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八章 任老太爷
    易安,九叔跟着抬棺队伍回义庄,还没走多远,秋生就着急忙慌的跑过来,要不是易安眼疾手快把他拦住,又得被撞个踉跄,

    被易安扶着的秋生大口喘着粗气,口中嘟囔道:“鬼啊!鬼啊!”

    易安也就纳了闷,我这和你师兄弟两个是有仇啊!上回被文才撞了,说我是鬼,这回又差点被你给撞了,还骂我。

    易安郁闷时,前方的九叔也发现了秋生闹出的动静,举手就给了秋生一个脑崩,

    “毛毛躁躁的,好好说话,大白天的哪来的鬼!”九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且不说这白日高悬,又有他在这镇场子,没鬼敢来放肆,就算是真见鬼又怎么样,又不是没见过,好歹跟他修行了这么些年,一点长进也没有,遇事处乱不惊,处乱不惊。

    文才虽说老实,但天资平庸,胆小懦弱,没指望他成大器,安稳生存就好。

    但秋生不一样,秋生天赋不错,他是把秋生当着接班人培养的,但心性浮躁,行事鲁莽,这也是九叔只教他熬练身体,不教道法的原因,怕他出去张扬显摆,惹祸上身。

    九叔一直打磨秋生的心性,但可惜收效甚微,不知何时才能成器。

    想到这来,九叔怒上心头,又给了秋生一下。

    “哎呀,师傅,你干嘛又打我,真的有鬼嘛!”秋生护着头,有些委屈。

    九叔冷笑,他哪能不知道这个徒弟的秉性,扬起拳头,威胁到,“怎么?师傅打你,你有意见?”

    听到秋生说有鬼,易安又想起了一些剧情,好像秋生是被一个女鬼缠上了,还几度风流,做了几天的露水夫妻呢!

    易安劝九叔道:“九叔,看秋生这样不想说慌,说不定是真的遇见鬼了。”

    九叔叹息道:“我打他不是因为鬼的事!坟头上哪能没有鬼!我打他,是因为他跟我这么多年,遇上个鬼还一惊一乍,丢人吶!”

    这时候文才又慌慌张张跑过来,手里还举着烧完的梅花香阵,看着九叔就想大喊,

    结果九叔一个眼神过去,文才就闭嘴了,多年的师徒,文才自然知道九叔眼神的意思——回去在说

    刚刚秋生那么一闹,现在抬棺所有人的目光都过来,梅花香阵是好是坏说不准,不过九叔有预感,事情不会顺利,这事要是传出去容易惹麻烦,特别是哪个保安队长阿威,尤其麻烦。

    文才不言语了,众人也就没在看了,师徒三人加上易安跟着大队伍回到义庄,棺材沉重,走回义庄的时候,天色依旧暗下来,除去易安几人,其他的逃似的离开了义庄。

    关上门,文才才把烧好的梅花香阵递给九叔,看着手里的几根香,两短一长。

    九叔眉头紧锁,开口:“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哎!偏偏就给烧成了这个样子。”

    易安此时凑上前问道:“九叔这预示着什么?”

    九叔一声叹息:“家中出此香,肯定有人丧?”

    “任家?”易安明知故问,兢兢业业当着一个捧眼。

    “嗯!”九叔点头认可。

    “事不关己,己不操心,就不用想那么多了吗!”文才从边上闪过。

    “那任老爷的女儿会不会有事?”

    文才还没反应过来,“总之姓任的都有麻烦。”说完之后才隐约反应过来,

    赶忙又追问九叔,“师傅想想办法?婷婷不能有事的。”

    秋生凑过去调侃道:“你说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能救心上人一命,那结婚就不成问题了。”文才赶忙反驳秋生。

    秋生一拍文才胸膛说道:“公平竞争。”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看向易安。

    易安感觉莫名其妙,“你俩公平竞争看我做什么?”

    看俩徒弟这样,九叔又隐隐发作了,这时易安转移话题。

    “九叔既然把棺材带回义庄,那肯定是想好办法了对吧!”

    “恩。”九叔点点头,

    秋生文才又围上了九叔,七嘴八舌的问道:“师傅,这棺材有问题啊?”

    九叔瞟了一眼围在身旁的俩徒弟,没好气的回答:“棺材没问题,尸体有问题啊!”

    秋生文才不愧是常年住义庄的,也是胆大之人,当即推开棺材盖就要查看,

    “哇,发福了。”看着棺材里的尸体,秋生文才惊呼道。

    九叔,易安赶忙围了过来,九叔仅看了一眼便眉头紧锁。

    棺材里任老太爷,面颊皮肉鼓起,原本套在身上干瘪的青代官服此时也浮涨起,尸体的双手也长出了七八厘米的青灰色指尖,

    这手指甲可不是那广告里一个传染俩的灰指甲,被这玩意抓一下,少不得皮破血流,尸体入体。

    盖上棺盖,九叔对文才秋生说道:“准备纸笔墨刀剑!”

