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十四章 冤枉啊
    “你怎么来了?”

    “我排查这附近店铺的时,看到你了就跟了过来,没想到……”

    叶翊辉走到钟离琰跟前,一路上看到四下里倒在地上不住呻吟的那些人,

    心下不由啧啧称奇,没想到钟离琰那看起来娇柔稚嫩的外表下,竟然蕴含了如此力量……

    “还好你来了,要不然今天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叶翊辉满是感激地道:“大恩不言谢,我记下了!”

    说话间,他的视线都在看着钟离琰。

    看到她的额角带着些许汗珠,呼吸也不如往日那般平稳,唯有神情依旧冰冷……

    不对!

    叶翊辉觉得好像比两人第一天见面时还要再冷几分!

    “……你不是也应该和我一样在排查吗?怎么会在这里?”

    钟离琰说话了。

    声音冷的仿佛能滴水成冰!

    “我是在……不好!”

    叶翊辉正要解释,忽地想起了两个人来,急忙是四下张望了一圈。

    发现那个将他引诱到这里的青年和另一个胖子都不见了踪影。

    看来是刚才趁乱给溜走了!

    叶翊辉心下一沉,也顾不得去跟一旁的钟离琰解释,

    急忙拉起几个倒在地上的工人,问了起来。

    可一连问了几个人,都回答说他们也不知道那两人是谁。

    他们本来在宿舍里休息的好好的,突然有个胖子跑了进来。

    说是他的老婆被人侮辱了,他和他哥去要说法,结果却被人追着打。

    他跑过来是想问有没有好心人能帮忙教训一下那个坏人?

    还说不会白让大家帮忙,当场就给了每人一百。

    说这是跑路费,到时候要是那个坏蛋收拾了还另外加钱。

    他们见这事有钱赚不说,还能惩恶扬善,自然就跟了过来。

    至于其他的事情那是一概不知。

    现在得知让他们教训的是警察,而那两个人才是坏蛋,

    顿时一个个都顾不得伤痛,在那里说着告罪求饶。

    叶翊辉看这些人叹息了一声。

    袭警这种事情要是追究起来,

    按照情节轻重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罚金。

    但他瞧这些人都并不是坏人。

    只是因为想着能多赚些钱养家,又被那个胖子言语蛊惑之下,才被人利用的普通人罢了。

    应该遭到处罚的是真正有罪的人,

    他没必要把警察手中的利剑挥舞到这些本就生活不易的人身上。

    这些人的伤势他刚才问话时顺便检查了,

    都没什么大碍,并不会影响他们明天上工地干活。

    在确认真的没人知道那两人,

    叶翊辉对这群人进行了一番口头教育后,就让他们离开了。

    钟离琰从头到尾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

    等人都走了,她才说道:

    “都忙完了?那现在可以回答我,到底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

    “我……”

    叶翊辉想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是说实话,还是编一个其他的借口?

    犹豫再三,想到钟离琰毕竟刚才救过自己,

    即便说出来的话对方不一定会相信,但至少不应该用谎言去对待她。

    何况一时之间,他也是在想不出什么说辞来。

    与其可能前言不搭后语的乱编更让钟离琰无法理解,还不如说实话来的痛快可信。

    想到这里,叶翊辉把他的发现简单说了一遍。

    不过隐去了他是通过毕盖鳄身上的颜色才发现的事情,

    他说是在调查刀具时,无意中碰到了毕盖鳄,

    作为警察的直觉告诉他,那人有问题他就跟了上去,进而发现了很多。

    他会在这里被一群工人围攻,就是毕盖鳄把他引诱过来的。

    他觉得有可能是对方被他发现了秘密,这是想要派人来杀他灭口的。

    钟离琰越听眉头皱的越厉害,神情也透着几分古怪。

    在叶翊辉全都说完之后,她半晌无言,良久后才道:

    “你说,警察的直觉告诉你毕盖鳄有问题?”

