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十四章 阳男女鬼棺材板,任家太爷终出棺
    “秋生,秋生。”女子娇媚的声音在秋生耳边响起,

    “我这是怎么了。”秋生抬头,一张精致的脸蛋出现在秋生眼前,

    “你是谁?”秋生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漂亮女人,从未有女人离自己这般近过。

    秋生细细嗅去好像有一股芳香绕鼻,秋生涨红了脸,爬起身来,脱落怀抱。

    一身着白衣,酥胸半露,身似软玉,面若娇花的女子正一脸春情的望着秋生。

    看着眼前这个娇艳欲滴的美人,秋生下意识掐了自己一下“哎呀,好疼。”这不是梦,

    秋生感觉脑子一阵昏沉,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女人是谁?这里是义庄?自己为什么到义庄来?

    棺材?师傅?对!师傅让我到义庄来看看棺材,九叔那张老脸浮现在脑海中,秋生顿时吓得一哆嗦。

    秋生现在状态不对,想到了棺材,就直接转身便进了放任老太爷棺材的房间,看了看棺材,完好无损,任老太爷没有出来。

    边上的女子看秋生转身走了,连忙跟了上去,这剧本不对,鬼术失效了?

    这女子就是董小玉,秋生被她弄晕之后,她先是改变了自己的样貌,再用鬼术对秋生令其混淆记忆,然后再进行催情,按理说秋生醒来的后见到她应该像一只发情的泰迪,可这秋生举动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啥?你问为什么董小玉不趁秋生晕死的时候嘿嘿嘿,手动挡和自动挡能一样吗?再说董小玉可是一只有内涵的女鬼。

    见秋生站在一口棺材边上,董小玉也不在意,又靠了上去,娇声道“秋生,你去哪!”

    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女子,贴在自己胸前已经压成半圆的雪白,秋生身体起来反应,脑子却依旧迷糊,又看了一眼这张天仙似的面孔,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狰狞鬼脸,

    然后两张脸渐渐重合,秋生好像记起了一些东西,自己进义庄,被一个女鬼吓晕,然后醒了之后,有个漂亮女人一直对自己投怀送抱,那么......

    “鬼啊!”秋生再次大喊,疯狂后退,栽倒在任老爷的棺材板上。

    董小玉变了脸色,青一阵紫一阵,自己的鬼术怎么对一个凡人失效了,他不知道是秋生跟随九叔多年,道术没学多少,抵抗力可不低,九叔没少拿他钓女鬼女妖,用九叔的话说就是这货阳气极重,不勾引女鬼可惜了。

    这也是董小玉看上他的重要原因之一,阳气重。

    董小玉一下子就扑了上去,把秋生按在棺材上,秋生是疯狂扑腾,可惜没啥用,面对董小玉这个女鬼,秋生这可敌僵尸的万钧铁拳,成了软绵绵按摩器,明知是鬼,却无从下手。

    董小玉的嘴唇贴着秋生的面庞,又是一缕缕青烟喷上去,这下秋生老实了,整个人彻底陷入迷糊中,也不在挣扎,反手就楼住了董小玉纤细的腰肢,灵活地探入衣裙。

    秋生唇舌在董小玉的脖颈间寻觅,而后唇齿相交,周围无床,就地取材,一人一鬼翻到任老太爷的棺材盖上,开启了一场天雷勾地火似的大战。

    一切无言,偶有猫儿欢叫,唯有那微微颤抖的棺材是无声的控诉,求任老太爷的心理面积。

    一人一鬼战至酣处,秋生背后被任小玉留下数道血痕,脖颈间亦有唇齿之印,偶有力道过大,一两滴血液边淌落在了棺材盖上,

    棺材深埋底下二十载有余,偶有缝隙,并不少见,血液顺着缝隙顽强地落入棺中,染红糯米,慢慢流动,滴落在任老太爷的口鼻间。

    干枯的皮肤迅速将这点点血液吸收,吸收掉这点血液,任老太爷的皮肤开始蠕动,仿佛再次获得了生命,浓黑浑浊的尸气从鼻口喷出,将覆盖在脸上的糯米吹开,

    尸气在棺材内游走,翻滚,所到之处,棺中的糯米变得焦黑,干枯,

    “琤”好似利剑轰鸣,一双尘封二十年的眼睛再次睁开,任老太爷瞪着血红色眼珠开始扫视着四周,僵尸是没有视力的,电影中,任老太爷吸干了任发的血,之后在山洞吸老鼠血才进化出了视力,

