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彩色的罪证 > 第十五章 出了问题自己负责!
    市局专案组办公室。

    叶翊辉用了20分钟就到了地方。

    只是眼看着们就在面前,却是怎么都不想去推开。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等到眼瞅着就到了钟立国说时间,这才惴惴不安地推开了房门。

    办公室中,钟立国和高法医正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在讨论着什么,

    他一看情况就没去打扰,而是随便找了椅子坐下。

    两人大约说了十多分钟,看到高法医要走了,叶翊辉才起身走了过去。

    他从接到电话到现在就一直有些忐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钟立国发火。

    “莫非是钟离琰跟钟队说了什么?”

    叶翊辉所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种可能。

    此时的他,注意力全都放在这件事上,

    在和高法医擦肩而过时,只是出于礼貌对着人家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

    高法医也是回以一笑,不过看向他的神情之间隐约有一些异样。

    叶翊辉以为是他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赶忙检查了一遍。

    对于一个男生,最有可能出纰漏的地方就是裤子了。

    不过因为他穿的是运动休闲裤,并不是那种带拉链的,

    所以并不存在“大门”没关的尴尬情况,一切都很正常。

    心中虽然奇怪高法医的举动,不过现在的他更在意的是钟立国。

    没再去思考高法医的眼神,稍微清了清嗓子,

    对坐在那里,正低头沉思的钟立国,道:“组长,你找我?”

    钟立国闻言缓缓抬头。

    本来钟立国脸上的表情还算正常,是那种在思考时紧皱眉头的样子。

    可一看到说话的人是叶翊辉,立刻是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他声音低沉地道:“昨天从下午到今天早上,你都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叶翊辉本来想着等找到证据在说。

    听钟立国如此问,推测对方肯定已经都知道了他那通电话之后,自己又去追毕盖鳄的事情。

    在隐瞒也没有意义,只能是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不过,他并没有提及市局里,那个给他提供毕盖鳄信息的人。

    “哦?还有钟离琰?”

    钟立国的反应让叶翊辉一愣。

    他以为是钟离琰觉得他这个人不靠谱,所以就跟组长汇报了他做的事情,

    怎么瞧钟立国的反应,好像对此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是钟离琰刻意隐瞒了对方自己也动手的事情?

    还是说,其实是他多想,钟离琰并没有说?

    叶翊辉正自疑惑,钟立国掏出手机给钟离琰去了电话,让她立刻到办公室来一趟。

    这下叶翊辉算是确信了,看来还真不是钟离琰说的。

    想想也是。

    昨晚人家都说了,除非他不专心查案,否则她不会多嘴的。

    他怎么就没相信人家呢。

    这下好了,人家钟离琰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结果这个恩情还没等还,反倒还被自己给“卖”了。

    如果要是因为这件事被责罚的话,本来能免责的钟离琰这是要被他给拉下水啊。

    想到这里,叶翊辉急忙道:“组长,不关钟离琰的事。”

    “一切都是我,因为觉得毕盖鳄有些问题才跟上去,导致引发了这件事。”

    “要处罚,你处罚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不管什么我都愿意负责!”

    钟立国眉头一挑,难看的脸色稍微有了些许松动,但紧接着就冷哼一声道:

    “负责?你倒是要能负的起!”

    说着,钟立国在面前的桌上摆放的电脑上,用鼠标点了几下,打开了一个网页。

    正要点击播放,房间门再次被推开,钟离琰来。

    “你来的正好,过来一起看看吧。”

    钟离琰看了眼钟立国,又看了眼叶翊辉没说话。

    在默默点了下头,算是表示回应后,就来到了钟立国的身后。

    钟立国这时才点开了网页上的一个视频,是A市早间新闻的节选。

    叶翊辉正奇怪给他看这个做什么,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只见新闻上,毕盖鳄坐在公司的办公室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说的是,昨天下午有一名警察突然敲响了他的房门,

