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七章 祖孙三代时隔二十年的重逢
    转眼间三日即过,到了替任老太爷迁坟的日子了。

    这三日易安也没有闲着,他钻研符篆的用法,存储了两三百张符篆,其中一驱邪符最多,毕竟这玩意不仅对恶鬼冤魂杀伤极大,对僵尸傀儡什么的也有不下的作用。

    但然这些符篆不是他一个人画的,他还没那本事,以他的情况,画两张就得歇一天。

    当然了也不是九叔给的,以九叔的性子,你要个十来张没问题,多了不拿桃木剑揍你就算不错的,这些符篆绝对部分都是秋生文才贡献的,

    他俩跟着九叔这么些年了,画些符篆还是可以的,就是效果没有九叔的好,放久了还容易失效,不过他有系统空间啊!放进去是什么样,拿出来就是什么样,高效保鲜。

    至于秋生文才为什么愿意帮他,当然是依靠他优秀的人格魅力,长袖能舞了,额,好像用错词了,不过也差不多,他兜里有银元,出手又大方。

    男人嘛!都懂的,有时候一根烟就能哥长里短的,称兄道弟。

    一行跟着九叔来到任老太爷坟前,任老爷等在哪里了,还雇了一大批人,法坛贡品也已经摆放好了,毕竟是首富,在说了,这可是他爹重见天日的大日子。

    九叔一袭杏黄道袍,走到法坛前插上三柱香,任老爷一行人上前烧香拜祭,

    拜祭完后,任老爷拉着九叔说道:“但当年看风水的说这块穴很难找的,是一块难得的好穴(指坟地)。”

    闻言九叔暗道:“这是要考我啊!”

    之后便解释道:“不错,这块穴叫蜻蜓点**,穴长三丈四,只又四尺可用,阔一丈三,只有三尺能用,所以棺材不可平葬,只能法葬。”

    任老爷原来只听过九叔的名声,却不了解九叔的本事,这次见九叔三样两语就道出了这块坟地的奥秘,看来没有找错人,不由得大喜,称赞道:“了不去,九叔。”

    这时文才插话道:“师傅,什么叫法葬,是不是法国式葬礼?”

    易安在边上拉都没拉住,秋生也是直摇头,

    碍于周围很多人,九叔不便发作,只是横了文才一眼:“你少多嘴。”

    接下九叔指挥众人掘坟,取棺,额这词略显不雅,动土,取棺。

    期间,秋生靠在任婷婷的身边,却被阿威一把挤开,

    阿威,人物标签,任家镇保安大队长,任发任老爷的表外甥。

    任婷婷看了一眼满脸谄媚的阿威,没有说什么,却又嘟见站在九叔边上的易安,不经黛眉倒竖,巧好这时易安也瞧见他,四目相对,任婷婷狠狠瞪了他一眼。

    易安无奈:“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干嘛老跟我过不去。”还是继续听九叔讲着墓穴里的门道吧!

    秋生正围着任婷婷当小蜜蜂呢!文才刚刚背骂了,只得自己上前给九叔当这个捧眼了,

    “九叔,到底什么叫法葬?”

    “法葬就是竖着葬?不知我说得可对?”九叔回答了易安的问题,然后又反问任老爷。

    “对,那个看风水的说过,先人竖着葬,后人一定棒。”

    “那灵不灵呢?”九叔再问。

    “呵呵。”闻听此言,任老爷满脸无奈的摇摇头,“这二十年来我们任家的生意是越来越差,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看你们任家和那个风水先生有仇啊!”

    “有仇?”任老爷有些迷茫。

    “老太爷生前是不是和他有什么过节?”九叔不经意的问道。

    任老爷回想了一下,露出一抹尬笑。

    这片地本来是风水先生的,先父知道是块好穴就用钱买下来了。

    九叔直视任老爷,明知故问道:“只是利诱?有没有威逼呢?”

    听见九叔这话,尴尬得笑了两声,却没有回答。

    九叔横了他一眼,转身走向墓地,“我看一定是威逼了”

    接着九叔手一指墓地接着道:“要不然他绝不会这么害你们,叫你们把洋灰(水泥)盖在整个蜻蜓点**上。”

    一听风水先生是害他们任家,任老爷忙问道:“那应该怎么样呢?”

    “应该雪花盖顶啊,这才叫蜻蜓点水,棺材头碰不到水,怎么叫蜻蜓点水呢。”

    “他还算有良心,叫你二十年后起棺迁葬,害你半辈子,不害你一辈子,害你一代不害你十八代。”九叔表情严肃道。

    这一番话说得任老爷是心惊肉跳,直冒冷汗。

    这时工人正好把棺材吊了出来,九叔指挥开棺,几个工人正准备启棺,树林鸟兽四散。

    九叔看到,心有不安,不过还是让人继续开棺。

    棺材打开,棺材内一股浓烟飘散,一具骨肉尚在,身形俱全,身着清朝官服的尸体躺在棺材内。

    任老爷和任婷婷当即下跪对着尸体哭喊,易安看了眼尸体,又看了眼正在嚎哭的任老爷,

    易安在内心调侃道:“这是你们祖孙三代第一次重逢,还算平静,再聚首时,场面可就不会如此温柔喽。”

    果然现在九叔的脸色也不太好,二十年,尸身不腐不化,这是要变僵尸的节奏啊!

    哭喊过后,任老爷恢复如常,对着九叔问道:“九叔,这墓穴还能用吗?”

    “蜻蜓点水,一点再点,肯定不会在点在同一个地方了。”

    “那怎么办?”

    九叔认真严肃道:“我建议就地火化。”

    “火化?不行,家父生前最怕的就是火,我不能这样做。”任老爷急忙拜手道。

    站在边上的易安险些笑出声来,“你老爹怕火,不知道你怕不怕你老爹哦?”

    接下来得剧情就猜的到了,九叔建议火化,任老爷宁死不从,是真的宁死不从,然后九叔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把尸体存放道义庄,过些时候找个墓地安葬。

    任老爷同意了,之后阿威派人把尸体抬到义庄,任老爷和任婷婷则坐着轿子走了。

    九叔让文才在坟前烧个梅花香阵,秋生则去给周围的坟头上香。

    事情差不多了,易安跟着九叔准备回义庄。

    路上,易安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在心里问系统:“如果任老太爷没有逃出棺材,换个地方被埋了,我是不是得把他刨出来,弄死。”

    如果是这样,任务难度就直接提升到地狱难度了,刨人家祖坟,任老爷绝对会让你知道,任家镇为什么叫任家镇,还有九叔,一旦做这种事,九叔也会成为阻力的。

    【不用,如果宿主可以改变剧情,阻止任老太爷逃出棺材,换个地方埋葬,他会因为脱离养尸地,又吸不到生气血气,最终会导致困毙,彻底变成尸体,最后化成枯骨,也算宿主任务完成。】

    听到系统这样的回答,易安高兴极了,毕竟任老太爷没吸血之前还是毕竟弱小的,能打普通模式,为什么非要上地狱模式呢!

    又不是打游戏,输了能重来,这里死了也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