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人在盗墓签到打卡 > 第五章 出师未捷
    “呜呜呜——”

    一辆绿皮火车不断的发出响声,似乎在提醒乘客们列车即将要发车了。

    坐在靠窗口位置的许愿看着站台上的人人山人海,思绪却是回到了那天和大金牙打赌的时候。

    确实跟原剧一样,第二天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就上门了,并且邀请许愿这个鉴宝专家一起过去,不然两人去了岗岗营子什么东西都收也不方便弄回来啊。

    许愿当然答应了,但是三人并没有当天就走,而是过了好几天才启程。

    岗岗营子对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来说是第二个家乡,所以回家怎么可能空手呢?

    本来两人打算买台电视机的,但是看过原剧的许愿当然提醒了一下两人岗岗营子还没通电的事情,确认一番后胡八一和王凯旋也接受了他的提议,去买了一些北京的特产,并去黑市换了一些全国通用的粮票。

    这事儿当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定的,肯定是需要几天时间的。

    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忙着置办东西之时,许愿当然也没闲着,这几天时间他玩命的修炼形意拳,家底已经彻底的空了,只剩下去岗岗营子的来回路费和伙食费了,不过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也终于踏入了明劲境界,这下下斗也有底气了。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本次列车即将发车,请大家尽快上车。”

    随着这道小姐姐的声音响起,列车没过多久就启动了。

    “许小哥,这次麻烦您了。”坐在许愿对面的胡八一开口道。

    许愿忙回答道:“胡爷客气了,我那四悔斋反正也没什么生意,这趟既能帮您的忙,还能品尝一下地道的内蒙美食,何乐而不为呢?”

    “许小哥,那你可来对了,岗岗营子的野味那是一绝啊。”正翻看着书的王凯旋竖起大拇指,一脸回味的样子。

    果然,胖子大多都是些吃货。

    许愿笑道:“呵呵,胖爷这么一说我就更期待了。”

    “哎?我说胖子,你这是干什么呢?”这时,胡八一看到胖子手中拿着的《古董鉴赏》不由得问道。

    “当然是学习啊?”王凯旋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总不能每次收东西的时候都麻烦许小哥吧,现在还有许小哥这免费的老师在,有不懂的可以随便问,这么好的机会哪能错过。”

    “你还来劲了这是?”胡八一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我可是很认真的。”王凯旋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呵呵,”许愿看着王凯旋这个样子不由得笑了笑,“胡爷,您就别打击胖爷的学习热情了,毕竟这年头像胖爷这样干一行爱一行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嗯嗯,还是许小哥懂我。”王凯旋给了许愿一个还是你懂我的眼神。

    “嘁!”

    胡八一暗啐了一口,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这胖子还是这么的无耻,不过也确实得找点事情做,毕竟从北京到内蒙古要坐好几天的火车,不找点事情做也坐不住啊,于是拿过胖子的另一本书也看了起来。

    许愿没事儿只能在心里琢磨形意拳,虽然系统灌输到他的脑海里之后就已经精通了,但孰能生巧不是吗?

    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之后又坐了一天的拖拉机,三人这才到了牛心山的范围,剩下的路程就需要三人步行了,由于带的东西比较多,走了没多久,胡八一和王凯旋就不行了,许愿倒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胡爷,胖爷,你们这身体有点虚啊,应该多吃点枸杞补补。”许愿看着坐在大树下喘着粗气的胡八一和王凯旋调侃道。

    “呸,我们两人都三十了,哪能跟你这精神小伙比啊?”胡八一没好气的回答道。

    “是啊,许小哥你就是个怪物,走了这么远的山路竟然一点汗都没有流。”王凯旋也附和道。

    “我这是长期锻炼的结果,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许愿撇撇嘴道。

    “许小哥说得没错,看来即使退伍了这锻炼身体也不能落下啊。”胡八一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又看着王凯旋说道,“特别是胖子你,这么胖还不锻炼,小心以后老了浑身是病。”

    “呸,爷这浑身上下全是肌肉,哪里胖了,肚子上还有腹肌呢。”王凯旋死不承认道。

    “呵呵,”许愿笑了笑,“胖爷,你这腹肌有点凸出啊。”

