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十五章 慈父孝子再聚首,僵尸先生心含怒
    任老太爷很快来到了任家镇,别看他无法行走奔跑,可一蹦一跳起跳得飞快,中途还弄死了两只羊当成宵夜。

    任家,书房。

    虽然已经深夜,可书房依旧灯火通明,任老爷还坐在里头盘算着账本。

    他今儿个心情不错,墓地已经找好了,过不久就能解决他老爹的终身大事了,额,这个词好像略微有些不妥当。

    不久后,他任家的财富地位可就能一日千里般增长了,任家镇首富算什么,他要做省城首富。

    正畅想着未来美好,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他,窗外浮现出一个高大的影子。

    看着窗外的影子,任老爷大声斥责道:“谁啊?不知道老爷书房是不能靠近的吗?”他以为是哪个起了贼心的下人。

    谁知下一秒,人影就破窗而入,任老太爷一双眼睛死盯着任发(任老爷),玻璃落了任老爷一身,可全无影响。

    任发被这个突然闯入的黑瘦怪物给吓傻了。

    任老太爷邪魅一笑,露出几颗骇人尖牙,直扑任老爷,如干柴般的手臂爆发巨力,擒拿住任老爷肥硕的身子,獠牙毫不客气地在任老爷身上开了口子,大口吮吸着血液。

    片刻后,任老太爷把任老爷丢在地上,正打算去找下一个目标,他的孙女——任婷婷。

    刚要动身,“咯咯咯。”一声高亢的雄鸡啼鸣打断了他的动作,不在寻找任婷婷,反而转身向镇外跑去。

    并非是他畏惧公鸡,任老太爷害怕的是太阳,鸡叫了意味着太阳也快出来了,他必须在太阳升起前找到一个阴气充足的庇护所。

    任老太爷解决任发,安然离去,而此时易安尚在睡梦中,对此毫不知情。

    日头升起,人声鼎沸的大街忽然一道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了。

    “号外,号外。”

    “重大消息,本镇首富惨死家中,凶手手段极其残忍。”

    “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哎呦,谁tm踢我。”

    报信人正在街上穿梭,传播任家老爷惨死的消息,忽然被人踹了一脚,转头便要骂人,结果看到来人却支支吾吾起来了。

    “是我,怎么的?你有意见?”一身警备装打扮的阿威,一脸嚣张的看着报信人。

    “哎呀,这不是阿威队长,早上好,早上好!你踹小的,是小的福气,哪里敢有意见!”报信人点头哈腰的见阿威送走。

    “走!”阿威也没时间欺负他,一挥手,带着一队人马向着任家前进。

    阿威赶到任家,任家外早已围满了想看热闹的人,挤得是水泄不通,不过阿威出马,一个顶俩,拔出腰间的洋枪一晃悠,在配上那凶恶的表情,自然无人敢拦,立马就让开了一条道路。

    其实也是应该,毕竟这种凶杀案是阿威警卫队是职责,阿威进入任家大厅,几个有名望的乡绅族老在里面整场子。

    任老爷的尸体盖着白布摆在大厅中央,任婷婷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

    阿威进门,先是翻开白布看了一眼任老爷的尸体,狰狞的死像,他看了一眼便连忙把白布放下,之后又见到边上的任婷婷,眼前一亮,便上前安慰。

    “表妹,表姨夫虽然死了,可是不还有我吗!”阿威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

    任婷婷眼中噙满泪水看了阿威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九叔带着文才赶到,九叔凑到尸体边上,掀开白布,任老爷死相骇人,眼角,鼻孔,嘴角均有黑血溢出,脖子还留有两个硕大的血洞,看着这样的死相。

    九叔心下了然,拉过文才嘱咐道:“你去义庄看看任老太爷的尸体还在不在?顺带去秋生姨妈家看看秋生在不在,我怕易安,秋生也出事,小心些。”

    文才点头,小跑出了任家。

    这时在任家的乡绅族老问阿威:“威少爷,任老爷是让什么东西杀死的。”

    阿威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让枪打死的。”

    九叔反问道:“每一枪都打中的脖子?”

    阿威连忙改口道:“哦!是这样的,凶手是一个武林高手,善于使用飞镖,用飞镖把任老爷射死的。”

    九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那飞镖在哪?”

    连续被九叔拆台两次,阿威感觉丢了脸面,语气不善,“喂,你不要在这妨碍我查案,你聪明,你说他是怎么死的,说啊!”

    九叔一伸手比划道:“我说他是让手指甲插死的。”

    闻听此言,阿威又看着九叔伸出的双手,抓住九叔的手,欢喜道:“哦,让手指甲插死的,那就是说要手指甲很长的人才可以做到了。”

    “各位乡亲父老,有哪一位的手指甲比他的还长啊?”阿威举起九叔的手说道。

    九叔一时口快,却忘了自己有留长指甲的习惯了。

    原本几位乡绅族老还能为九叔辩解几句,可是说到这手指甲,他们几人都有留长指甲的习惯,这下谁也不敢跳出来为九叔辩解。

    “你不能乱冤枉好人啊!”九叔辩解道。

    “手指甲插死的,可是你自己说的,村子里没人手指甲比你还长,所以你嫌疑最大,来人!抓起来带走。”阿威指挥手下抓九叔。

    之后阿威转而安慰任婷婷道:“表妹啊!疑凶已经抓到了,我一定会为表姨夫报仇的。”

    任婷婷擦着眼泪,含着哭腔说道:“表哥,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呢!”

    就在阿威要把九叔带走时,文才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看着文才,九叔跟阿威说道:“队长能不能让我跟他说几句话。”

    “有什么遗嘱快点说,别到时候怪我不近人情,没给你机会。”阿威趾高气扬说道,心里则向着,林九你落我手里了吧!看我不整死你。

    九叔把文才拉到一旁。

    文才喘着粗气说道:“师傅......棺材散了,尸体不见,秋生也不见了,易安也不在义庄,哦!对了,义庄还有打斗的痕迹。”

    听到文才的话,九叔心里一沉,最坏的事还是发生了,现在只能希望易安,秋生足够好运了。

    “今晚麻烦大了。”

    “我知道,师傅,今晚要坐牢。”文才抢答道。

    九叔瞪了他一眼,叹息道:“坐牢算个屁,今晚最起码有两个僵尸出现。”

    “两个?”文才疑惑。

    “任老爷让僵尸杀死了,尸毒入侵,今晚就会变僵尸!”九叔解释道。

    “等等,师傅,你说最起码两个?易大哥,秋生也不见了,不会也......”文才后知后觉的反应道。

    九叔沉重的点了点头,之后吩咐道:“你傍晚带着家伙来牢房,先解决一个是一个。”

    九叔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腔的怒火,培养多年的徒弟生死未卜,一个来寻他求医治病的年轻人却因他丧命。

    案首挺胸,走出任家大门,九叔嘴里好像念念有词;“除魔......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