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四章 符篆
    夜深了,

    义庄的晚上总是格外的安静,

    易安躺在床上静静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一切,进入死神空间当死神,暂时保住了命,做任务,混进义庄和九叔打好关系,这两点还算得上顺利,就是九叔以及文才一直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易安,这点让他火大。

    等着吧!等老子锤死了任老太爷,治好病,保证比你们还健康,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遗漏了,是什么呢?易安细细回想着,对了武器。

    “系统,系统,你给我出来,今天你给我弄得那纸灯笼是什么鬼啊!”易安用意念大喊,呼唤着系统。

    【因为身处任务世界,新手武器改为随机抽取,本系统概不负责,武器详情请自行查阅】

    易安又是心神一动,从系统背包中把纸灯笼取出,打算查看一下具体属性,总不能真给个废物给我吧!

    【灯笼(0星武器):1指路,可探查方圆十米内特殊生物,指明方向】

    好吧这玩意真的是个废物,方圆十米,老子又不瞎,是个鬼都能看见好吧!

    可升级,不会要我氪分吧,我可没分给你氪,分现在是我的命好吧,氪分就是氪命,不过易安还是点开可升级的按钮查看,

    毕竟这是他手底下唯一一把武器,就是个王八也得当将军使用,

    【可升级:可投入特殊生物,视生物特性进行强化升级】

    还好,不用积分,不过这个特殊生物,八成是任老太爷这种,现在我也弄不来,哎,先当摆设放着,有比没有强,创业之初,不讲究这么多了。

    清点完,准备睡觉,不过呢易安这个长期适应现代人生活节奏的老夜猫子,从他在躺在病床上还有刷手机,就可以看出来了,

    现在易安在这个连电都是奢侈品的世界,怎么睡得着呢,手机没得,电视没得,

    想找人聊聊天,呵呵,别忘了,他现在可是住在义庄,人......多得是!

    于是乎他盯上了一个不是人的生物,

    “系统,在吗?出来聊聊天了。”易安在脑海里喊着。

    【滴咚,本系统不和死人聊天,啊,抱歉,口误,是快要死的人。】

    “。。。。。。你飘了,那个冰冷冷的机械系统哪去?”易安大感惊奇,这脑瘫系统竟然会怼人了。

    【鉴于宿主积分值有所增长,本系统智能权限也有所提高,还有宿主你在内心吐槽什么的我是听得见的】

    “咳咳,智能权限提高?干什么用的”易安连忙转移话题,

    【你积分获取越多,我所能使用的权限也就越高,拥有更多自主权。】

    “讲的实际的,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说了半天,你系统是牛逼了,关我易某人什么事情,哼!

    【......我牛逼,你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具体的,商店打打折,让你欠钱什么的,偶然给你开开挂啥的,跟着俺,你的好处大大的,懂?】

    “明白,系统老大牛逼,系统老大万岁。”

    易安又闲扯了一会,妄图从系统这套出更多的信息,无果后,终于经不住顶不住眼皮的沉重,睡了过去。

    次日

    “咯咯咯”

    雄鸡一声高唱,惊破黑夜的沉寂。

    残月未去,红日也只是刚刚露出些许目光,天色依旧昏暗。

    现在时辰尚早,约莫着凌晨四点上下,

    易安早就离开了床榻,本来按照他以前的作息,不睡到日过中天,那是不会有动静的,但病痛改变了他,想要睡着不吃止痛药根本不可能,

    他已经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虽然在义庄说这种话,感觉有点怪怪的。

    易安将自己那身病号服套在身上,易安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看了得去买身衣服了,这身病号服还是单薄了些,穿出去也过于引人注目了些。

    看向房外,已经点起了灯火,看样子已经有人起来了,

    “嗯?什么味道?”一股苦涩的药味传来,

    顺着药物,易安走到厨房,文才正坐在里面,打着哈欠,给炉子煽风,炉子上放着一个青色小瓦罐,瓦罐盖子的小孔正往外冒着白烟,

    药味的来源就是这了,

    文才还没注意到易安来到门外,已经打着哈欠。

    “文才你做什么呢?”

