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十三章 买的吧?
    “兄弟。”

    手里握着铁锹的青年,吸了一口烟后,

    中指一弹,还带着火光的烟头落在了叶翊辉的脚边。

    “刚才在闹市街上,你偷了我媳妇手腕上价值好几万的玉镯子,拿出来吧。”

    “我这个人呢,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要你把玉镯子交出来,我就不会报警。”

    “大家生活都不容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又都是快过年了,大家和和气气的把事情处理了,你说是不是?”

    “偷镯子?”

    叶翊辉很是诧异,不过心里倒是略微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这两人是毕盖鳄特意安排在这里招呼他的呢。

    毕竟他下午去找毕盖鳄的行为,不远因为什么,都的确是鲁莽些了,

    虽然让他得以确信自己的判断,可也势必打草惊蛇了,对方有所动作也是在所难免。

    不过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这两人并不是毕盖鳄安排的。

    只是闹市街里人比较多,大家除了吃东西之外又都是带着口罩的。

    黑天之后难免有认错人的时候,这是把他错认成小偷了。

    叶翊辉想着,掏出证件道:“你们误会了。”

    “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是警察。”

    “你媳妇镯子被偷的事情,你可以去附近的派出所报案。”

    “我现在有公务在身,麻烦请把路让开一下,谢谢。”

    说着,叶翊辉就要从铁锹青年身边离开。

    但还没等他迈步,铁锹青年冷笑一声,道:

    “呦,还警察?连制服都没穿,你骗鬼呢?”

    “我看你那证件,某宝上十几块钱买来的吧?”

    “得啦,别在这里跟我来这套!”

    “我告诉你,今天要是不把偷得镯子交出来,别想从这里走!”

    “我这人很善良的,所以在给你一次机会。”

    “但要是你还不配合,那我可就要自己上手了。”

    “到时候没轻没重的,后果你自负。”

    叶翊辉发现这人根本不信,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

    最近这些年犯罪分子打着警察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事情逐渐增多。

    这让很多原本十分信任警察的民众,变得一听到警察两个字,都要先疑惑一下。

    因为不确定到底是真是假,大家变得都有开始有些害怕和担心,

    完全没有见到警察后,本应感觉到的信任与心安。

    这种情况他很不想看到。

    不过他也不怪这人不相信他,相反,这人的谨慎态度他很是赞赏,

    骗子其实很容易揭穿的,只要多问几句往往就会露馅。

    尤其是像警察这种相对特殊的职业,那更是很容易拆穿的。

    不管是询问警号,拍下证件照,还是直接打报警电话确认等等,都是很轻易就能确认真假。

    只有招摇撞骗的人,才会在你想要确认其真伪时,态度变得十分恶劣,

    因为他们在严实心中的慌张,希望通过大吼大叫来吓到你,让你不敢去做而已。

    而真的警察,是不会对你的怀疑有任何不满的,反倒会十分配合。

    “我真的是警察。”

    叶翊辉又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打报警电话,查询一下我的警号,我的警号是……”

    “停停停。你别跟我在这里继续装了。”

    铁锹青年冷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小伎俩,不就是连环套吗。”

    “一环扣一环的骗,故意让我打电话去确认,好确信你是真的。”

    “可谁知道我打的电话那头,是不是也是你的人啊?”

    “大哥,这都2021年了,还用这老套路,我才不上当!”

    “这位先生,全国报警电话都是一个号码,没可能造……”

    叶翊辉见过不相信的,但没见过这么不相信的,还想在解释,

    啪!

    青年用铁锹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旁边的墙面,

    发的刺耳的声响,直接打断了叶翊辉的话语。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不务正业的小偷了。”

    “趁我现在心情还不错,麻溜的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信不信我废了你的手!”

    铁锹青年说完,有些不耐烦地又道:

    “算了,看你样子也是不打算配合了。”

    “不跟你废话,你不拿,我自己拿。”

    说着,对叶翊辉身后那名青年道:“你去给我把镯子拿出来!”

    叶翊辉眼看单凭言语是没办法让这两人相信,

    虽然有心想要继续去追毕盖鳄,但知道就这两人的架势,

    如果不想把事情搞的更复杂,他还是先配合一下的好。

    无奈之下,他也就不再辩驳什么,道:“行吧,我让你们搜。”

    “哦?”

    铁锹青年似乎是有些意外,道:“行啊,看你这配合的样子倒也不像是作假。”

    “难道是我认错了?”

    “兄弟,要是一会儿真没搜出来,我在这里先陪个不是了啊。”

    “不过要是你故意诈我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两只手今天我都要给你废了!”

    “赔不是就不必了。”

    叶翊辉示意朝他走来青年道:“兄弟,麻烦你快点,我还有其他事情呢。”

    那青年脸肥肥肉肉的,看起来有几分憨态可掬的样子。

    “别着急嘛。”

    那胖脸青年脸上带笑,道:“时间的确不多,你还是趁机好好回味回味的好。”

    “啊?”

    叶翊辉有些不明所以。

    但下一刻,他明白了!

    只见在走到距离他还剩下一步之遥时,那胖脸青年猛地掏出了一直放在裤兜里的手。

    啪嗒一声响,一柄弹簧刀被展开,朝着他的肚子就直刺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叶翊辉急忙一个侧身,想要避开了对方的直刺!

    只是他的反应虽然不慢,奈何距离实在太近,这一下还是刺破了他的衣衫。

    但好在没有刺中要害,只是感觉腹部左侧传来了一阵微微痛感,

    低头一看,被对方在左腰的位置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小口子。

    刺痛感让叶翊辉的反应更加敏锐了几分,不等那人反手在刺,

    他抢步上前,施展擒拿技将胖脸青年狠狠地按倒在地!

