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二章 连葱都不如!
    啪,林淼淼懒得跟他废话,劈手就给了一鞭子,将其中一个小厮打倒在地,其他人再也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看她进去。

    郡主府那些跟班此时也赶到了,哗啦啦拥着她往里走去。

    “今天那个冷临风本郡主要定了,你们给本郡主警醒点,谁挡揍谁!”林淼淼一边走一边浑身戾气地叮嘱道。

    “郡主请放心,哪个不开眼的敢跟咱们抢人,咱们一定揍得他爹娘都不认识。”一众爪牙纷纷摩拳擦掌答应的很干脆。

    他们跟郡主在京城横行惯了,从来喜欢仗势欺人,反正不管郡主如何闯祸都有人兜着,他们按照吩咐去做就行。

    林淼淼踹开前院大厅镶金挂玉的门进入,大厅里面的风景尽入眼中。

    大厅分为上下两层,上面是包间,有些不方便暴露身份的人可以隐藏其中。一楼正中间有个精致奢华的观景台,台下乌泱泱围了不少人,很多竟然是熟人。

    熙国并不排斥男风,所以很多人明目张胆来逍遥居找这里的公子玩耍。

    当然,其中也有些人不好男风,来这里纯属八卦之心作祟,冷临风的特殊身份和各种传言让他们兴奋,他们花一千两进来就为了看热闹。

    林淼淼对台下人并不感兴趣,她的注意力早就被台上吸引,虽然台上好几个俊俏男子跪在中间,只一眼,她就知道谁是冷临风。

    书中形容冷临风身姿俊雅如芝兰玉树,容貌昳丽如春花秋月。林淼淼当时无法想象到底如何风华决绝的男人才当得起这样的形容,现在她懂了。

    在他面前,所有形容男性美好的词汇好像都变得乏味无趣,根本无法描述他容颜的十分之一。

    只是这么美好的人现在一脸呆滞,看起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丝毫生机与活力。

    他漂亮的凤眼直直地盯着台上的地板,径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眼神始终空洞无力,好像充满了绝望,又好像陷入无尽的寒凉。

    他的神情非常冷淡,好像只是一个木偶,丝毫不会在乎大厅众人各种凌迟的目光。

    林淼淼的到来让大厅内的众人都吃了一惊,场上拍卖也暂时停止,大家都纷纷看向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露出或惊讶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只有他连眼皮都没有抬,好像所有事都跟他无关。

    “哟,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赎罪,赎罪!”逍遥居的老鸨崔妈妈拧着妖娆的身姿凑了过来,一脸的谄媚与恭维。

    “废话少说,那人多少钱,本郡主买了。”林淼淼掂着手里的鞭子指着台上的冷临风冷冷的说道。

    这个老鸨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背后属于皇上的势力,逼良为娼的事没少做。

    “郡主,这好像不合规矩。”崔妈妈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冷淡,依然笑嘻嘻的说道。

    “崔妈妈,你跟我谈规矩?”林淼淼冷哼着甩出鞭子,一下就打碎了观景台前一只价值千金的玉花瓶,心疼的崔妈妈差点哭了。

    “昭玉郡主,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不是你横行霸道的地方,如果你想买人,按规定拍就是。”一个穿着一身炫目蓝衣的年轻男子开始打抱不平,更有人纷纷附和。

    他们早就看昭玉郡主不顺眼,以前畏惧与她背后的势力敢怒不敢言,不过现在人多势众,量她不敢如何。

    林淼淼举起鞭子指着这人问道:“你是哪根葱?”

    “我可是青阳侯府的公子,你敢说我是葱?”那人气得跳脚,一脸的不忿。

    昭玉郡主的爹是忠威侯,他爹是青阳侯,同样是侯爷,官品差不多,他才不怕她。

    “青阳侯府?就是那个有十几个庶子的侯府?哈哈,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不是葱,你连葱都不如,充其量就算根咸菜!”林淼淼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青阳侯特别好色,才五十多岁就有几十个小妾生了二十多个孩子,因为孩子太多,他都记不清他们的名字,这事在京城就是个大笑话。

    她的话让周围人一阵哄堂大笑,那人脸色异常难看,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仇恨,好像要将她碎尸万段。

    林淼淼才不怕他,她现在还是团宠,完全可以到处闯祸不用考虑后果。

    便宜娘永安公主需要她的张狂来彰显皇上对她的宠爱,便宜爹需要她的张狂减轻皇上的疑虑,皇上需要她的张狂显示他对忠威侯府的重视,他们都需要她的肆无忌惮,她索性就按照他们希望的那样作天作地,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昭玉郡主,你,你欺人太甚,我一定要告诉我爹,让他去殿前参一本。”那人气得哆嗦,好一会儿才说道。

    “随便。”林淼淼轻蔑的看他一眼,“找你爹哭的时候别忘了找你娘喝奶。”

    “你,你果然放浪形骸,真是给皇家丢人!”那人脸白了又黑,黑了又红,看着她又愤懑又憋屈。

    “本郡主的皇外祖父都没有说我给他丢人,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指责本郡主?来人,将这事记下来禀告皇外祖父,就说有人想替他老人家教训我!”林淼淼白他一眼吩咐府里的人。

    她的话一出那人冷汗都出来了,没想到一时嘴巴痛快竟然被她抓住了漏洞,这下惨了,如果让他爹知道,他继承侯府的资格就彻底没有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我不跟你一个弱女子计较!”他忙不迭的为自己找台阶下,扒开人群灰溜溜的离开。

    看他走了,其他人也赶紧闭嘴闪到一边。

    这位郡主可是个混不吝的人物,什么不要脸的话都敢说,他们可不敢跟她对上,打不敢打,骂又骂不过,只能闭嘴装死。

    大家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台上的冷临风,觉得这样俊俏的少年竟然要落到昭玉郡主这样粗鄙放浪的女人手里,其下场简直生不如死。

    人群中一个俊俏的青衣少年看到这种情况眼里闪过一丝焦急,她女扮男装就是为了拯救台上那个身世可怜才情决绝的少年,可是现在昭玉郡主来了,她手里有再多的钱也没用了。

    她含着泪对台上那人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默默退到角落,想趁着众人不注意溜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