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穿成农家小厨娘 > 第六章、
    “嗯,阿水炒这炒面可真香。”还有人迫不及待冲起了炒面粉,十多个人早有分工,有人去摘了野果,虽然天寒地冻的果子少,但总能摘到一些。

    苏怀意好像对野外的果子没什么兴趣,所以也没人分他,但他是打猎好手,所以众人都以他为中心吃吃喝喝顺便打趣两句。

    “怀意啊,你和阿水的婚事准备什么时候办啊?”

    “这得看阿水了。”因为心知肚明的原因,苏怀意决定把这个难题隔空抛给林若水,反正她也不会知道。

    “这家里的事还得爷们做主,一个小姑娘能懂什么?”有大叔已经教育上了,“年轻人有商有量是好事,但大事上啊,还是得老爷们说了算,你们说是不是?”

    一群大老爷们出来打猎,那当然都是赞成的,苏怀意也懒得揭穿他们,行吧,你们回去再说这话试试?乡下人朴实,家里有什么事也都商量着来,毕竟大娘们也是能下地干活的,大多家里当家作主的还是大娘。

    “怀意家里好啊。”有年轻后生感叹,“阿水自小就是个没规矩的,但能干是肯定的,你家就你一个,阿水嫁过去后没人管了,只要你们两个一条心,她做什么都可以。不像我们家啊,我媳妇做什么我娘都看不过眼,嫌这嫌那两个人矛盾那才叫深。偏偏媳妇是晚辈,有时候我都觉得老娘不对,但又能说什么,怎么说?”

    “这个啊,你娘以前也经历过,要不怎么会有多年媳妇熬成婆这一说?慢慢熬着吧。”年长的安慰。

    苏怀意默默听着并不说话,他能说什么?这些又跟他没有关系。他吃着手里的饭团,心想阿水的做饭手艺确实提高不少,这饭团味道真不错,阿水还多塞给他两个。要不是这丫头样貌没变,他都快怀疑她是不是变了个人。前几天摔那一跤不会摔出什么来吧?

    那不可能。苏怀意默默否认,堂堂男子汉,怎可信鬼神这种子虚乌有,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家里有规矩也是应当,就是阿水也得守规矩。只是到底是一家人,有时候有些事,不可分对错,到底还是要讲些情分。”

    “阿水啊,你说你当初从山里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跟咱们生活两年多了吧,可记起什么了?”问话的青年叫阿郎,家里父母多病,只有他一个孩子,所以每次打猎他都在。猎物打得不多,但到底是个帮手。

    苏怀意默默看了他一眼,他其实心里有感觉,这位叫阿郎的一直都不太待见他,但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表面跟他还是过得去的。

    “记不起什么了。”他见其他人都看着他,知道大多数人是关心他,其实他心里总有些模糊的影子,但到底没什么印象,这种事还是不说的好。

    “没事,就留在咱村,大家乐乐呵呵一起过日子,一起打猎一起种地,怀意你想种地下一季我留一块给你。”老吴是村里的老猎手了,一向欣赏身手灵活的人,苏怀意打猎就是跟他学的,也帮他不少。

    “不用了吴叔,我随时都不在家,拿着地也没用。”

    “我自然希望怀意留在咱村,我只是担心怀意一直记不起来,他如果还有家人怎么办?阿水跟他有婚约,如果他家里,已经娶亲了呢?”阿郎还没放过这个话题。

    众人沉默,不得不说阿郎这次算问在点子上了。但几个老猎手见识多了,其中一个摆了摆手,“怀意这种吧,叫不可抗,他现在记不起来,要是以后都记不起来,就为了失忆前有可能娶的亲,这辈子都不娶亲了吗?他娶了阿水,如果以后记起了以前,家里还有娇妻,也是可以一起生活的嘛,这有什么,做平妻不就好了?”

    年长的几位到底见多识广,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但年纪小的几个到底还是有些耿耿于怀,“这对阿水不公平啊。”

    “是啊,咱跟阿水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怀意啊,你要是以后对不起她,我们可对你不客气。”几个年轻小伙热热闹闹吃着野果饭团,喝着热水打闹。

    苏怀意没有搭话,也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要说他跟阿水是不可能成的?这话阿水不说出去,他是不可能往外说的。他看了眼阿郎,这人对阿水,似乎有点特别的心思。都是同村的,如果对阿水有意,为何早不提出来?难道林阿爹嫌弃他家?

    他觉得林阿爹不是那样的人,如果阿水有意,林阿爹应该不会介意结这门亲,虽然阿郎家穷了些,但也是个勤快的孩子。这样看来应该是阿水无意,或者说,那丫头压根就没有结亲的心思。正合他意。

    一行人吃过饭稍微收拾一下就继续往前,苏怀意在外打猎的时候话不多他们早习惯了,这小子偶尔指的路都能打到好物,他们也不打扰他,偶尔问问他的意见就行了。

    苏怀意此时想的是什么?还未进深山,他哪里会想什么打猎路线?这种路线都是到了地方根据蛛丝马迹推断的。他此时想的是,在他记不起来的那个家里,是不是真的还有家人在等他?父母,妻子,或者已经有了儿女?他心底心心念念想回去,是不是真的因为还有牵挂?林阿爹他们当年救他回村,他身上是有伤的,甚至还有刀伤,他有很多仇人吗?那些仇人会不会终有一天找到这小山村,对他赶尽杀绝?

    他的家人会找他吗?他有朋友吗?他其实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些问题,只是从最初的困惑、急迫,到如今的泰然处之。当初猎户们救他回去他是昏迷的,醒过来时林阿爹给了他一块玉佩,上面写的是他如今的名字。林阿爹见识过大户人家,告诉他这玉佩恐怕从他出生就跟着他了,是护身玉,所以上面才有他的名字。于是他便叫了苏怀意。

    他连他是不是叫苏怀意都不知道。既然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不要轻举妄动,这一点常识他还是有的,所以留在村里一直到现在。

    “怀意,快点跟上,那林子里有一群野猪,刚好一头落单。”

    有人叫他,他快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