    易安喊他一声,文才这才注意到易安,“易大哥起得这么早啊,我在给您熬药呢,师傅说这个药对你的病有帮助。”

    “你不也起了大早?”易安反问,心里却想着其他事,昨晚听九叔那样说,治病的事情,他都没指望九叔,结果九叔一大早就让文才给他熬药,倒让他心里有些愧疚,感动。

    “我这不是习惯了!师傅天天这个点起来练功,就会把我也叫起来。”文才满脸无奈。

    “啊,那为了我的事,岂不是耽误你练功。”易安脸上带上三分歉意。

    却不想文才拜拜手,满脸开心的说道:“熬药挺好,练功的时候师傅总骂我笨蛋,还喜欢打人。”

    “......额”易安也是无奈,我还真是白替你担心了,想想电影里文才那个样,的确是不像是喜欢修行的样子。

    “那九叔在哪修炼,我能去看看吗?”易安继续打听到,他想去看看九叔修炼,顺带看看能不能学上一两手。

    “师傅在......坏了坏了,药,药”文才正想回答,却不想边上的瓦罐冒出几缕焦烟,文才手忙脚乱的把瓦罐取下,

    然后沏出一碗药汤,递给易安,“易大哥,你先把药喝了,我们在去找师傅!”

    易安接过药汤一饮而尽,想来按照应该不会有毒,和普通的中药一样,入口苦涩,入腹后却有一股暖流环绕,

    易安觉得体内平生一股热力,直冲天灵,精神一震,有种活力焕发的感觉。

    “易大哥,感觉不错吧!这药我和秋生也喝过,长力气的,别看秋生长的不咋样,但他力气可大了。”文才炫耀道

    易安点头肯定,秋生能更任老太爷打上几个来回,想必和这也有关系,

    不过,文才之后又可惜道:“可惜喝多了就没有用处了。”

    这是易安掏出两个银元,塞到文才手里,“这几日,麻烦你照顾了,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易大哥,这......让师傅知道了不好吧!文才嘴上说着不好,握着银钱的手却没有丝毫放松。平时九叔虽说不短他的吃穿,但要说摸到银元的机会,那是寥寥无几啊。

    “这是我感谢你为我熬药,就是九叔知道了,想必也不会说什么的,拿着吧!”易安给了文才一个借口,毕竟金银开道,四海之内皆兄弟。

    文才知道易安是从省城来的,有钱,昨天就给了师傅十块银元,听易安这么说,也就把银元贴身收好,可不能让九叔发现了。

    文才刚把银元收,屋外就传来九叔的声音。

    “文才,药熬好了没?”

    话音刚落,九叔就走进了厨房,这可把文才吓了个激灵。

    “熬......熬好了。”文才结结巴巴的回道,眼神不过看着九叔,颇有种,在做贼心虚的感觉。

    “易公子也在啊!”进厨房的九叔看见易安,觉得有几分惊讶,毕竟他经年修道,早起也正常,他没想易安竟然也是如此作息。

    “九叔叫我易安或者小易就好了,在下久病缠身,实在无心卧榻酣睡。”易安看出九叔眼中的惊讶,解释道。

    “药已经熬好,还不拿给小易喝。”九叔吩咐文才。

    文才正打算解释,易安抢先开口:“药的话文才已经拿给我喝了,感觉身体舒服不少。”

    “有用就好。”九叔点点头。

    “刚刚听文才说九叔在修炼,我早就听说九叔是道家高人,在下为求医也走了不少地方,那一路上是鬼怪横生,不知九叔可否教我几招道术防身?”易安试探道,九叔可是有真才实学的,能学上一招都是赚的。

    九叔还没开口,文才倒是先开口,乐呵呵地:“那易大哥你可就找对人了,我师傅治病救人还只能算一般,驱鬼降魔的本事那才是拿手绝活。”

