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五章 咖啡馆
    易安还真思考着怎么把任老太爷弄死时,文才突然走了进来。

    易大哥,任老爷要请师傅喝外国茶,你要不要一起去啊!”文才兴奋的道。可能是银元的关系,文才对易安很是亲近。

    任老爷请九叔喝茶,易安记得好像就是商量给任老太爷迁坟的事情,最后任老太爷出棺,头一个就把他儿子任老爷给祭天了。

    电影太久没看,情节记得不怎么清楚了。

    反正自己要买衣服,顺道看看这个这个孝子长什么模样,绝对不是冲他女儿去的,别误会。

    于是乎,易安,九叔,文才一行人就来到了任家镇,易安向九叔打听了服装铺的位置后,就先和九叔二人分开,约定好到时候在咖啡馆碰头。

    九叔和文才去咖啡馆的路上,九叔突然问道:“文才啊!你和易安以前认识?你们关系挺好,喝西洋茶你也想着他。”

    原来九叔也想带易安一起去的,毕竟把人家一个人丢在义庄不太好,只是却被文才先提出来,这让他这个师傅很没面子。

    文才心里咯噔一声,不敢把易安出手大方的事情说出来,只能转移话题:“不是啊!师傅,是易大哥得了,哎。这个身体不好,很可怜的。”

    “哦?是吗!”九叔被着手继续往前走,听语气是不太相信的样子。

    “还有,这个,师傅,我没喝过西洋茶,但易大哥是省城来的,他一定喝过,和他一起去就不会出丑了。”这时候文才脑子也是转得快,说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这......”走在前头的九叔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有些惊异的看着文才。

    像是在想自己这个徒弟怎么变聪明了,至于为什么夸文才聪明,因为九叔也没喝过外国茶。但现在,好像,易安走了。

    之后脸又黑了下来,“那现在易安走了,你怎么办?”

    “这......”轮到文才傻眼了,师傅不会把他赶回去吧?

    “哎,算了,跟上吧!”九叔叹气,他也有不带文才去的想法,但那出丑的不就只有他一个人了吗?到时候有事先让文才顶上。

    九叔文才来到咖啡馆,刚进门,便有服务生走了上来,

    “请问定了位子没有?”

    九叔有些迷惑:“没有啊?”

    就听得文才倨傲道:“怎么?任发(任老爷)没给我们定位子吗?”

    服务生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原来是任老爷的朋友,这边请。”

    服务生引两人来到一处位子,一位锦衣华服,体形略胖的中年人拿着烟斗,已经坐在那了。

    这个中年人就是任发,任老爷,任家镇首富,也是他邀请九叔来这谈事情的。

    九叔落座,开口寒暄:“听说令千金从省城回来?怎么没请她一块来?”

    “哎,这个丫头刚学会化妆一回来就到处教人去了。”

    文才撇了撇嘴:“看你长得和个包子似的,女儿也好不到哪去。”

    这时一位身着粉色衣裙,提着手包的俏丽女孩缓缓走来。

    任老爷一拄烟斗,指着少女:“我丫头来了。”

    文才仅看了一眼,便挪不动目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女胸口,不禁喃喃自语道:“好大啊!”

    女孩的v字衣领,流出一抹雪白的丰挺,煞是惹人。

    女孩是任老爷的独女,任婷婷。

    任婷婷恰好听见文才的话,又发现他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停留,面露不喜

    但碍于父亲和九叔在场,不好发作。

    正是服务生正好过来点单,文才这才收回视线。

    任老爷要来一本咖啡,任婷婷要了coffee(咖啡)

    文才学着任老爷的样,点了一杯咖啡。

    九叔看了一眼菜单,全是英文,看不懂啊!任老爷,文才在边上,不能露怯丢了自己的脸面,

    想着原来任婷婷说点单时说的,故作镇定的道,“我要coffee(咖啡)。”

    这时文才凑过来对九叔说道:“师傅,我不要咖啡,和你们一样要coffee行不行啊?”

    “叫了就算了。”

    这时,任老爷问九叔:“关于先父迁葬的事情,不知你挑好日子了没有?”

