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四章 安王殿下
    她现在心里已经升起了无数要报复她的念头,只等回去后实现。

    “你不卑鄙不龌龊,你一个女人跑到卖男人的花楼干什么?看风景?”林淼淼张狂的声音在大厅想起,顿时吸引了厅内无数目光。

    原来掐架的也不掐了,注意力在台上的也不再盯着冷临风看,而是看向厅里两个诡异的女人。

    大家被她的话惊的不轻,觉得今天的见闻真是刷新了他们的见识。

    原来觉得昭玉郡主闯过来抢人已经够荒诞可笑了,没想到还有胆大包天的女人跑来凑热闹。

    众人对这个女人身份异常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如此不顾廉耻,竟然跟昭玉郡主有的一拼。

    苏心柔察觉到众人审视讥讽的目光急忙双手捂脸蹲了下去,然后开始轻声抽泣。

    听到她委屈压抑的哭声,厅内风向霎时改变,众人突然觉得她应该有难言之隐所以才出现在这里,不然被认出女子身份后不会哭的这样伤心。

    果然天下女子都不是昭玉郡主这种厚脸皮怪物,她们是知道羞耻的,这一点昭玉郡主永远都学不会。

    “快走!”这时一个白影突然从二楼包间掠出,然后飞速的将苏心柔带走。

    这人动作异常流畅,救人如行云流水一般,众人都没看清他的容貌就消失不见。

    林淼淼手搭凉棚看着包间的方向无言冷笑,她知道救人的是谁,除了书中那个高大上自以为是的男主方文卿不作他想。

    方文卿可是正儿八经的皇族贵胄,是显王方天霖的二儿子,虽然是庶出,不过从小天资聪颖,深受显王和老皇帝喜爱。

    原著中他跟苏心柔的交集应该比现在晚,看来她的突然出手造成了蝴蝶效应,有些事已经发生改变。

    不知这种改变是好是坏,她难掩心中的担忧皱紧了眉头。

    事到如今怕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她只能硬着头皮去闯,男女主虽然有主角光环,她也有穿书优势,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她的手下已经将冷临风抓到扛在肩上,她本来想豪气的掷出一万两银票丢到崔妈妈脸上,后来属下告诉她没有那么多银票又换了一张一千两的,然后趾高气扬带人离开。

    “昭玉外甥女,慢走!”眼看就到大门口,一个沙哑粗粝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队人马挡住去路。

    她停下脚步抬头看去,一张黄不拉几满脸雀斑的长脸出现在视线中,原身对这人有记忆,竟然是安王。

    “原来是安王殿下。您老有什么吩咐?”她不着痕迹的将冷临风挡在身后淡淡地问道。安王跟她便宜娘永安公主是堂兄妹关系,按说她应该喊一声舅舅。

    不过她是不会喊得,原身也从来不喊。

    这人名声比她还还臭,京城百姓私下里喊他们京城双害。其实她觉得老百姓真是高看她了,她的坏只是浮于表面,她从不欺凌百姓,只会恶心那些权贵。

    她的手段也向来光明正大,不会背后用腌臜手段。

    这位安王却是全身冒坏水,真正的狠辣阴笃,得罪了他,只会用尽手段让人生不如死。

    因为他是老皇帝硕果仅存的亲侄子,老皇帝对他所作所为从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造反,其他随便作。

    他也摸清了老皇帝对他放纵的态度,行事越发乖张跋扈,抢男霸女、欺行霸市甚至杀人放火的事情经常会发生。

    他有个最不堪的怪癖,喜欢凌虐人,不管男人女人,长得越漂亮凌虐的越厉害,据说经常有死人从他们府上抬出来。

    这位在书中也曾经打过冷临风的主意,不过他不想走拍卖途径而是想半路抢人,这样就算冷临风被他虐死也没人会跟他挂钩。

    可惜的是苏心柔因为女扮男装秘密行事,为了躲开众人视线出逍遥居就用了三辆同样的马车将人引开,她则带冷临风乔装改扮混入人群离开,安王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冷临风感激苏心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让他免于落到安王手中。

    落到安王手中下场可想而知,别说报仇,就算活下来都是问题。

    林淼淼没想到因为她的介入安王竟然公开露面,她有些诧异,不知他在打什么主意。

    这人看人眼光如毒蛇一般阴毒,让人一阵心烦意燥。她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

    “昭玉啊,舅舅跟你商量个事。”安王笑着凑了过来,那笑容在他阴森的脸上格外诡异,好像乌龟壳突然龟裂吓人一跳,还不如不笑让人顺眼。

    安王凑过来后并没有着急跟她说话,而是侧身深深盯了冷临风一眼。

    冷临风此时已经被放到地上,这会儿如玉的脸上都是冷凝。

    不过就算他对万事浑不在意,现在被安王盯上后全身鸡皮疙瘩也迅速立了起来,大热天如坠冰窖。

    在逍遥居的教习坊他早就知道这位安王的大名,逍遥居有些公子听到要去安王府伺候宁可自杀也不肯进府。

    对众人来说被他点名进府,就如同敲了丧钟。

    跟他一起接受培训的很多少年不知深浅以为攀上安王可以脱离苦海,没想到是真正的入了虎穴成了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首。如果他没有蜀国皇子这个特殊身份傍身,他也会成为被抬出的尸首之一。

    被昭玉郡主带走他虽然万分不愿,但现在他却十分希望她将自己带走,只要脱离安王的魔爪,哪怕在昭玉郡主手里当个毫无尊严的面首也行。

    跟着昭玉郡主还有活下去报仇的希望,如果跟着安王,根本活不过今晚。

    他想要活下去,想要报仇,更想为自己失去的尊严讨回公道,希望这个郡主能够抗下安王的压力将他平安带离。

    只要他能够活下来,他愿意牺牲身体讨好这位荒唐的郡主。

    林淼淼看安王贪婪盯着冷临风的目光一阵膈应,她拿着鞭子挡住脸看看头上的大太阳不耐烦的说道:“安王殿下,咱们去那边树荫是说,他娘的热死了!”

    原身经常暴露粗俗之语,她也顺势而为不拖后腿,其实轮到骂人,原身可不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