    听钟离琰这么说,叶翊辉有些无奈,他明白这么说八成会被嘲笑,

    可除了这么说之外,他还能如何?

    这要是提到了颜色的事情,肯定会被钟离琰当成是疯子对待。

    “你别误会,我并不是不相信警察的直觉。”

    钟离琰道:“一个长辈曾告诉我,直觉是警察最大的武器。”

    “查案如果陷入瓶颈时,不要被证据证人所迷惑,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这个人还是很相信直觉的。”

    “不过,我不相信的你直觉。”

    钟离琰毫不客气,也全然不隐藏对叶翊辉不信任的态度,道: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在我听来,主观的论断太强了,谈不上是直觉。”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来这里。”

    “或许你说的都是真的,或许另有我所不知道的其他一些什么原因。”

    “谁没一些自己的小秘密,我不会,也没兴趣去深究和了解。”

    “你可以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多嘴。”

    “但我想提醒你一下,不管想做什么,你现在是专案组的人。”

    “完成上面安排的任务,调查案子的凶手才是我们更需要做的事情。”

    “要是因为你耽误了案件的侦办,又让一个无辜的人受到伤害,那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人转身就走了。

    留下叶翊辉一个人在那里心中满是苦涩。

    他想到了钟离琰会不相信。

    但没想到对方会以为他之所以被追,是因为什么个人的因素。

    说的就像他是一个借了高利贷没还,又或是跟黑恶势力有染而被人追杀似的。

    这种想法比对方说不相信他,还要让他感到难受

    这完全是在否定他这个人啊!

    他能感觉得出来,之前两人才刚刚萌芽的一丝信任感在这一刻消失了。

    否则上次他只是手腕被抓伤,钟离琰还给他擦药,

    如今明明看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却一副不管不问的样子,这很能说明问题。

    “哎。”

    叶翊辉叹息了一声,他好想说一句,冤枉啊。

    不过想想,他其实也没有真正说实话,会被误解也很正常。

    一切的一切,说到底都是他还没有掌握到确凿的证据!

    也不知道毕盖鳄现在在什么地方,

    无奈之下,叶翊辉只能是打车回到了之前碰到毕盖鳄的地方。

    先在商铺里重新买了件衣服,又弄了些碘伏绷带之类的给自己擦拭包扎。

    一切收拾妥当了,他就开始继续调查刀具的事情。

    钟离琰没说错,上面交代的任务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不能拖累了搭档钟离琰。

    何况,这个调查未必就是没有意义的,说不定就能找到毕盖鳄和刀具之间的联系!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询问,那他现在的调查可就有的放矢多了。

    不是单单只是询问是否有人买过刀具,而是直接拿毕盖鳄的照片来问!

    比起记住自己是否卖过一把刀,记住一个人是否来过则要轻松很多!

    如此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多,街面上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但依然是一无所获。