    “许小哥,提醒你一下,你这样说话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王凯旋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倒是觉得许小哥这样挺好的,”胡八一笑道,“革命同志就要敢于说真话。”

    “老胡,从今天起咱俩革命友谊到止为止了。”王凯旋义愤填膺的起身做出一副要与胡八一理论的样子,“哎,许小哥,你拉我干什么,别拉我,我今天要跟老胡这家伙拼了。”

    “胖爷,我没拉你啊。”旁边的许愿有些无辜的回答道。

    “哈哈哈!”胡八一闻言顿时大笑不止。

    王凯旋回头幽怨的看着许愿,亏我胖子这还把你当朋友呢,没想到你却这样对我,唉,这样的朋友是不是得赶紧让粽子送走?

    玩笑过后,胡八一和王凯旋也休息好了,三人便重新出发,没走多久两人又不行了,好在半路上碰到了从岗岗营子出来办事的会计认出了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看他们行李多,又跑回屯子叫了辆驴车。

    “穿林海——踏雪原——”

    一坐上驴车,脸不红气不喘的王凯旋就开始一展歌喉了。

    但就在这时,一辆大卡车从旁边急驰而过,带起的灰尘呛得几人直咳嗽,王凯旋更惨,由于正唱到高音处嘴张得老大,所以吃了一嘴的灰尘。

    “来,胖子,喝口水。”胡八一将水壶递了过去。

    “呸!”王凯旋吐掉嘴里的沙粒,然后喝水漱了漱嘴后道:“真扫兴,要不是刚才那辆大卡车,胖爷我这高腔绝对上去了。”

    “没错。”胡八一这一次没有拆王凯旋的台,很是配合的点头道。

    “胖哥,别骂了,小心人家掉过头来揍你,咱这驴车可跑不过人家啊。”女会计提醒道。

    “嘿,老胡,这杏子过去跟咱俩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哥的叫着,现在到教训起她哥来了,到跟个人似的。”王凯旋笑道。

    “什么叫跟个人似的,咱现在可是会计。”杏子傲娇的昂着头,一副我很厉害的样子。

    “厉害!”胡八一竖起大拇指道。

    许愿和王凯旋也是很给面子的竖起大拇指。

    “杏子小姐,咱这儿不是没有通车吗?刚才那辆大卡车是哪儿的?”许愿故作不知的问道。

    “是啊?”胡八一和王凯旋也疑问的看着杏子,要是通车了他们刚才就在县城坐车了,根本就不会步行了啊。

    “那是考古队的车。”杏子看着还没消失的卡车解释道。

    “考古队?”

    胡八一和王凯旋对视一眼,然后继续看着杏子,等待着她继续解释。

    杏子点点头后继续说道:“唐山大地震的时候离俺们这儿也同属于一条地震带,牛心山也因此被震的裂开了,然后大家伙发现了里边有一座跟个宫殿似的大墓,那家伙,好东西老多了。

    村子里一些胆大的人还进去搬东西了呢,这事儿啊,惊动政府了,紧跟着考古队就来了,说那是萧太后的墓,然后把大伙儿从里边搬出的东西都给收走了,接着就把村子里的劳力都雇去干活了,每天管吃管住还给三块钱呢,到现在考古队还么走呢。”

    “杏子,那乡亲们家里之前的那些老物件也都被收走了?”杏子刚讲完,王凯旋就急忙问道。

    “也都上交了啊,还是老支书亲自带着考古队的同志去每家收的呢。”杏子有些奇怪的回答道。

    因为王凯旋在听到她的话后面如死灰,整个人仿佛丟了魂一样。

    她转头看向胡八一问道:“胡大哥,胖哥这是咋的了?”

    “没什么,你胖哥这是近乡情怯。”胡八一瞥了一眼情绪低落的胖子苦笑道。

    这还没到达岗岗营子就出师未捷身心死了,算了,咱也不能跟公家的人抢东西吧,只是让许小哥白跑一趟了。

    许愿并不知道胡八一的想法,他之所以提大卡车的事情,就是想让胡八一和王凯旋有个心理准备,特别是王凯旋,省得到时候再出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