    九叔劝解了两句,见任老爷心意已决,定下三日之后开始,和九叔商量好后,任老爷心情大好,恰巧遇上一朋友就去打了个招呼。

    这时服务生带着几人的咖啡上来了,咖啡,牛奶,糖,摆上,

    文才忙问九叔:“师傅,一黑一白,先喝哪杯啊?”

    “看人家怎么喝!”

    于是两人的目光转到任婷婷身上,任婷婷发现师徒俩在看他,想到原先师徒俩的对话,

    这师徒肯定没喝过咖啡,任婷婷想着原来文才的目光,一个捉弄二人的想法浮上心头,

    于是端起咖啡喝一口,在喝了几口牛奶,又将几块方糖放入嘴里咀嚼。

    正当文才打算照猫画虎时,一只手却提前拿起杯子,“文才,咖啡可不是这位小姐那样喝的,你可不要学啊!”

    熟悉的声音,文才转过头,“易大哥!”拿过文才杯子的正是易安,来到咖啡馆不久,一直没露面,这可是少有的能刷九叔好感度的机会。

    但又不能直接教九叔,那些反而会折损九叔的面子,暴露九叔没喝过外国茶的事实,只能用文才当借口了。

    九叔虽然在面对妖魔鬼怪的时候可靠,当日常生活里可是面善心黑的主,这点相信文才深有体会。

    拿着咖啡,倒入些许牛奶,拌上一些砂糖,文才伸手要接,易安却略过了他,递给了九叔,解释道:“九叔先喝,你做徒弟好事得想着师傅。”

    “切”文才有些不屑,不过在九叔足以震慑妖魔的眼神退缩了,只得学着易安的样,重新弄了一杯。

    九叔接过易安递来的咖啡,看了文才:“当了这么久的徒弟,还没人小易懂事。”

    九叔喝了口咖啡,醇香入喉,

    正巧这时候,任老爷回来了,看着站在边上的易安:“这位公子是?”

    九叔对着任老爷,任婷婷介绍道:“这位是易公子。”

    易安自我介绍道“在下易安,是向九叔求医的,目前暂时住在义庄。”

    任老爷打量着易安:“易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

    这是文才突然开口,“易大哥,你和原来不一样了。”

    “没有吧!哪不一样了?”易安摊摊手反问。

    易安当然不一样了,现在的他换上了一身得体的西服,油光发亮的皮鞋,剪掉去了续存三个多月乱糟糟的头发,

    本身易安就有些小帅,加上痛病折磨下,眼神里那一股阴郁的气质,更加引人注目,

    这一身换下了,和文才九叔第一次见到易安相比,简直就是换了个人,

    所以说,任老爷说易安一表人才,可不是客套话,做为任家镇首富,能让他称赞的可不多。

    “当然了,易大哥,现在好帅。”文才脱口而出,说完浑身打了个激灵,一转头。

    此时的任婷婷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易安,樱唇微张,丝毫没有想责怪易安原来说她咖啡喝错了的意思。

    “完了完了,原本以为只要防备秋生,现在任大哥也这么帅,婷婷啊!你可千万要挺住啊!”文才暗暗给了自己一下,心里期盼着,可看着任婷婷的眼神,哎!

    此时任老爷看着易安点了点头,“易公子竟然是九叔的朋友,不如坐下来一起喝一杯。”

    “抱歉了,任老爷,我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易安可没空跟这个孝子闲扯,他还赶着回去做符篆呢!

    这是来任家庄,一来是准备材料,糯米,以及火油,其他的朱砂,黄符什么的,义庄有很多,二来是认识一下任老爷,这个任老太爷的头号血包,看看到时候能不能把他救下来,任老太爷就是吸了他儿子后,才实力大涨的,

    不然以任老太爷刚刚出关的状态来看,估摸着易安一个人都能怼死他,大不了多拿些装备。三来试试义庄实在是太冷了,他那身病号服是真的顶不住啊!

    啥?任婷婷呢?易安心里没有女人,好吧,易安承认任婷婷确实不错,清纯里带着些许魅惑,多看几眼,有益健康,没啥其他想法。

    易安临走前和九叔打了招呼,就径直离开咖啡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