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万界第一死神 > 第十六章 好戏将开场
    任家镇,牢房内。

    易安躺在自己的小单间内,不知从哪搞来了一个草根叼在嘴里,仰躺在床上,双手背在脑后,看上去有些百无聊赖。

    “也不知道任老太爷逃出来没有。”易安这般想着,

    忽然,牢房外一阵喧闹声,阿威的大嗓门尤为刺耳。

    “来啊!开门,把这个疑凶押进去,小心点,别摔着我表姨父了。”

    易安翻身下床,蹲在铁门口,遥望着大门,只见几个持枪警卫押着九叔走了进来,后面还有几人抬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走了进来。

    “完了,任老太爷还是出来了。”易安叹息一声,都不用看,都能猜出抬着的就是任老爷的尸体,这个大孝子今晚也会步他爹的红尘,变成一只大僵尸。

    “我做了那么防卫措施,任老太爷是怎么出来的?真tm的见鬼了?”易安纳闷道,易安还真是一语言中了,还真是鬼的事。

    易安冲九叔打了个招呼,九叔看见易安在牢房眼前一亮,喊道:“易安,你没事啊!你有没有看见秋生,他昨晚去找你了。”

    秋生?秋生怎么了?秋生不是和九叔一起去任家了吗?难道出事了,很九叔待在一起还能出事?易安正打算回答九叔,结果阿威正好窜了出来,

    “聊什么啊!懂不懂规矩,在牢房里还有这么多话说,下去了,有大把时间给你们聊。”阿威呵斥道。

    易安翻了个白眼,这货事这么这多,戏还挺足的,要不是他是人不是怪,易安都有弄死他的心了。

    【滴咚,宿主在任务世界杀人不扣积分哦!】

    “有你什么事,去去去!”

    【好勒。】

    九叔看了一眼阿威,知道阿威留在这里,估计是不好和易安聊天了,不对,是交流信息。

    阿威把九叔绑在架子上,抄起一块烙铁,放在火堆了烤了烤,烙铁烤得通红,

    拿着烙铁放在九叔面前一阵晃悠,还威胁道:

    “我要为我的表姨夫报仇了,说,你为什么要杀害任老爷?”

    “我为什么要杀任老爷?我没杀他!”九叔无奈道。

    “哼,你这样嘴硬的凶手我见多了,杀了人凶手都不承认自己杀了人。”阿威一阵坏笑,举起烙铁,指着烙铁阴森森地道:“不过只要我把这个‘坏’字烫在他们身上,他们都会乖乖的把行凶经过说出来了。”

    “你要我说几次,我没有杀任老爷。”

    阿威阴恻恻的举着火红的烙铁,缓缓靠近九叔,“只要我给你来一下,你就会乖乖承认的。”

    阿威手猛然一戳,烙铁戳向九叔的胸口,

    “啊!”九叔惨叫,咦,好像不痛啊!九叔看向胸口,原来阿威在他胸口垫上了一块厚猪皮,烙铁印在了猪皮上,映出一个焦黑凹陷的“坏”子。

    阿威放下烙铁,拿着猪皮,指着猪皮上的焦黑大字,“哼哼,给你一夜时间考虑,如果明天你还不认罪,那么这个字就不是印在猪皮上,而是印在你的肚皮上。”

    九叔也是久经风霜的人精,哪里会被阿威这样吓住,唾沫横飞的说道:“我也给你个警告,如果你还不把我放了,一切后果你自负。”

    “哼!你嘴还真硬啊,来人吶,把他关起来。”阿威下指令。

    两个守卫把九叔带到牢房里去,阿威转身对着任老爷的尸体假惺惺的说道:“表姨父我一点会为你报仇的。”

    之后阿威又特意转到九叔面前,“明天天亮前就要把口供给我,不然,哼哼,你懂的。”

    威胁九叔一番,转身离开牢房。

    易安和九叔的牢房正好是隔壁,阿威离开后,九叔就扒着牢门探头询问:“易安,昨天晚上我让秋生去找了,你有没有看到秋生啊!”

    易安也探头回应,“我不清楚啊!我昨天中午就被阿威莫名其妙抓到这来了,昨晚没在义庄,九叔,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听到易安昨天中午就被抓了,九叔就清楚易安也不知道什么,方才为其解释来龙去脉,自己为什么被抓到这来的。

    “什么,任老太爷出棺我倒是能理解,秋生失踪了?这和电影演的不一样,果然出现变化了。”易安又转念一想,按理说秋生作为电影主角的一员,应该不会这么早扑街,搞不好被女鬼抓去吸阳气了。

    “嗯!易安,你说什么?什么女鬼,阳气的?”九叔修习多年,耳聪目明。

    糟糕,忘了九叔还在这,平时自言自语习惯了。易安大脑飞速旋转,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是这样的九叔,前两天我无意中看见一个女鬼跟着秋生,搞不好秋生被抓走吸阳气了。”易安隐去自己故意找茬跟女鬼干了一架的事情。

    听易安这么说,九叔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没什么大事。”

    “没事?”

    “那小子阳气重,一般的女鬼三五天吸不死他,被女鬼抓走享一场艳福,好过给僵尸当下酒菜好。”九叔看上去好像有些幸灾乐祸,平常要是女鬼把秋生抓住,他非揍死秋生不可,不过现在嘛!活着最重要。

    听九叔说艳福两字,易安脑海就回闪过董小玉本体的那张腐尸脸,易安急忙摇头,“希望......真的是艳福吧!”

    这是一个守卫毕恭毕敬的走到易安边上,有些谄媚的说道:“易公子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行吧!开门吧!让我出来透透气。”

    守卫迟疑了一会还是把门打开了,至于他为什么对易安这么恭敬,这个稍后在说。

    易安走出自己的小单间,指了指九叔,“把九叔也放出来吧!”

