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十二章 易安入狱
    听着秋生的问话,文才感受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方才点点头。

    “打自己一巴掌!”秋生提建议。

    文才也是有点楞,当即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秋生透过窗户看着,阿威不知怎么的,手不听使唤也给了自己一下。

    阿威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周围,“怎么回事,也没有蚊子啊!我的手造反了?”

    “有效果额,继续打,别停啊!”秋生是看得喜笑颜开。

    文才又用力给了自己几下,啪啪啪!

    房间里面的阿威,手又不听使唤了,照着脸就呼过来,用另外一只死命拽也拽不住,挨了好几下才罢休。

    看见阿威停下了,秋生转头对文才质问道:“为什么不打了?”

    文才连忙摆手道:“不行了,好疼啊!”

    “我帮你打!”说着秋生扬起手就是一巴掌对着文才呼了过来,好在文才及时抓住了秋生的手腕。

    里面的阿威也突然抓住任婷婷的手腕,怎么也不肯松手,被阿威这么突然拽住手腕,任婷婷惊慌,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阿威也不知道手腕如何不听使唤,忙向向任婷婷解释:“表妹,我也不想这样?”

    门外的秋生瞧见阿威抓住任婷婷的手腕,情急之下反手就给了文才一巴掌,将文才打飞出去,文才也松开抓住他的手.

    里面的阿威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掀翻在地,脸上通红,像是挨了一巴掌一样。

    翻倒在地上的阿威,发现又恢复了对双手的控制权,也顾不得起身,赶忙对任婷婷道歉,

    “表妹,我是不是故意的,我该打,该打。”说着又给了自己两巴章。

    一体符的功能可是双向的,阿威给了自己两下,相应的文才也会给自己两下,不过文才聪明,偏着脑袋躲了一下。

    捂着愈发红润的脸蛋,文才说道:“我不玩了,不好玩啊!”

    秋生拉着他,责问道:“干嘛不玩,现在是我们修理他,不能让他修理我们啊!”说完秋生瞟了一眼房间里面,“我们换个方法整他,你,脱衣服?”

    听秋生让他脱衣服,这青天白日的,文才连忙摆手:“这怎么行?”

    秋生指使道:“怕什么,你在外面脱,他在里面脱,让他脱给婷婷看。”

    文才一想也是,当即脱起了衣服,阿威也在房间里有样学样,撕开衣服,露出一身精壮的......白膘,还伸出手张牙舞爪地对着任婷婷靠近,

    任婷婷吓得花容失色四处逃窜,秋生文才控制着阿威一步一步的接近,

    底下传来的动静,把九叔和任老爷吸引过来了,任婷婷赶忙逃向两人,看着丑态毕露的阿威,又瞧见门口的两个徒弟,发生了什么心下了然。

    九叔绕过阿威,直奔秋生文才,秋生文才见九叔了知道事情败露意图逃跑,被九叔一把拽住,一拳打向文才肚子,将符篆打吐出来,连打带踹把两人带离了任府。

    只穿着一条底裤的阿威,看着眼前满脸寒霜的任老爷欲哭无泪,“表姨夫,我,555”别看阿威是个任家镇保安队长,可他也不敢得罪任老爷,他能坐上保安队长的位置,不全靠的是任发这个任家首富的关系。

    不然他也不会整天想着泡任婷婷了,还不就是想继承任家的财产,顺带娶个美娇娘。

    ......

    好不容易才从任府出来的阿威,紧了紧残破的领带,看了看身上的乞丐装,想想自己堂堂安保大队长,竟然混到如此地步,哎,都是自己撕的没办法。

    “嗯?那是在做什么?”阿威突然看见九叔在哪训斥两个徒弟,悄悄摸过去,仔细一听,勃然大怒。

    “好啊!你个林九,竟然是你放纵两个徒弟戏耍我。”阿威当即就准备冲上去,给三人一个教训,一模腰间,今天来任家所以没有带枪。

    再看着九叔三人,身强力壮的,自己一个人,敌众我寡。

    又想到任老爷和林九关系不错,不能因此得罪表姨夫这个靠山,看着九叔三人,阿威恨恨想到,有机会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阿威又悄悄的离开,而九叔在训斥完两徒弟,便带着两徒弟去为任家寻找墓地去了。

    阿威怒气冲冲回到警卫所,刚进门就有两个警卫模样打扮的男人围了上来,一脸笑意的问道:“呦,队长你怎么回来?你今天不是去任老爷家,那个了吗?”

