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十三章 董小玉夜袭义庄,秋生被擒恐失身。
    傍晚,九叔风尘仆仆地再次来到任家,同行还有两徒弟,秋生文才。

    任老爷热情地接待了九叔。

    “九叔,是不是先父的墓穴有着落了?”

    “嗯,任老爷,我已经令父寻得了一处上好的墓穴,有益子孙,多财多寿,还得您自己出面将其买下来。”说着九叔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标记着墓穴的具体地址。

    “好好好。”任老爷连道几声好,高兴坏了,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不止是他爹的安息,还和他任家未来的荣华富贵挂钩,一日不成一日难安啊!

    “那我们师徒就告辞了。”九叔施礼,打算告辞离开。

    不想任老爷却拉住九叔,满脸笑意:“哎,九叔,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今天又这么晚,不如你在这住下,明天我们一起去买地,也省的手下人跑错了。”

    好家伙,本以为他是好心才留九叔,结果最后一句暴露目的,任老爷被上个风水先生一坑,这次是生怕自家老爹埋错了地方,

    他任家已经倒霉了二十年,家大业大挺了过来,要是在倒霉二十年,谁知道还能不能挺过来。

    听任老爷的提议,九叔当即就想拒绝,也不是硬要回义庄,实在义庄那还留着个大宝贝,指不定哪天晚上就给炸了,可不能刚找好房子,结果住的人跑了那就麻烦了。

    九叔还在思考该怎么回绝任老爷,总不能给他说,我得回去看着你老爹,你老爹尸体要变僵尸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跳起来咬人呢!这样说,估计任老爷得先炸。

    结果就听见秋生文才满口答应,“好啊!好啊!”他们俩现在同一个想法,能跟任婷婷同一个房子住着,这不就是机会吗?想到这,肾上腺素都提高不少。

    “好什么好,义庄还有东西呢!我们不回去,万一出问题,易安怎么办?”九叔呵斥两个徒弟,同时在东西两字上加重声音。

    忽然,文才灵光一闪,一个主意跃上心头,忙开口道:“师傅,可以让秋生回义庄看一看,顺带和易大哥说一声,他骑自行车快得很,反正他要回姨妈家,也不能住在这。”

    好家伙,解决办法,执行人员,执行优势,选择理由,完全挑不出毛病。

    秋生一听文才开口就知道他没憋什么好屁,可也无力反驳,他姨妈家就在镇子里,平常他也是在姨妈家的。

    九叔一听,这也是个办法,那个棺材也做了不少防护措施,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任老爷可谓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一看九叔有些许动摇,连忙挽留道:“九叔,留下吧!。”

    九叔抹不开面子拒绝,只得答应,同时认真叮嘱秋生:“回义庄和易安说一声,然后仔细的检查棺材,一点要仔细检查。”

    然后,任老爷要下人摆一桌酒席,准备感谢一下九叔,九叔叼着烟斗跟去了,文才也乐呵呵的跟着九叔。今晚不但能婷婷住在一个屋檐下,还把秋生支走,婷婷今夜是我一个人的了,文才臆想着。

    直到晚上,任老爷派下人送他和九叔到相隔数百米外的任家酒楼的时候,文才才知道高兴太早是什么意思。

    你高兴了,我高兴了,只有秋生不高兴。

    这不是肯定的吗!饭没吃上,泡妞的机会没抓上,还得去干活,换谁也高兴不了,便宜文才这个家伙了,不过他刚刚好像突然聪明了不少。

    秋生用力踩着自行车,像是发泄着心里怒火,疾驰在道路上,不过好事能变坏,坏事指不定也能变好呢!

    晚上空荡荡的义庄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位赤足白衣,身姿婀娜的女子踏上了义庄的墙体,翻墙而入,如果只看背面,相信会有人感慨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但女人一旦转过身来,“嘶,哪来的妖孽在此处放肆”只见女人的脸庞如同一大堆烂泥腐肉用浆糊挂在骨头上,白日可令生人回避,夜间可止小儿夜啼。

    这正是昨夜与易安夜战的女鬼董小玉,今日她是来找易安寻仇的,如不是昨夜轻敌,没把易安放在心上,即使易安手持八卦镜,她也有信心将其拿下。

    现在自认为已经了解易安底细的董小玉,连伤势都没来得及完全恢复,一入夜就顺着昨夜易安的足迹一路来到义庄,别问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她是鬼,她就是能看出来。

    董小玉在义庄里四处寻摸,可是连个鬼影都见着,

    “奇怪!昨夜那小子应该就是来这,可为什么这个时辰还找不到。”

    “这么大的房子,不可能没人住,怎么这一个人也没有。”董小玉十分纳闷,这一个人也没有,想抓个人逼问都没地抓去。

    也算她今天来着了,九叔少有的在外过夜,不然就是一桩人间惨剧。

    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这不,马上就有人过来了。

    秋生正好也在此时赶到义庄,秋生一个甩尾将自行车停在义庄门口,

    火速下车,开门,他还想着快点弄完,看能不能上任家混口饭吃,大户人家的酒席,吃上一次不容易,万一还能留在任家住一宿呢!

    结果,刚开门,就撞上了素颜出镜的董小玉,一人一鬼,四目相对,这场宿命相遇终究是无法避免,场面一时凝固住了。

    “鬼啊!救命啊!”秋生一声哀嚎,响彻天际。

    秋生快被任小玉的样貌吓傻了,那一滩烂泥是什么鬼,马赛克吗!掉在鼻子那的白色珠子是什么,玩具吗?不,那是眼球。

    董小玉被秋生这么一叫,也清醒过来了,一口白雾吐在秋生脸上,秋生顿时昏倒在地,董小玉连忙一把扶住秋生,将其抱在怀里。

    董小玉对秋生可是早已企图,昨夜她就想勾引秋生的,可惜被任家镇门口的神庙吓退了,然后就撞上了易安正在杀她的小鬼。

    却不想,今日寻仇却遇上了心心念念的情郎,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秋生已经见过他的真面目,若还是以这个面貌,就算是给秋生喂药,恐怕也是不顶用。

    不干嘛,董小玉当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情况经历的多了,办法也是有的,

    董小玉抱着秋生满目柔情,(呕),随即又是一口白烟鬼气朝秋生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