    晚饭只吃了几片面包和火腿肠,之后又跑又打的,叶翊辉早就饿了,

    在一家便利店中随便买了些吃的当夜宵。

    这时他才想起来之前让【看穿你了】帮忙查毕盖鳄的资料。

    掏出手机一看,发现除了好几十条的微X消息之外,还有一个未接来电。

    他早些时候把手机设置成静音后忘了调回来了。

    看到未接来电显示的名字是“中介”,叶翊辉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打来的。

    这件事他也催促了很久,终于是有电话打来了,可惜自己没接到。

    有心想要回拨过去问问是不是那间房子租赁的事情定下来了。

    但看看电话是三个多小时前打来的,

    现在都这么晚了人家可能都休息了,叶翊辉也就没打。

    一面吃着夜枭,一面点开了【看穿你了】发来消息,看着那一连串关于毕盖鳄的信息,

    叶翊辉刚在对话框里回复了句谢谢,就又有新消息传来。

    看到好友名字,叶翊辉微微一怔。

    那是前两天才加的钟离琰的微X号【斩妖除魔呀呀呀】发来了。

    【你的车钱我帮你付了,记得转账我16】

    伴随着这条消息的,是一张付款截图,和一个大叔的照片。

    叶翊辉先是没反应过来钟离琰在说什么。

    等看到大叔的照片,才知道钟离琰说的是他在毕盖鳄家门口打的那辆车。

    当时自己着急去追毕盖鳄,身上又没钱,就让人家第二天去市局专案组找他。

    看来是不知道怎么被钟离琰碰到了,人家帮忙给付了。

    赶忙发了个16元的红包过去,

    钟离琰的手速很快,红包几乎是秒收的。

    可等叶翊辉再发消息想要谢谢钟离琰时,

    却看到消息前面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以及一串信息提示:

    【你在哪里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

    被删了好友!

    呆愣了良久,叶翊辉默默地打开了【看穿你了】发给他的那些信息。

    正所谓知己知彼,只有了解毕盖鳄这个人,他才能更好地找到证据!

    也只有证据,才能化解钟立国和钟离琰两人对他的误会。

    在此之前,做什么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毕盖鳄,原名毕小虎。

    出生在偏远地区,从小生活环境艰苦,时常吃不饱饭。

    在14岁那年就离开家乡,跟随同乡其他伙伴外出进城打工。

    在20岁那年他看到了快递市场潜力巨大,用积攒多年的钱,开了一家小型的快递公司。

    他的名字也是在这个时候更改的。

    根据其在一些访谈上所说,他很崇拜比尔盖C这个人,

    他认为两人的姓发音相同,都是毕,所以他们很有缘,就改名叫了毕盖鳄,

    意思为希望他也能像比尔盖C那样,拥有数不尽的财富,成为行业大鳄!

    因为他的目光精准,吃苦能干,价格低廉,很快他的公司便有了长足的发展。

    和很多成功之后就忘了本,只顾得上去享受的一些企业家不同,

    毕盖鳄对家乡人民很好,为家乡又是修路,又是修建学校跟医院,

    他还对各种公益事业十分热衷,像是改善城市环境,修建族谱,组织扩充血库等等。

    在公司成立十年后,也就是30岁时,

    和公司一名财经专业毕业,拥有城市户口的出纳相识,并结成夫妻。

    根据当时报道,毕盖鳄的一些竞争对手,说毕盖鳄此举是牛嚼牡丹,糟蹋了。

    觉得他没文化没修养的乡下人,根本和人家城里的姑娘不搭等等,

    想用用舆论,来借机打压毕盖鳄的公司形象,

    将毕盖鳄的快递打造成一个只有穷人才用的快递,而且是越用越穷的那种!

    而自己的公司则走高端大气上档次,好像用了他们的快递就能直接成为成功人士,

    借此来瓜分一部分市场份额。

    【看穿你了】给的内容十分详尽,不单单只是将一些相关报道给了他,

    而是将这些报道进行归纳整合,按照毕盖鳄出生顺序排列开来,

    在一些关键词后面还附有链接,让他可以更为深入的去了解。

    在这些信息的最后面,还有其名下的财产构成。

    如此详尽内容,一遍看下来叶翊辉已经是对毕盖鳄有了颇为深入的了解。

    这么多如此详尽的内容在三十分钟就搞定了。

    如此效率,叶翊辉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市局什么部门的。

    “也不知道今晚这么一弄,他会去哪里呢。”

    现在店铺都关门了没法调查刀具的事情,

    叶翊辉便按照资料上给出的几个地方都跑了一遍,想要找到毕盖鳄的行踪。

    但找到天已经渐渐亮了起来时,却已然是全无收获。

    可能毕盖鳄是藏起来吧。

    这么想着,叶翊辉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着屏幕上显示着钟立国三个字,叶翊辉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这大清早的,专案组组长就给他来电话……

    叶翊辉的心里涌现了一股不安来。

    果然,随着他接通了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了钟立国的怒喝声:

    “叶翊辉,瞧瞧你干的好事!限你三十分钟内给我立刻滚回市局来!”

    话音一落,不等叶翊辉说什么,就直接是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