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除纱记 > 第一章 苏家
    “你去了兰华书院后,切记,定不可辱没我苏家门风。”

    一个矮胖的男人站在书架前,粗短的手指翻阅着手中书册,说到最后一句话,他侧目看了站在书案前的少女一眼,语气显得十分严厉。

    苏枔盈盈笑道:“大伯父,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读书,一定会考上女官的。”

    建安十二年,新帝特令,女子亦可入朝为官,只要通过朝廷所设之考试,便可入朝为官。

    苏枔是如今蜀中巨贾苏家的长女,同她说话的,是她的大伯父苏词,在朝中任职工部尚书。

    见苏枔如此答话,他的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想了想,又问道:“对了,你可要置办一套新的文房四宝?”

    苏枔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大伯父,叔父已经帮我置备好了。”

    苏词点了点头,摆摆手示意苏枔下去。

    苏枔应声告退。

    刚出了书房,便有一人迎面跑了上来。

    “大姐姐,你出来了?”苏素往苏枔背后看了一眼,颇有些嫌弃道:“大伯父跟你说什么?”

    苏素是苏枔的叔父苏武的二女儿,在苏家排行老四为人爽朗大方,就是脾气有些暴躁。

    她脸上带着婴儿肥,一双眼睛黑溜溜的,睫毛又长又卷,看着十分灵动。

    “没什么,不过是要我进了书院后认真学习罢了。”苏枔笑了笑,看向苏素:“你们呢?在玩什么呢?你们书院也很快就要开学了,你的课业可完成了?”

    如今京中办了许多书院,男女皆可进入书院,十四岁以下的,读的是初等书院,十四岁以上的,可以考虑是否要继续深造。

    若是还想继续深造的,便要通过考试,方能进入中等学院,然后再是高等学院。

    苏家五个孩子,苏素读的便是初等学院。

    “她会完成课业?”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走进了苏词院落的苏安吐槽道:“我看像去年那样课业没做完被夫子叫家长才是她的常态。”

    苏安,是苏武的大女儿,苏素的亲姐姐,在苏家排行老二,今年十二岁,目前就读于中等学院。

    她是圆圆的苹果脸,一双杏眼又大又圆,性子圆滑,十分贪吃。

    苏枔和苏安的关系十分要好,闻言不由得笑了:“你怎么也来了?”

    “我这不是怕你又被大伯父政治教育两小时吗?”

    苏安嘻嘻笑了笑,在苏枔耳边低声吐槽道:“大伯父那个神经病,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还好意思对我们指手画脚,真不要脸!”

    苏安吐槽人的功夫也是一绝,苏枔也知道苏安只是私底下说说而已,明面上比她还尊敬苏词。

    不过听得苏安的吐槽,苏枔心中的不满却是稍稍淡了一些。

    苏安说的那个孩子,名叫苏熹,是苏词唯一的儿子,在苏家排行老六,是最小的一个弟弟。

    只是他性子恶劣,又十分不懂礼貌,对几个哥哥姐姐常常直呼其名,可谓是人嫌狗弃。

    几个兄弟姐妹里,也只有苏安的三弟苏荏因为和哥哥姐姐们年龄差太大,只能迫不得已和苏熹玩。

    “谁说不是呢?别说了,想想我就有点恶心,想吐!”

    苏枔闻言撇了撇嘴,从苏安手里拿了一小块零食,泰然自若地放入了口。

    若是别人看了苏枔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和苏枔给人的一贯印象实在是差太多了。

    在长辈眼里,她乖巧懂事,勤奋好学,温柔娴静,在同辈眼里,她甜美可爱,性子宽和好说话。

    任谁也想不到,她私下里这般乖戾。

    ……

    苏枔走后,苏词便离开了去书房,前往看望他的儿子。

    苏家门风清正,苏家老祖宗明确表示,苏家子孙,不可纳妾。

    苏词秉承先立业,才成家。

    因此他二十五岁才娶了他夫人陈思涵,因此,他的孩子是苏家现在的小辈中年纪最小的。

    陈思涵正在院中陪儿子苏熹练字。

    她曾为苏词流了一胎,此后身子每况日下,苏熹是她看了不知多少名医之后挣扎了半条命才生下来的。

    好在,是个嫡子。

    也是因此,她格外疼爱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

    见陈词来了,她眉头微微皱了皱。

    她嫁给陈词的时候,是不喜欢陈词的。

    那时候她才十五岁,陈词大她十岁不说,还长得又矮又胖又丑!

    是自家母亲和大姐劝她:你看,他家家风清正,你嫁过去之后,就是嫡夫人,你生的孩子就是嫡子嫡女,没有妾室跟你争风吃醋不说,陈词又十分富裕,够你下半辈子吃穿不愁了!

    在母亲和大姐的极力撮合下,她才嫁给了陈词。

    本以为结婚后她和陈词朝夕相处能滋生出什么感情,结果,两个人生完儿子就是分房睡了。

    她对陈词,可谓是高兴时给点脸,不高兴时轻则不待见,重则打骂。

    她陪苏熹练了一个早上的字,心情十分不快,见陈词过来,她讥讽地看了陈词一眼,阴阳怪气地道:“自家儿子不管,还有空管人家女儿。我真是不懂,不就是刘家那个谁去世了吗?你自己回来就行了,把我们母子拉回来干什么?拉回来也不管!”

    苏词在上京任职,苏词夫妇,平日里都是住在上京城里,除了过年过节,偶尔才会回一趟蜀中老家。

    陈词有些不高兴道:“苏枔要去上京读书了,难道我不应该叮嘱她几句?而且,刘家于我有恩,我自然应该回来吊唁。”

    “呵呵。”陈思涵神色古怪,“是是是,谁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

    苏词的面色冷了冷,“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对兄弟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是同样的关心!”

    陈思涵也是个脾气火爆的,闻言立刻就炸了。

    她将手中毛笔一下子甩了出去,刷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苏词大吼道:“你凶什么凶!早上一起来就不见了人,都不见你教熹熹写字!我说你两句还不行了?!”

    苏词不想和她吵:“你别闹了,孩子还在这里……”

    陈思涵揪住一点就不会放:“你现在知道孩子了?刚才去哪儿了?”

    小小的苏熹,摸了摸方才被娘亲扔毛笔时误伤的手,他已经习惯了面前的场景,可还是有些害怕。

    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滴落,他站在一旁呜咽道:“爹爹……娘亲……你们别吵了……”

    旁边的下人,唯恐避之不及,都不敢去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