    说着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阿威一摆手,“别提了,被人戏弄了。”

    “谁这么大胆子,连队长你也敢戏弄,我们哥俩去弄死他”警卫甲说道。

    阿威摆了摆手,示意别说了,自己去换了身警卫服,别上手枪,

    “走,跟着队长我巡街去。”

    警卫乙面露难色,告饶道:“队长,昨晚上我才从怡红院巡街回来,身体着实是吃不消了。”

    “嘿呀,巡街都不愿意去了,你小子真不行了?不用心疼钱,队长我出钱。”阿威拍着胸脯许诺道。

    警卫甲连忙道:“我哥俩在,哪轮得到队长掏钱,再说了,那老鸨子哪敢收咱们的钱,咱们队长去,是给她们的姑娘做增值服务的。”

    说着三人发出geigeigei的怪笑。

    阿威领着二人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晃荡着,要多神气有多神气,特别是阿威,那步伐那姿态,就像一只拔了毛的鸭子。

    忽然阿威看见一人好像有些眼熟,定睛一看,“这不是那天林九边上的那小子吗!”

    这人正是易安,易安从义庄出来,来到镇子,先找了医馆看了看伤,是个老大夫,说他的伤只是皮外伤,敷上药几天就好了,大夫还不错,就是上药的手法有些粗糙,疼得慌。

    看好背上的伤,易安打算先解决一下肚子饿的问题。

    于是易安吃饱喝足后,打算回去守着任老太爷,电影中好像就是今天晚上,任老太爷逃了出来,还弄死了任老爷。

    却不巧,撞上了阿威。

    阿威淫笑一声,拔出手枪,向着两个手下一挥手,三人就围住易安,易安一脸的莫名其妙。

    阿威是这么想的,这小子肯定和林九有关系,我一时半会整不了林九,还整不了你个外地佬。

    隐约记得刨坟那天,婷婷好像还看了这小白脸几眼,得给他个教训。

    就出现了阿威三人围住易安的场景,阿威拿着洋枪比划着易安,“小子,看你眼生不是这儿的人吧!为了防止你危害任家镇的村民,本队长要抓你回去审问,带走!”

    易安还没搞清楚状况,便有两名警卫要来抓他,易安可不干了,老子可是主角,一个受过自由民主平等法治教育的新时代有为青年,被阿威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抓走,那岂不是太没牌面了?

    就在易安的拳头要砸在来人的脸上时,易安忽然顿住了,他注意到阿威手里一直对着他摇摇晃晃的洋枪,边上警卫身上背着的长杆火枪。

    嗯!然后,易安果断怂了,这可是枪啊,自己这小胳膊细腿的,可抗不起几颗子弹。

    然后易安就被阿威抓到牢房来了,好在这家伙没有像对九叔一样,没有给易安上刑具。(哦,抱歉,我的剧情,九叔还没被他抓呢!快了快了。)

    阿威把易安关到小隔间里就带人离开。

    牢房门外,阿威对两小弟叮嘱道:“关他两天,吓唬吓唬他得嘞。”

    然后阿威提了提腰带,迈着螃蟹步离开了,看路线是去怡红院了。

    警卫甲:“什么鬼,原来还说要请我们上怡红院,转眼就把我们丢在干活,自己跑去快活了。”

    警卫乙:“队长的秉性,你还不清楚,现在我们还得给里面这哥们送饭,免得饿死在里面。”

    警卫甲:“呸,要不是他表姨夫是任老爷呢!就他这头大白猪能当上队长!”

    警卫乙:“谁说不是呢!”

    在看易安,躺在牢房里好不快活,话说这还是他平时第一次进牢房呢!

    易安仔细回想着,不禁自问,我好像没得罪这个阿威,他什么平白无故的抓我呢!

    可怜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又替文才和秋生背了锅。

    透过牢门看向窗户,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时辰不早了,“记得任老太爷就是今晚破棺的,我做了这么多准备,应该没有问题吧?”易安呢喃道,

    任老太爷的棺材里他倒满糯米,棺材缝隙也贴满了符篆,外面还有墨斗线,还灌了任老太爷一肚子火油,九叔见了也得直呼内行。

    这要是还能逃出来,那可真是见鬼了(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