    九叔刚开始是想拒绝的,毕竟师门法术不可外传,不过文才替他一吹嘘,自己又是个好面子的人,反倒是不好拒绝了,一时陷入两难。

    “若是不方便,就当我没说过吧。”易安开口解围,本来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万一因为这个恶了九叔,被赶出义庄,搞不好没死在病床上,倒时候却成了任老太爷的口中之食了,那可划不来了。

    要知道任老太爷出棺之后,可是吃了人的,他这种世界之外的人最容易被针对了。

    “哎,我茅山道法不得外传,加之道法使用本身也会耗损元气,你如此的身体恐怕经不起大的损耗。”沉吟片刻,九叔又道,“罢了,妖魔横行,我传你一些符篆用法,再赠你一些符篆,以作防身。”

    “多谢九叔。”易安大喜过望,还真的成了,要知道在英叔的电影,符篆可占了很重要的地位,镇尸符,驱鬼符,引火符,都是强力且有用的道具。

    片刻后,易安欢喜的抱着一本《茅山低级符篆详解》回了房间,厨房内只留下文才和九叔两人。

    文才见易安走了,看了看九叔,又摸了摸身上的银元,说了句“师傅,我去做早饭”就想溜,钱离师傅太近不安全。

    “嗯,站住!”

    结果文才刚走出没两步,就被九叔叫住,问道:“易安喝了药后,有没有问你什么?”

    “没有问什么,只是问了师傅你在哪练功,他好像想去看你练功的样子。”文才如实道来。

    “嗯,你去吧!”

    听到这,文才如获大赦,慌忙跑回房间。

    文才离开后,九叔暗道一声:“奇怪,对我茅山价值千金的炼体药方不屑一顾,却对这江湖上随处可见的符篆详解视若珍宝。”

    他一个纵横灵异界多年的老江湖,他可不会轻易相信人,最开始对易安也抱有戒心,不过把脉之后,戒心就小很多了,因为易安真的只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凡人,并且患病也是真的,但他又怕易安是别人派来的。

    可今天一看,只是一个对术法有所好气的富家子。

    “看来是我多心了。”九叔摇摇头,不在多想。

    回了房间,易安就兴致勃勃铺开《茅山低级符篆详解》看了起来,虽然说是低级,但内容可是很丰富,从符篆的选纸,绘制,咒语,使用方法,都有记载。

    不过一指厚的书,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还有九叔些许心得,就是上面记载的符篆不多,九叔刚刚也只给了他两张驱邪符,说是对普通小鬼很有用。

    易安掏出一张驱邪符,放在桌子上,回想刚刚书上的动作,掐动指诀,提气,驱邪符飞起,粘在指尖上,剑指一甩,驱邪符边弹射出去炸开,还真成了,就是威力有些小,可是针对灵体的吧!

    不过易安还是很满意了,能驱使符篆,也算是有些自保之力,不急慢慢来。

    【滴咚!恭喜宿主习得符篆,当前符篆等级lv0,可通过消耗积分升级,当前升级积分100点】

    “呵,差点忘记,我是个有系统的人了,不过你要价太高,我升不起。”系统的冒泡,惹得易安一阵吐槽。

    【请宿主尊重系统,不要阴阳怪气,技能系统化后,宿主能更好提升?】

    “比如说?”

    【滴咚,检查到《茅山低级符篆详解》一本是否使用?】

    “使用?”

    【消耗《茅山低级符篆详解》一本,宿主符篆当前等级lv1】

    易安一看桌上的书已经消失不见了,然后一股熟悉的感觉传入大脑,怎么有种死神空间新人须知的既视感,fake,

    嗯,熟悉的惨叫声没有传来,这次比上次要温柔许多,易安只感觉脑子有些涨涨的,当然好处也很多,不仅符篆详解的知识全都进了脑子,驱使符篆也更加的得心应手了,威力也越大。

    既然有了一定战力,那么就得计划一下之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