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三章 长得白就得挨揍
    林淼淼进门后一直在找她,她知道女主今天肯定就在现场。她很好奇女主到底长什么倾国倾城的模样,为什么不管是男主还是男二,甚至男配都对她死心塌地。

    大厅人非常多,她一直没有找到可疑的对象,她有些后悔,应该等拍卖开始的时候再进来搅局,现在有些早了。

    “崔妈妈,这人本郡主买了,赶紧将他的卖身契拿来!“林淼淼盛气凌人的看了一周,然后越发张狂的开口。

    逍遥居背后势力属于皇上,他们这次只是借冷临风的噱头多赚点钱,根本就没有将人卖掉的意思。

    所以书中交代女主只是买了他的初夜百般安慰,却无法阻止他后来被人羞辱雌伏男人身下的命运。

    这次她索性将他的卖身契一并带走,任谁也不敢再打他的主意。

    这样美好的少年如此桀骜清高,她绝对不能放任他雌伏在男人之下,当然,女人也不行!

    “郡主,今天只是卖玉树的初夜不卖人。对不住了!”崔妈妈不断拱手作揖赔礼讨好。她口中的玉树就是冷临风在逍遥居的艺名。

    这位郡主就是个不能得罪的活祖宗,她毫不怀疑如果惹她不高兴真的会把逍遥居给掀了。

    “本郡主一定要买人呢?”林淼淼抱臂皮笑肉不笑看她,眼里没有丝毫笑意。

    “玉树的卖身契不在奴家这里,这真的不合规矩,您老人家高抬贵手饶了奴家吧!”崔妈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脸上的妆都花了,胭脂水粉和了稀泥,像一个乱糟糟的调色盘。

    冷临风可是他们逍遥居最大的赚钱武器,自从他被送到这里,虽然没有正式陪客已经为他们赚了无数银两,他们可舍不得卖。

    “看来崔妈妈不愿意给本郡主这个面子啊。”林淼淼拿鞭子的手微微晃了一下勾唇道:“只要本郡主抢人不给钱,就不会坏了逍遥居的规矩吧?”

    这话说完她愣了一下,想起某个电影中玩完不给钱就不算嫖的说法,默默为自己点个赞。

    “岂有此理!”众人听到她如此不要脸的话个个都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京城纨绔,做事从来张狂无章,他们见过不讲理的,只是从没有见过比他们还不讲理的,简直给他们这些纨绔丢脸!

    “你们谁有意见?”林淼淼再次甩出鞭子,喧闹的大厅顿时寂静无声。

    “来人,将人弄走!”她知道今天想得到冷临风的卖身契不可能,只能先将人救走。

    只要京城众人知道冷临风被她罩着,就算没有卖身契,也没人再敢打他的主意!

    至于卖身契,她慢慢查询,以后再找机会弄来就是。

    跟她来的众人都是忠威侯派来的军中好手,打架抢人不在话下,听到她的吩咐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上台抢人。

    有几个不甘心的试图派人阻止,结果被忠威侯府的众人揍得鼻青脸肿,场面有些混乱。

    林淼淼在混乱的人群外看到了一个长相特别俊俏的青衣男子,她仔细盯他几眼,看出他女扮男装的身份,知道这就是她一直在找的女主苏心柔。

    长得也算清丽,气质也算娴雅,但远远没到祸国殃民的级别,她快速打量几眼后得出评价。

    想到原身因她受的那些委屈,想到自己也因为她的存在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一时怒从心头起,准备好好给她一个教训。

    “你们看到那个青衣男子没有?本郡主瞧她不顺眼,你们掩护我过去狠狠揍她一顿。”她低声吩咐身边两个保护她的手下。

    那两人急忙点头,然后小心的护着她走到青衣打扮的苏心柔身边。

    林淼淼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眼里都是讥讽与冷酷。

    苏心柔看她过来就知道事情不妙,正准备费力的往外退,没想到被人挡住了去路,她只能回头跟她面对。

    看她眼神里的不善苏心柔有个不太美好的预感,糟了!这位厉害郡主是冲她来的。

    “郡主有什么吩咐?”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粗声粗气问道。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波澜不惊,心里存了一丝侥幸,她又没有招惹这位郡主,她应该不会针对自己吧?

    “吩咐倒没有,就是看你长得白不太顺眼,我讨厌长得白的男人!”林淼淼轻描淡写的说道。

    她张扬跋扈的名声早就全国驰名,这次她就要借这个臭名为原身和自己狠狠出口恶气。

    “你,你还讲不讲道理?”苏心柔被气的一噎,差点翻白眼。

    她第一次听说长得白就得被揍的理由,这位郡主果真荒诞的可笑,让人恨得牙痒痒。

    她很想告诉她自己是个女人,女人要长得白净才好看,可是这里是花楼,如果让人知道她这个侍郎府的庶出小姐竟然偷偷逛花楼,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看来今天的屈辱在所难免,她轻咬着唇倔强的看着林淼淼,想看她到底想如何。

    林淼淼呵呵笑着突然一下就扯掉了她头上的方巾,如瀑秀发顺势而散,露出惊恐却又精致美丽的容颜。

    “原来是个女人!看来是同道中人,失敬!”她不屑的笑着,盛气凌人的气势更胜,看起来格外欠揍。

    “谁跟你是同道中人?我,我只是不忍玉树公子受辱!”暴露女子身份苏心柔快哭了,她使劲将两边头发扯过来遮住脸,就怕被人认出。

    就算如此狼狈,她也没忘为自己辩解,她无法忍受昭玉郡主污蔑她。

    她来这里只是为了救人,才不会跟这个淫荡的郡主一个目的。

    “明明好色却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本郡主就想不到这么好听的理由,姑娘真是厉害!”看她吃瘪,林淼淼心中的郁闷总算好了很多。

    她第一次觉得昭玉郡主这个狂妄任性的人设真是太好了,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人而没有任何压力,果然异常爽快。

    “你如此卑鄙龌龊不要将所有人想的跟你一样。”苏心柔拼命压下想要吐血的念头怒睁杏眼瞪着她。

    虽然不想这么早跟昭玉郡主对上,可是她并不怕她,因为她知道,她有的东西,这辈子这位郡主都不可能有。

    她现在没有的,早晚一天会从她手上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