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除纱记 > 第二章 入学
    苏家老太爷说,家和万事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因此,分了家之后,三家还是紧紧挨在一起,老大苏词家宅子还在最中间。

    实在是不明白,分与不分,有什么区别?

    苏安和苏素和苏枔一起出了苏词的宅子。

    苏素拉着苏枔的手:“姐姐,你去我家玩嘛~”

    苏安点了点头:“反正苏沐也不在家,你在家也无聊得很,去我家玩吧?”

    苏沐,是苏枔的弟弟,在苏家排行老三。

    他最是贪玩,每逢书院放假,家中也基本上看不见他的人影,明知家中不许他出门,还是会冒着回家被揍的风险溜出去玩。

    苏枔想了想,看向两人点了点头。

    眼见天已经黑了,苏枔的冉雪在家中走来走去,满脸焦急。

    一边走来走去,一边道:“这混小子!怎么还不回来?!一会儿你父亲要是回来了,他狗腿都要被打断!”

    苏家在蜀中有好几条街的铺子和好几座酒楼,苏枔的父亲苏宁和叔父苏武分管一些,虽然每天只需要听大掌柜们汇报,但还是忙得脚不沾地,一般白日里出去了,晚上才会回来。

    屋中没人伺候,苏枔大大方方地躺在罗汉榻上,一只腿伸直了,另一支腿高高翘起。

    她懒得剥皮吃提子,索性连皮带肉一起吞进了肚子,一边吃一边吐槽道:“你也就是这时候说得狠,一会儿还要帮苏沐瞒着父亲!”

    冉雪听到女儿这话很不高兴,“你说什么呢?我今天一定要狠狠向你父亲告他一状,这混小子,简直无法无天了。”

    那还不是您惯的。

    心里这么想着,苏枔却没有说出口。

    她母亲极其溺爱孩子,也就是现在说得厉害,哪次不是帮着苏沐一起隐瞒出去玩的事情?

    夜幕时分,苏沐终于赶在苏宁之前溜回了家。

    “老爹没在家吧?”

    一回来,他就急匆匆问府中下人。

    “没呢少爷。”

    苏沐长长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转眼,就听见母亲冉雪的怒吼:“苏沐,你这混小子,给我滚过来!”

    苏沐有些不耐烦,大摇大摆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你让我过去我就要过去?我为什么要过去?爹不是还没回来吗?”

    冉雪又气又无奈,竟是追着苏沐去念叨了。

    苏沐眼疾手快,赶紧关了门。

    半晌,门外的声音才终于消了。

    苏枔看着面前这场闹剧,撇了撇嘴。

    “真是越大越不听话!”

    冉雪气呼呼地回了房间,瞥见女儿的坐姿,不由得皱眉:“你那什么坐姿,赶快坐好,一会儿你爹回来了。”

    苏枔笑了笑:“不是还没回来吗?”

    冉雪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姐弟,真是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那还不是您惯的?

    苏枔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

    ……

    两个月后,便是苏枔前往上京读书的日子了。

    冉雪看着女儿,眸中微微带着些眼泪。

    我朝对女子宽容,允许女子子入朝为官,苏枔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兰华书院,她也为女儿高兴。

    可是,一想到一直在自己身边女儿要离开自己,她还是满心不舍。

    她拉着苏枔的手,叮嘱道:“你此次去上学,万事小心,要是钱不够,就写信过来。”

    苏枔相比于母亲的依依不舍,却是显得十分激动和兴奋。

    在家多受管束,此去书院,半年才放一次假,可谓是天高皇帝远,她想做什么都没人管得了,岂不兴奋?

    苏枔微微一笑,压下心中想要高歌一曲的小人儿:“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苏枔的父亲苏宁相比于母亲冉雪,就要沉默得多了,他一向认为,严父慈母,所以在孩子面前都是一幅严苛的形象。

    看着苏枔,只是叮嘱了一句:“平日书院放小假时,可以多去你大伯父家走动走动。”

    苏枔应了一声。

    马车往上京方向使去,苏宁已经回府了,冉雪还站在门口,直到马车的影子彻底消失不见了,冉雪才回了府。

    ……

    “小姐!小姐!到了!”

    此次前往兰华书院,苏宁特意叮嘱苏枔不要给在朝为官的苏词惹麻烦,本来想多带几个丫鬟小厮的苏枔,最终只带了两个大丫鬟书竹和雨竹外加一个小厮苏乐。

    苏枔晕马车,一路上山高水远,她吐个不停,就没有休息好过,一路上都是浑浑噩噩过来的,人都清瘦了不少。

    书竹有些心疼,轻抚着苏枔的背。

    雨竹端来了一杯柠檬水,苏枔喝下后,终于感觉好了不少。

    送苏枔过来的,是苏府的管家,苏枔向管家道了一声谢,便由苏乐去应酬了。

    兰华书院为每位学子都安排好了住处,每人一间房,男女住处又分隔很远,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苏枔一路上累得不行,书竹和雨竹收拾好房间之后,苏枔便是倒头就睡了。

    直到第二天起床,她才打量起面前的房间,虽说只有她蜀中闺房的五分之一,但也还能将就了。

    书竹和雨竹睡在旁边的耳房里。

    苏乐因为是男子,不能住在宿舍旁边,苏枔索性让他以自己的名义在书院附近买了套小宅子。

    她才不会向父亲所说那般,每逢放假就去苏词那里呢。

    梳洗完毕之后,苏枔看向铜镜中的少女。

    如黑曜石般大而明亮的双眸,清澈见底,肌肤白里透红,五官精致而小巧。

    身着浅绿色绣白玉兰的上袄,月白色绣白玉兰的襦裙,未梳发髻,鬓边只插了支素白银簪,显得清纯而又干净。

    苏枔感到十分满意。

    她不喜欢太过艳丽的装扮,如此清纯干净,便是不错。

    刚一出门,便是遇到了一个女子。

    她上着绣玫瑰花的白袄,下着朱红色绣玫瑰花的马面裙,一双丹凤眼眼波流转,看见苏枔,红唇立刻绽放出了笑意:“你是苏枔吧?”

    苏枔微微愣了愣,“是啊,你是……”

    “我叫郑叶,你可以叫我叶子。”郑叶笑道,“我入学前有了解过今年和我一起入学院的,我们正好分到一个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