶翊辉的高度惊觉。

    心说,这人是察觉到我了?

    还是说只是出于小心在甩掉可能会跟踪的人?

    不管是哪一种,这人即将要去的地方,可能都不太寻常啊。

    正自疑惑,叶翊辉的手机突然响了。

    低头一看,是【看穿你了】给他发的信息。

    一看时间,距离之前对方的半个小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原来他都跟了毕盖鳄这么久了啊。

    反正毕盖鳄那边还在绕圈,叶翊辉不想浪费时间,

    就一面让司机帮忙盯着点,自己则打开微X想要看看毕盖鳄的资料。

    可他这边还没等低头去看手机,那边毕盖鳄所坐的出租方向一转,不在绕圈了!

    在又行驶了一分钟不到后,停在了一处有些破旧的闹市外。

    这条街两侧大多都是盖楼房的建筑工地,

    往里走,还有很多没有拆迁,依旧有人居住的房屋。

    因为这地方不算太远的地方有个大学,

    到了夜里,有不少学生都会来这里吃烧烤之类的解解馋,

    毕竟都是学生没多少钱,这地方虽然环境一般,但价格实惠味道又好。

    除非是约会撑门面讲浪漫氛围,要不然这里才是饕餮们的天堂!

    因为不是自己用手机叫的车,没法事后支付,

    又担心跟丢毕盖鳄了,想要快点下车,也就没选择扫码支付。

    没办法,他的手机比较旧,系统有些卡。

    平日里用起来足够了,但在需要争分夺秒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拖后腿了。

    有时候付个款扫个码,可能都需要一分钟,还是直接从钱包里拿钱给司机,那样比较快。

    他平日都会在钱包里放上一两百就是为了这种时候。

    结果他一掏钱包,看看里面空空的才想起来,

    前些天自己出警时,遇到了一个因为被工友把钱骗走了的中年人。

    说是本来跟孩子说好了,过年带些礼物回家看孩子的,

    这下别说礼物了,他连买张车票都买不起,明明家就A市隔壁,坐公车几个小时的路程!

    他实在是没脸去见家人,想要跳楼一了百了算了。

    虽然当时好说歹说把人给从十八层的楼上给弄下来了,但那人情绪一直处于激动之中。

    那个工友跑了,一时半刻是抓不到。

    眼看对方很激动,思乡之情又重,

    所里的人一合计,大家凑了凑,弄出了1200块来,让他先回去好好过个年。

    相信只要看到了家里人,中年人也就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了。

    至于这个钱,剑中年人不接受,他们就说算是他们借的。

    等他们抓到了骗钱的工友,把钱给要回来了,

    倒时候他再还他们就行,这下中年人才答应。

    当时他就把钱包里的一百多都给拿了出来。

    本来是要再去补充的,可后来又是遇到了童年好友被拍了转头,又是来到了专案组的。

    这一连串的事情,弄得他忘记补充了!

    他这边暗叫不好的时候,毕盖鳄那边下车后没多久,已经是拐进了一个胡同里。

    眼看人都不在视野里了,这下叶翊辉更加着急。

    哪里还顾得上付款,对司机道:

    “我是市局专案组的叶翊辉,正在跟进一个重要线索!”

    “明天你去警局找我要钱,我不会不给的!”

    说到最后一个“的”字的时候,人已经是跑出去有一段距离了。

    “哎不是,你等……”

    司机被叶翊辉的言语给弄懵了。

    等回过神来,下车想要追的时候,人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诶呀我去,这是冒充警察坐黑车啊!”

    司机大哥那叫一个怒啊,说什么专案组,为的不就是让他不敢去要钱吗?

    警察局那是什么地方,是随便就能去的吗?

    反正他是不敢,总感觉去了就要被抓起来似的。

    这么一想,司机大哥断定对方八成是假警察!

    “真倒霉!”

    司机又在人群里四下里看看,确认真的找不到踪影了,只好自认倒霉,回到车里重新接客。

    好在这地方还算可以,应该很快就能接到新单。

    “出什么事情了吗?”

    一个带着几分冰冷的声音叫住了他。

    司机大哥回头一看,见是一个挎着小包,看起来十六七的高中生样子的女孩再问他。

    “哎,也没啥,倒霉呗,被一个冒充警察的家伙给骗了……”

    ……

    “我倒要看看你能往哪里跑!”

    叶翊辉冲进毕盖鳄进入的小巷。

    为了避免声响暴露自己,还提前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胡同很黑,正常人朝里走进去十来步,外面的人就有些看不太清里面了。

    最多是等人走到胡同里,那零星而昏暗的路灯下,才能面前看到。

    好在对于叶翊辉而言,毕盖鳄的颜色在这黑暗中跟行走的彩灯似的。

    即便因为刚才付车钱的事情耽搁了些时间,让他和毕盖鳄之间拉开了距离,

    但在这种色彩的反差之下,对方想要甩掉他也不是那么容易事情。

    果然,很快他就远远看到了颜色!

    “突然来这种地方,莫非是来行凶的?”

    从过往的几次案件来看,这种脏乱没有任何监控设备的地段,是凶手最喜欢下手的地方了。

    正自思量,随着毕盖鳄往左一拐,钻进了另一条小巷里,

    因为是视线的死角,叶翊辉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担心别真如自己想的那样,毕盖鳄是来作案的,

    叶翊辉赶紧快步跑了过去。

    可当他也转过那处拐角时,毕盖鳄的踪影他是没有见到,

    有的,只是一位站在胡同中央,正在吞云吐雾的青年。

    看那架势有种一夫当关的味道。

    叶翊辉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回头一看,胡同的另一侧又有个青年冒了出来,手里拎着把铁锹。

    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