    说是有邻居打电话举报,需要进入搜查

    他当时出于对警察的配合,就让其进屋了。

    但等警察走了之后,他忽然就觉得有几点奇怪的地方。

    他独自在那小区里住了好多年了,遵纪守法也不扰民,不可能会有谁举报他。

    而且问了一些警察朋友,都告诉他这种类型的上门调查,至少是需要两名警察一起才行。

    如果牵扯到进屋搜查,有些时候更是需要出具搜查令才可以,

    否则就是严重的违规行为,当事人是有权拒绝的。

    还有最让他奇怪的是,虽然那个人给他看了证件,

    但后来他才想那证件很有问题,这里是A市,但那个人的证件上却是AB市的。

    一个外市警局的人,独自一人跑来这里,

    还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进屋搜查,怎么想怎么奇怪。

    他当时害怕的很,觉得是不是自己上当了,

    是有人假冒警察想要探查情况后来绑架他。

    毕竟他身价摆在那里,自己平日里又没有雇佣保镖,又住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

    要说绑架勒索,他在合适不过了。

    而且之前不是就发生过,有人假冒刑警犯实施绑架的案子吗。

    想到这些,吓得他根本不敢在家里过夜,连自己的车都不敢开,

    而是打车去找自己的一位练过武的朋友,想着在他家过一夜能安全点。

    不过今天早上,他从多方渠道了解到了,那个人并不是假警察。

    所以他要在这里对那个姓叶的警察说声对不起,是他想多误会了。

    不过借着这个事情,他希望警察同志们还是尽量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好避免这种误会。

    最后他还表达了警察对于维护社会秩序的感谢。

    对于毕盖鳄的采访到此为止,之后是记者和播报员对的一些见解和话语,

    里面就提到了现在犯罪分子的猖獗,时常假冒警察的行为已经导致人民的恐慌,

    这个时候如果真正的警察不能以身作则,用一些规章制度来约束自己的行为,

    不光是规章制度本身将形同废纸,更多的还是无法让民众拥有信任和安全感。

    在这里也要呼吁那些在一线辛劳工作,保障人民安全的警察同志,

    做事一定要合法合规,这不仅能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也能更好地保障民众的安全……

    晚上的这段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可叶翊辉心绪却开始翻涌了。

    有心想说这人分明是贼喊捉贼,明明自己有问题却把自己表现的是个受害者!

    甚至还把问题提升到了规章制度上面来,这是杀人诛心啊!

    “组长,他……”

    不等叶翊辉继续说下去,钟立国抬手让他闭嘴后,又点开了一个头条。

    标题是《谁给了你让人下跪的权利?》

    下面是张配图。

    从画面的角度和风格来看,是有人远距离拍摄的一张照片。

    内容是一名警察站在那里,地上有个青年抱着其大腿在哭泣。

    之后是洋洋洒洒好几百字的内容。

    大致都说的是警察暴力执法让人下跪,既没有人情,也不讲法律之类的,

    最后的还以加黑加粗加大的几个问句作为结尾:

    “天理何在?法律何在?人权何在?自由何在?”

    “这……”

    看到这照片,叶翊辉不由一怔。

    那个站着的警察不就是他吗?

    而那个青年,就是前几天处理小区高空抛物的警情时,被他抓到的嫌疑人啊。

    当时他还想过这要是被人拍到,以现在很多媒体的操作,指不定会被编纂成什么内容。

    没想到一念成谶,还真的被人搞出事情了啊。

    “组长,这……”

    叶翊辉想要解释,钟立国冷着脸制止道:

    “你知道的这两条新闻对我们市局的有多大影响吗?”

    “你知道这两件事对我们警察队伍的形象,又有多大影响吗?”

    “省厅早上已经是来电话了,特意问我们姓叶的警官是谁!是不是跟头条里的是同一人!”

    “根据相关领导经过商讨,对你做出停职检查六个月,并扣除三个月奖级的处分!”

    “停,停职?!”

    叶翊辉看到报道内容,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要被责罚,

    但他以为最多是骂几句,写份检讨就可以了,

    但没想到等来的会是停职检查,而且还长达半年之久!

    怎么会这样?!

