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六章 让我给谁腾地呢?
    了解了侯府众秘密后林淼淼再次庆幸她不是原身,她对便宜爹娘没什么亲情,更没什么奢望,以后如果他们威胁到她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侯爷,郡主回来了!”看她回来,侯府管家福伯无奈叹口气,然后来到忠威侯的书房外禀告。

    “让那个孽畜进来!”书房传来便宜爹带着滔天怒火的声音。

    福伯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推开房门请她进去。

    林淼淼吐了一下舌头不满地嘟囔道:“我是孽畜,爹是什么?”

    她是林盛的亲生女儿,女儿是畜生,父亲不就是老畜生吗?骂来骂去还是骂了自己,何必呢?

    听声音便宜爹火气好大,看来这次被气的不轻。想想也可以理解,“唯一”的女儿不争气,还落下个好色无耻的名声,没有一个父亲能够容忍。

    当然林盛考虑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她再次毁坏忠威侯府的名誉,虽然这是他们故意纵容的结果,不过眼看她越发放肆,他觉得自己快被气死了。

    “爹。”林淼淼毫无心理负担地走进书房,看着眼前棕色锦袍的男子喊道。

    是她穿来后第一次跟林盛见面,不得不承认,林盛长得真心不错,被称为玉面侯爷也不为过。

    忠威侯打仗多年,骨子里都是杀伐之气。这杀伐之气主导了他整体的气质,大家看他第一眼只会觉得他威严犀利,不会觉得他俊美无俦。

    林淼淼得益于现代那些教育和见识,并不怕他身上的戾气。

    “孽障!你又干了什么好事?”林盛看她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更加生气,说起话来丝毫没有遮掩心里的愤怒。

    这孩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他们忠威侯府已经成了京城的笑话。虽然这是他故意纵容的,可是照现在趋势看,总有一天她会闯下大祸连累忠威侯府。

    “爹果然英明神武,您也知道我做的是好事啊!”林淼淼嬉皮笑脸的上前拍马屁,理直气壮的模样让林盛气结。

    “你堂堂郡主之尊去男风馆抢了一个男人回来,这是什么好事?”林盛气得发抖,抬起巴掌真想给她一下。

    林淼淼眨着大眼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救人于水火之中不是好事,难道是坏事?”

    “那位可是蜀国奴隶,落入水火也好风尘也罢跟你有什么关系?哪里需要你救?”林盛巴掌最终没有落下而是狠狠的拍到自己腿上。

    他觉得昭玉的想法异常荒诞可笑,可是他不知该如何跟她讲明白,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的无力感。

    “长的好看就跟我有关系。我要让他当我面首!”林淼淼掐腰一脸骄傲地说道。

    “孽障!”林盛气得一下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你一个姑娘家养什么面首?还要不要脸?”

    他真心觉得将女儿养歪了也不算什么好事,简直比养个祖宗还头疼。就算熙国最荒唐的永嘉公主也不会将养面首的事说的这样理所当然,难道以后昭玉要遵循她的老路?

    “我是郡主可以养面首。”林淼淼缩了一下脑袋嘟嘴,“我都打听过了,我娘的妹妹永嘉公主就有许多面首,还有很多跟我品阶差不多的郡主都偷偷养了面首。”

    熙国贵族圈荒诞已久,地位越高越放浪,男人逛花楼养小倌,女人养小白脸的事并不新鲜,世风日下,百姓都当八卦来看。

    “你简直岂有此理!别人可以养,你不行,赶紧将人送回去,不然不要进忠威侯府的大门!”林盛直接拍桌子瞪眼警告她。

    他只是吓唬她,并不是真想赶她走。只希望她有所忌惮赶紧将那个冷临风送走。

    冷临风的身份太特殊,连皇上都在盯着,他们家这个小祖宗也真是胆大妄为,这样的事情也敢招惹,快气死他了!

    “哼,不进就不进,稀罕!”林淼淼跺脚冷哼,一脸的不服气。

    没想到这次林盛还挺横,竟然想赶她出门,她正想脱离侯府视线搞点小动作,正好拿这件事作伐离开。

    京城外她有一个皇帝御赐的庄子,她可以先带人到那边安置下来再慢慢图谋。

    现在她首先要做的就是跟冷临风搞好关系,忠威侯府实在碍手碍脚,到了庄子上她可以彻底放飞自我了,想想都开心。

    “你甭想躲到公主府,你娘那边传话过来了,如果你敢带个男人进公主府,她就打断你的腿!”林盛看她赌气要走幸灾乐祸喊道。

    长公主虽然平时宠溺这个丫头,这次看来也看不过眼,所以才发了狠,希望她好好管管吧。

    林淼淼闻言突然转身冲他挑衅的一笑:“爹,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一个两个都想撵我走,让我给谁腾地呢?”

    林盛心里一惊,故作镇定地看着她,希望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他不知道她是无心之语还是知道些什么,心里有些忐忑。

    “胡说什么,我忠威侯府就你一个孩子,能给谁腾地?休要胡说!你爷爷奶奶听到会伤心的。”

    “既然是亲生的,我这次就去我娘那里住爹您得给点钱,万一我娘不肯收留我好住客栈去!”林淼淼笑嘻嘻的凑过来伸手,她可以确定便宜爹心虚了,正好趁机要些好处。

    以前原身太作没存下什么银子,她得想办法多捞些钱才行。以后不管干什么都需要大量的钱,哪怕她在京城混不下去,也可以潇洒地卷铺盖走人。

    林盛看她嬉皮笑脸的样子觉得自己想多了,如果她真的知道些什么肯定会闹到永安公主和皇上那里去,才不会在这里厚着脸皮要钱。

    他心里安定了很多,从袖袋拿出几张银票,抽出其中一张递给她。

    林淼淼笑眯眯接过那张银票,然后突然伸手将他手里的其他银票都抢到手塞入袖子中,接着跳起来就跑,一边跑一边开心的说道:“谢谢爹!”

    林盛没想到她突然出手抢钱,一愣神的功夫她就跑出了书房。堂堂武侯爷竟然被自己女儿当面抢了,他气得差点破口大骂。

    “这孽障越来越放肆了!”最后他才异常郁闷的开口道。

    他那几个养在外面的孩子对他从来毕恭毕敬,没有一个敢这样撒泼耍赖,这个昭玉,真是让他万分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