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穿成农家小厨娘 > 第七章、
    林家的两个男孩,一个叫林二白,十一岁,一个叫林青峰,九岁半。两个小子一起上学差不多两年了,每天上午去,下午回,中午在学堂有一顿午餐,都是孩子自己带去的。

    林家这两天家里的存粮不多了,虽然苏怀意给送了点过来,但家里那么几口人都要吃饭,而且林若水的意见是,家里老人孩子都要吃饱,孩子长身体,爹娘虽然在现代算是中年,但这个时代,多少算是年岁大的一列,更得靠食物强身健体,所以那么点食物也撑不了几天。

    两个小子是懂事的,知道家里最近的情况,临走都说只带一个饼子去学堂就行。如果饼子不够吃,他们中午就去采些果子吃。

    林若水觉得自己穿到这里来唯一的幸运,大概就是家里没人对她不好,村里人也都朴实善良。不说现在他们家还能坚持两天,就是这顿家里没得吃,你任意找一户人家说借些米粮,村里人都会借的。这个世界是良善的,家里爹娘不说对她多好,但从没因为她是姑娘就苛待,对他们几个都一视同仁。只是条件有限,你哪怕想出花来也改善不了。

    林若水摸了摸两个小子的脑袋,一人敲了一下,“你们两个的午饭阿姐还是能做出来的,咱们地里那么多菜呢,过几天就要卖年猪了,到时候学堂放假,带你们去镇上玩。”

    “好的啊。”林二白个子高高,长得挺壮,就是脑子比较单纯,一听放假去镇上玩高兴坏了。林青峰比他年纪小,也比他瘦小些,但脑子比他好使,见林若水给了他们一人两个饭团,心想肯定是阿姐做好特意留给他们的,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他得给阿爹阿娘留一点,于是只伸手拿了一个,“阿姐我一个就够了。”

    林二白虽然性子直,但到底不傻,见状也只拿了一个,冲林若水傻笑,“我一个也够了。”

    “够什么啊够?”林若水又一人拍了一巴掌,“你们都给我拿好,正在长个子谁吃一个饭团就够了啊?晚上咱们吃菜饼,再冲炒面喝,我把明天中午的也给你们准备上。”

    “好。”林二白一乐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阿姐做饭越来越好吃了,这些我都没吃过。前两天我们俩带饭团去学堂,很多人都围上来看呢,我还分了半个给别人。”

    林二白说着话又看了林若水一眼,他知道家里穷,怕林若水说他随便分食物给别人。但大家都是朋友,他也吃了人家的饭菜,照样吃得很饱。昨天带了米饭肉干,这在学堂就不稀奇了,大家伙都问他们家阿姐还有什么稀罕食物,想着跟他们兄弟俩换。

    林若水轻笑,“跟学堂的大家搞好关系很有必要,但也别饿着自己,你们自己决定就行。”

    “放心吧阿姐,我们都互相换着吃,不会饿着的。”两兄弟这下开心了,拿了饭团喜滋滋出了门,只林青峰走出院门后,若有所思往门里看了一眼。

    “你在看什么?”林二白大大咧咧往前走,见小弟没跟上,停了停脚步。

    “你有没有觉得,阿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虽然不到十岁,但林家三弟的观察力在学堂夫子那里都是出了名的,敏感且记忆力好,功课做得尤其好。

    “不一样?”林二白迟疑,“是有那么点,姐姐比以前温柔多了,但阿爹说了,是因为姐姐摔了脑袋,以前好多事都记不起来了。”

    “或许吧。”林青峰不敢肯定,但还是点了点头,“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们的姐姐,以前的阿姐帮我们警告过村头那几个流子,以后咱们大了,换我们保护她。”

    “嗯嗯,放心,有二哥在,我保护你们。”林二白拍了拍自己胸脯。

    “哦。”林青峰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快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了,也许打架他确实厉害,“你还是先在堂上好好学习吧。”

    林二白叹了口气,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你要这么说咱们就不能好好聊天了。

    林若水目送两个弟弟离开,林阿雪凑了过来,“阿姐,中午咱们吃饭团哇?”

    “嗯,咱们今天中午,吃跟他们不一样的饭团。”

    “跟哥哥们的不一样吗?”小阿雪想了想,“是不是,咱们家没有米了啊?”

    “你想什么呢?”林若水笑着揉了揉小阿妹的脑袋,“怀意哥给了咱们家一袋子米呢,怎么可能这两天就完了?阿雪是饭桶吗?”

    林阿雪嘟着小嘴摇头,“阿雪不是饭桶,那阿姐咱们中午吃什么饭团啊?”

    “嗯,吃鸡蛋饼饭团怎么样?”

    面对家里一穷二白的困境,林若水知道现在自己能做的很少,但只要一日三餐吃得好,人一整天的精气神就是足的。食材少没关系,把众多食材杂揉在一起,稍微加工就能做出美味来。林若水在现代的时候就经常捏饭团,手法相当娴熟。这次她饭团里加了青菜鸡蛋饼,饼子刚摊出来就一阵香味扑鼻,林阿爹和阿娘在地里就闻到了。

    “这丫头又做什么呢这么香?”林阿爹吞了口口水,“咱们中午早点回去。”

    “也不知她哪里来的那么多办法,一点点食材就能做出一大家子吃的东西。”林阿娘想了想,“大概是把很多东西掺在一起做的吧,你别说我们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今早上的粥就是在路边随便摘了点什么花用糖腌了腌一起熬的,别说味道还不错。”

    “确实有些点子。”林阿爹沉吟,“这次阿水摔了后醒来,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你说记不起以前的事,会连性子都变了?”

    “性子会不会变不知道,我觉得她是想通了一些事吧。或者,因为摔过,爬高跑低就不太敢了?不过也好,就算她还想跑,这次我也得管着她,你可别再带着她乱跑了。”

    “是是是,听你的。”林阿爹虽然觉得以后打猎没有可爱女儿跟在后头有些可惜,但到底还是大丫头的安危重要,一个女孩子确实不适合再满山跑了,毕竟已经有婚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