    “易公子,你就别为难我了,要是让队长知道我要丢饭碗的。”

    易安佯怒,“阿威都走了,你怕什么,我们又不跑,这是九叔,你又不是不认识,万一你家出了什么脏东西,不得求人家?”

    易安的话使地守卫动摇几分,九叔的本事那是有名的,九叔要是没死,这世道保不齐以后要求到人家头上。

    “行了,快开门,你这工作能挣几个钱,大不了,你以后跟我混了。”易安掏出几个银元丢了过去,“买东西的钱,多的算我赏你的。”

    守卫接过银元,没有接易安的话,脸上的笑意是怎么也藏不住,他替易安准备的东西连一个银元也用不了,这些钱顶他一两月的工资了。

    收好银元,守卫打开了九叔的牢门,不过还是叮嘱到“易公子,你也别为难小人,等会队长回来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回牢房了去啊!”

    易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知道了,你没事就快滚吧!”

    九叔出了牢房,有些疑惑的看着易安。

    易安自然也是看出了九叔的疑惑,没得九叔发问,脸上浮起笑意:“我骗他说我家是省城的大官,又使了些钱,得装出些嚣张做派来糊弄他。”

    易安和九叔来到一处桌子坐下,桌子上摆着两个包裹,这是易安让守卫替他准备的东西。

    先拿出一个包裹,是两个油纸包裹的烧鸡,递了一个给九叔,“九叔还没吃饭吧!来先垫垫肚子,刚出炉不久的烧鸡。”

    九叔看了眼易安递来的烧鸡,摇了摇头,僵尸的事还没解决,他哪有心情吃饭。

    九叔不吃,他得吃,易安撕开油纸包,扯过一块鸡腿,油香四溢,就大快朵颐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问九叔。

    “九叔,那任老爷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处理?”

    “任老爷过不久就会变成僵尸,等文才送家伙来我才好对付他。”说道这,九叔脸色多出几分担忧,要是任老爷变僵尸了,文才还没来,他就麻烦了。

    易安啃着烧鸡,把另外一个包裹推了过去,“久叔,你看似不似这些东西。”

    九叔解开包裹。

    “墨斗,黄纸,朱砂,鸡血,毛笔。”这些东西,看见九叔被抓,易安就立马通知守卫去准备了,就是桃木剑没地买。普通人做出来的也没有,不过易安觉得九叔有不是存货的样子,到时可以顺一把带走。

    见易安提前准备好这些东西,九叔有些惊讶,不过现在也不是探究易安为什么会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

    九叔将朱砂鸡血混合,摊平黄纸,捻起毛笔一沾,聚精会神,笔尖在纸上行云流水般掠过,顷刻间就画好一张黄符。

    把这个贴在任老爷头上就镇住他了,易安拿起黄符,赤红的笔墨行云流水,还隐隐的流光浮现,“啧啧,不愧是九叔,被文才秋生画得好多了。”

    【镇尸符】

    【1星道具】

    【强效镇尸12时辰,(制作者:林凤九)】

    连系统都给属性了,就不得不再diss一些秋生文才。拿着镇尸符,易安没急着给任老爷贴上,毕竟还没变僵尸不是吗?

    “九叔,以你多年降妖除魔的惊讶,任老爷还要多久变僵尸?”

    “这个具体不会判断,最多两三个小时就会尸变。”九叔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

    “两三个小时太长了。”易安呢喃了一下又问道。“有没有办法加快一些。”

    “给他喂点血就可以了,你问这个干嘛?”九叔有些疑惑。

    “这么简单?”易安拿起镇尸符,又捡起桌上九叔没用完的鸡血,缓缓靠近任老爷。

    来到任老爷边上,“喔霍,这死得够惨的。”说这真这还是易安第二次见到死人,(啥?你问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易安还没女朋友呢?)

    易安第一次见得是死人就是任老爷他爹啊!那头二十多年的老干尸。

    把鸡血缓缓靠近任老爷嘴边,慢慢倒了下去,随着血液灌入嘴唇,任老爷开始浑身颤抖,面色多出一丝鲜红,眼皮转动,似乎随时要睁开一样,嘴巴也是微微张开,尖牙露出,喉头蠕动。

    看任老爷变得差不多了,有种随时暴起的感觉了,易安把镇尸符贴了上去,任老爷又变成了一具死尸。

    原本易安给任老爷喂血的时候,九叔就要阻止,不过后来凭着对易安的信任没有出声。

    易安只对九叔说了一句:“他要是不变僵尸我们怎么出去呢!”

    易安九叔躲进了牢房,易安鼓深吸一口气,对着外面大喊:“救命啊!来人吶!尸变了,阿威你表姨父活了。”

    片刻后,一阵钥匙扭动的声音传来,伴随阿威的叫喊声:“吵什么吵!你找死啊!”

    阿威走了进来,径直走向易安,举起手里的洋枪对着易安就是一阵比划,“没事吵吵什么?”

    易安带着一脸欠揍的笑,“你表姨父刚刚活了,他有话要跟你说。”

    阿威先是关上牢房的大门,缓步走向任老太爷,“喂小子,你要是乱说的话,我非弄死你不可。”

    仔细观察一下任老爷,没什么动静,“咦,这是什么?”阿威拨弄了一下任老爷额头的镇尸符,然后扯了下来。

    捏着黄符,举着手枪,阿威一脸凶恶的向易安走来。

    易安瞟了一眼任老太爷,有看了看阿威手里的黄符,丝毫没把阿威放在眼里。

    “好戏......要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