    但不知怎么的,现在任老太爷才刚刚苏醒就拥有了视力,显然现在的任老太爷会比电影里的难缠许多。

    苏醒的任老太爷胸腔有节奏的起伏着,尸气环绕,好似在唤醒着这具老旧的身体,棺材缝隙的符篆无火自燃,化成灰烬,棺材外的墨斗线也亮得通红的。

    而棺材板上战到关键处的秋生丝毫没注意这些变化,也注意不了,他被董小玉控制住了,只有一叠高过一叠的声浪。

    随着任老太爷身体的起伏,一滴滴黑色油脂从皮肤中挤出,附着在身体上,不出意外的话,这黑色油脂应该就是易安给任老太爷灌下去的火油。

    火油排得差不多了,连身上的官服也变成了一件“油衣。”

    任老太爷手臂微微颤抖,他能动了。

    任老太爷看着自己的棺材板不停震动,很清楚的能感受到上面有生命的迹象,猛然张开嘴,露出尖锐獠牙,一声怒吼,压过了上面人鬼的浪叫。

    宛如两条肉虫的秋生董小玉也被这声怒吼给吓得一激灵,然后,一条黝黑的干枯的手臂击碎了棺材板,抓住了秋生的肩膀,然后整个棺材轰然炸裂,自此,任老太爷出棺了!

    董小玉在棺材炸裂的那一刻就飞离开来,手在身上一抹就变幻出来一白衣,遮住这柔润玉体。

    董小玉看着突然出现的任老太爷,怒目而视:“你是哪里来的妖孽,快把秋生还给我!”

    任谁在做那事的时候被打扰了,对象还被抓走了,都不会有好心情。

    但任老太爷的心情比董小玉更不好,他老人家棺材住得好好的,来了俩不拍死的,非跑他棺材上探讨生命的奥秘,什么玩意啊!赶时髦,车震,野外都满足不了你们了吗!棺材震?疯了,不要命了,棺材play。

    任老爷矗立在原地,好似一尊铁塔,疑惑地看了董小玉两眼,这个东西像人但是没有气息,是个什么玩意?算了不管了。

    任老太爷手爪紧紧扣住秋生的肩膀,鲜血直流,为了破除棺材里糯米符篆,墨斗线,他耗费了大量尸气,必须赶快补一补。

    提起秋生,刚想往其脖颈上咬去,任老太爷又停住了,秋生的脖子上满是唇印咬痕,“呕!”作为任家镇上代首富,对此他很嫌弃,别人吃过的他可不吃。

    换个地方,好像只要肩头是干净的了,一口咬下。

    秋生痛的哇哇乱叫,听着心上人惨叫,董小玉坐不住了,面前这个怪物身上死气不小,但打起了,她未必会输。

    一条丝带飞出,猛然缠住任老太爷,又一条丝带飞出将秋生给抢了回来。。

    董小玉抢得及时,秋生短时间性命无忧,虽然将秋生抢了回来,但秋生肩头仍旧留下好几个大血洞。

    看着秋生伤成这样,董小玉是心痛不已,捆住任老太爷的丝带猛然用力,意图将其勒死。

    她鬼气加持的丝带足以穿金裂石,可在任老太爷身上却毫无成效。

    任老太爷舔舐了嘴巴的鲜血,目光冰冷的盯着董小玉,这个东西抢了他的猎物,身躯猛然一用力,尸气翻涌,丝带被震碎,董小玉也被掀飞出去。

    等任老太爷追出门的时候,董小玉和秋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任老太爷也没空追,僵尸的本能,会优先追杀自己的血脉,将留存的血脉吸收后,会实力暴涨,所以他的第一目标是任发(任老爷),然后是任婷婷。

    若是任老太爷将这两人吸掉,九叔能不能打过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嘛!目前最大危机是除了昏迷的秋生外,没人知道任老太爷已经出棺了。

    就这样,任老太爷依靠身体的本能的指引,一蹦一跳地向着任家镇前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