    “什么?”秋生文才疑问道。

    九叔闻言一哽,心中颇有一种这些年教了两头猪的想法,正想为其解释,不想易安却说出了答案。

    “黄纸,红笔,黑墨,菜刀,木剑。”

    易安说完转身问九叔,“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听易安说出答案,九叔愣住了,徒弟不靠谱是常事了,可他没想到易安这么一个来义庄没几天的外人能说出答案,楞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对,没错。”

    同样楞神的还有秋生文才,他们愣住的原因也简单,他俩都不知道的事,为什么易安能说出来。

    看着还原地不动的两人,九叔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俩楞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准备?”

    “哦,啊”两人慌忙应答,之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两人准备东西期间,九叔看着易安欲言又止,易安自然也发现了,

    对九叔解释道:“九叔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知道这些东西。”

    说到这易安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当然不能告诉你这是符篆技能升级时自带的知识,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易安早就想好了说辞,

    易安不好意思的说道:“前几日无聊,在桌角下寻到两本书籍,上面记载了茅山道法一些初级的知识,里面就有关于纸笔墨刀剑。”

    至于易安为什么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九叔的地盘,他在人家桌脚找书,说不去也不好听。

    其实听得易安是在桌角下找到书,九叔也就相信了他的说辞,易安找到的那两本书八成是他给秋生文才用来启蒙,这俩小子用书垫桌脚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着易安那不好意思的样子,九叔宽慰道:“好学是好事,以后这的书籍你可随意取来看。”

    当然九叔也不是没有防备,能被他随意摆在屋里的书,都不是些非常重要的,真正重要的书籍可都被他藏在房间里,更高级的茅山秘术那是口口相传,何况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若是易安真的有大问题,他根本不会让其留在义庄。

    文才秋生将东西准备好,接下了就是九叔的操作,杀鸡取血,混合黑墨,八卦镜加持,念咒语做法,最后染黑墨斗。

    把做过发的墨斗交给秋生文才两人,让其弹在棺材上,封闭僵尸。

    正当秋生文才准备弹线,易安却出声道:“九叔,我看这任老太爷的尸体好像要变成僵尸了。”

    九叔不知道易安为何有此一说,不过还是点头肯定:“没错,埋在被破的蜻蜓点**二十年,变成僵尸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现在易安的任老太爷削弱计划可以开始了。

    “这任家老太爷一旦变成僵尸,如果逃出来,肯定会危害人间的对不对?”

    九叔不置可否,点头,

    易安继续说道:“因为任家的关系,我们又不能提前把僵尸火化?”

    九叔点头。

    “虽然我们不能毁坏尸体,但我们可以在不破坏尸体的情况,削弱他。”

    九叔好像隐约明白易安的意思,示意易安继续说下去。

    “我在书中看到,糯米可有克制僵尸,吸收尸气,不如我们趁现在尸体还未成僵尸,在棺材里铺上糯米,这样既不会破坏尸体,又可以压制僵尸。”

    听着易安的想法,九叔略微一思索,就下了决定,这主意可行。

    “秋生,文才,拿糯米。”

    得嘞,虽然对九叔易安的对话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九叔下了指令,他俩还是很乐意执行的。

    很快,易安和文才搬来糯米,秋生把棺材盖卸了下来,

    文才拿着糯米袋子,“师傅,只要这么多了。”

    看着文才易安拿着的糯米,“差不多了,铺上去。”

    见糯米刚触碰到尸体,便有一股黑烟散出,九叔推开易安文才,“散开!”

    抓起桃木剑,往法坛上一指,粘上数道黄符,又用手指沾上些许鸡血,往剑上一抹,剑式起手挥剑,桃木剑瞬间燃起一股烈焰,

    烈焰扑上黑烟,眨眼间将黑气烧的一干二净。

    做完这些,九叔放下桃木剑,面色凝重道:“好浓重的尸气,若不是易安建议散上糯米,墨斗线未必镇得住他。”

    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铺上糯米,虽然糯米只是勉强将任老太爷覆盖,不过应该也够了,在弹上墨斗线,在易安的引导下,棺材底部也没有遗漏。

    虽然后头,文才秋生打闹,然后一不小心给了九叔一棍,吓得秋生仓皇逃走,文才没有地方去,只能静静等待九叔接下来的疾风骤雨。

    易安站在门口,目送秋生骑着自行车远去,九叔还在里头训斥文才,他心里的那个猜测是时候印证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