    “组长,我知道错了,我那天的确是不该那么做。”

    叶翊辉有些着急地争辩道:“我知道规章制度的重要性,我也一直都在遵守。”

    “可当时情况紧急。我担心凶手可能会再次行凶。”

    “我不能为了顾及制度章程,眼睁睁看着有人遇害啊。”

    “至于这个头条上的新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是……”

    “哼,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头条的内容是怎么回事吗?”

    “要不然你以为你还只是停职半年而已吗?”

    “至于你你说的可能再次行凶,实际上有这种事情吗?”

    钟立国一句话说的叶翊辉哑口无言。

    “你所谓的情况紧急,说来说去也只是你先把对方当成了犯人,才做出的推断而已!”

    钟立国呵斥道:“你知道现在这个社会信息传播的速度有多快吗?”

    “你前脚进去,后脚可能就不知道被谁捅到网上去!”

    “要那人真的是犯人也就罢了,要不是呢?”

    “你觉得那之后,邻里之间会怎么看他?”

    “所以我们刑警办案,才要慎之有慎!”

    “不能出现脑子一热,就冲上去的冒失举动!”

    “这样是对那些无辜群众的不负责任!”

    ”

    “可是……”

    叶翊辉还想说,钟立国直接打断道:“没什么可是的。”

    “即便你的直觉是对的,但也要尽可能的去用正确的方法来做。”

    “万一你冒失地冲进去刺激到了凶手怎么办?”

    “可能凶手还没动手呢,但为了不被发现,或许就会直接杀人灭口!”

    “规则和人命面前,当然是人命更重要。连命都没了的规矩,有什么用?”

    “但一个好的规矩,就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啊!”

    “民众其实也明白这一点,他们也理解咱们的工作。”

    “但难免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所关注的地方不一样。”

    “他们不会雪中送炭,甚至连锦上添花都没有,他们喜欢的只是落井下石。”

    “可那又如何?只要我们行的正,坐得端,就不怕任何事情!”

    “被人抓住了问题,不要怪其他人,先看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说到这里,看叶翊辉站在那里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钟立国叹息了一声,道:“跟你说这么多,只是看你对停职的决定不服。”

    “现在你可以走人了!”

    “……谢谢组长。”

    叶翊辉无话可说,不过他看了眼身边的钟离琰,还是又说道:

    “组长,这件事都是我一个人的错,钟离琰只是被我连累了,就不要……”

    “我知道的你意思。”

    钟立国道:“她是被你牵连了,不过对这件事她没上报,本身也是不对的。”

    “我不会乱处罚,但犯了错就要罚。”

    “三千字检查是跑不了了,钟离琰,等这个案子结了,记得给我!”

    “是,组长!”

    看着钟离琰答应的干脆,叶翊辉一面高兴对方只是要求写检查,

    但另一方面也是感到歉意,要不是因为他,哪里还会有这种事情。

    在跟两人告辞离开时,他路过钟离琰身边,小声说了句抱歉。

    不等钟离琰回应,他就要推门离开专案组的办公室。

    房间的门很容易推开,但这一刻对叶翊辉而言,有一种重若千斤之感。

    刚来这里时,他希望能通过这次案子,给自己找到一块打开刑警之门的敲门砖,

    没想到这才几天不到,他就要离开这里。

    而且还是带着停职检查六个月的身份!

    他不想推开,更不想离开专案组。

    可,不想又能如何?

    看着叶翊辉那有些落寞的背影,钟立国暗自摇头。

    稍微犹豫了一下,他喊了道:

    “叶翊辉!虽然你被停职检查六个月,但这些时间可不要给荒废了。”

    “该学习的学习,该吃饭的吃饭,该做什么你认为需要去做的,那就去做!”

    “只是你也是大人了。”

    “不管做什么事,都别忘了责任是需要自己负的,跟其他人没关系!”

    说完,也不再看叶翊辉,而是和一旁的钟离琰说起了话来,

    那样子,就好像刚才他什么都没有说一样。

    只是隐约听到钟立国似乎在说,什么头条,什么严查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