    因为用力过猛,青年倒地就发出了一声惨嚎,应该是被他把拿刀的胳膊给弄脱臼了。

    叶翊辉压着身下的青年不让他反抗,掏出手铐就把人献给铐住。

    做完这些,他只觉得胸腔里的心在那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好险啊。”

    感受腹部伤口那隐隐的痛,叶翊辉只觉得后背冷汗直流。

    一般民众怎么可能会胡搅蛮缠,就算是地痞流氓也不可能平白无故下如此重的手。

    他还是太嫩了些啊,这人八成就是毕盖鳄派来的!

    只是这两人,尤其是那个铁锹青年太会演了,弄得他判断失误了。

    叶翊辉脑中的这些念头刚刚冒出,就被打断。

    铁锹青年看到胖青年失手被擒,急忙是抡起铁锹朝叶翊辉就横扫了过去,

    瞧那力道,这要是不赶紧闪开,一旦被铁锹扫中了,怕是半个脑袋都要没了。

    叶翊辉见状急忙是朝后躲去。

    趁着他躲闪的空档,铁锹青年上前一步,把倒在地上的胖青年给扶了起来。

    “你现在行动不便,赶紧先走,我在这里挡着。”

    胖青年也没客气,说了句你小心后,又恶狠狠地瞪了叶翊辉一眼这才离开。

    叶翊辉有心想追,但面对一个拿着铁锹的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这边不敢贸然进攻,青年也不着急发动进攻,

    两人就这么在这昏暗的胡同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僵持了差不多有两分钟了,青年动了。

    只是对方的举动让叶翊辉大跌眼镜,

    青年远没有外表看起来的狠辣,将铁锹朝他这里一扔后,转头竟然跑了!

    “想跑?”

    叶翊辉那里肯让。

    刚才那个被铐住的胖青年跑了他是没办法,可在不能让这个青年也跑了。

    或许这个青年就是他将毕盖鳄和凶手连接起来的最好突破口!

    这人,他必须要抓住!

    “别跑!”

    叶翊辉在后面穷追不舍,

    在从胡同里跑到了一处工地之中时,青年男子才终于是放缓了脚步,最后停了下来。。

    “怎么不跑了?跑不动了?”

    叶翊辉扶着双腿,弯着腰,喘着粗气看着不远处的青年。

    保持速度跑了快十分钟了,这小子终于是坚持不住了。

    青年那边看来体力不如叶翊辉,此时整个人都已经都仰面躺在了第十三。

    冬天的夜晚很冷,借着工地周围灯光,可以看到青年的每次呼气都带出了一阵阵白气,

    那呼哧呼哧的频率,看起来跟个吐着白烟的烟囱似的。

    “谁说我跑不动了?”

    听叶翊辉的话,他几次想说话,但都呼吸不畅。

    又稍微休缓了几下,才断断续续地道:“因为,因为没必要了啊。”

    话音未落,刚才还静悄悄的工地四周,忽然是一下子冒出了二十来号人来,

    那些人或是拿着木棍,或是拿着铁锹锄头的,

    还有些直接就地取材,拿着砖头钢筋之类的东西,看那样子像是工地的工人。

    不过为首的一人,是那个被他把胳膊弄脱臼,还被他给弄上手铐的胖青年。

    只是此时那胖青年的手上已经没有了手铐,不知道是被谁弄开了。

    在一伙人将叶翊辉团团围住后,胖青年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嚣张。

    叶翊辉的心顿时一沉。

    刚才光顾着追了,没想到这人竟然是给他下了套。

    难怪之前在哪里跟他僵持了半天也不动手,闹了半天是让胖子去拉人啊。

    “这下麻烦了……”

    叶翊辉扫视周围。

    以他的武力,一次对付两三个普通人还说的过去,

    但二十多个大汉一起上,对他而言最好的选择就只剩下一种了。

    只是这阵仗之下,他真的能冲的过去吗?

    叶翊辉只觉得浑身有些颤抖,他不知道那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恐惧。

    他现在只知道,拼,或许还有活路,放弃,他等待自己的不知道会是如何对待!

    打残?

    打死?

    “来吧!我叶翊辉害怕了你们不成!”

    叶翊辉大吼一声,朝着几个手里只是拿着砖头的人冲了过去。

    “别让他给我跑了!”

    之前被叶翊辉追了许久的青年大吼道:

    “把人给我打趴下的,我加钱,三千!”

    那二十来号人一听这话,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叶翊辉是围追堵截。

    叶翊辉虽然凭借身手撩到了几个,还抢了一截木棍。

    但奈何双拳难敌四手,面对二十来人的围攻,实在是难以招架。

    “完了……”

    叶翊辉心中生出了一股绝望。

    “谁家的小姑娘?”

    忽然,在喊打的嘈杂声中,突然传了这么一句来。

    “半夜跑这里来来做什么?赶紧滚。没看到这边正忙……啊!”

    那声音的主人话未说完,就痛嚎一声。

    紧接着就听一阵惊呼声中,痛苦的哀嚎连绵不绝。

    为了应对这突发的情况,一些本来在围攻叶翊辉的人都跑去了那一边,

    渐渐地,叶翊辉周身的压力是越来越小,

    他这时才有机会抽空朝另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一道身影在人群里拳拳到肉,脚脚劈头,手下竟无一合之敌!

    等到他把围着自己的几个人都打到在地时,另一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

    除了那位动手的人还站着之外,其他的人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爬不起来。

    借着工地里的光亮,叶翊辉看清了那是一个背着斜挎包,身材较小,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姑娘。

    “钟离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