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八章 清绝
    一个时辰后玛瑙从长公主府回来。看到林淼淼她激动的小脸通红,冲着林淼淼眨眨眼带着几分得意炫耀道:“郡主您看。”说着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她。

    林淼淼接过来扫了一下上面的面额高兴的打了一个响指,拍着小丫头的肩膀说道:“果然不错,本郡主看好你。”说完从放碎银的盒子拿出一个丢给她,“跟本郡主混有肉吃。”

    玛瑙双眼霎时放光,急忙将碎银塞进袖袋,满足的拍拍袖袋,一副财迷样。然后笑眯眯说道:“郡主英明,您猜的非常对,奴婢把您的话告诉公主府的门房,门房当时脸就黑了,后来他去禀告公主,公主也给了三万两,不过公主说了,您有多远滚多远!”

    林淼淼并不在乎便宜娘说什么,只要给了银子,让她滚她就滚好了,现在便宜父母两方的好处她都占了,不滚蛋就该露馅了。

    银票到了她手里就是她的,便宜爹娘谁也甭想要回去。

    她这次被撵都是冷临风害的,得想办法让他知道让他念自己的好。

    想到这里她跑到西厢房门外搓了一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一脸沮丧才推门而入。

    冷临风正靠在窗边笔直的坐着,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林淼淼推门而入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有抬,如玉的脸上神态淡然,如老僧入定一边平静无波。

    林淼淼抱臂放肆的打量眼前清隽俊美的少年,嘴角噙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如果不是看过了原著,她还真会被眼前的少年给糊弄,以为他真如看起来般清冷孤傲,如玉山琼雪般高不可攀。

    其实他就是一个矛盾体,表面冷冰冰谁都不搭理,其实脸皮又厚心性又坚韧,就哪怕被人羞辱践踏,也丝毫没有让他动摇变强大的心。

    书中对他的经历虽然着墨不多,但想也知道其中艰辛。

    自己救下他不知会不会对他的将来产生影响,希望他少些磨砺,多些幸运吧。

    现在这人心思太重,防备太深,根本无法正常跟他沟通,只能慢慢跟他相处然后寻找机会。

    想到原身人设她莞尔一笑带着几分沉迷道:“玉树公子不愧是逍遥居的头牌,只要看到玉树本郡主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男人。”

    冷临风听到玉树这个名字几不可见的皱眉,淡淡扫她一眼薄唇微启道:“郡主以后能不能不要称呼我为玉树?”

    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就是羞辱,让他想起在逍遥居暗无天日的那些岁月。

    看林淼淼进来他虽然表面平静但心里早就升起了无数的念头,他最想做的就是挟制这位郡主然后逃走,可惜他的丹田已经被废武功已失,他不能冒险做没有把握的事。

    这位荒唐郡主的大名他如雷贯耳,如果没有压在他身上的那些重担,如果没有痛到骨子里的绝望和仇恨,他就算被万箭穿心而死也不愿多看她一眼,更别说被她收入帐中。

    只是他这副身躯还有用,他要报仇!这一年多他只要闭眼就会看到满眼的血腥,听到那些绝望悲愤的惨叫,这些天他从没有好好睡过,那些残存的刻骨的记忆已经深入骨髓,就如跗骨之蛆一般日夜折磨着他,让他片刻也无法得到解脱。

    内力被废现在的他等同废人,别说挟持郡主逃出去,就是出这个屋子都难。他悲哀的发现:现在除了这副皮囊,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他心里划过一丝苦笑:没想到倨傲如他,也沦落到以色侍人的境地。

    好在眼前女人皮相非常不错,入她帐中,他也不算太吃亏。只是,他真是不甘心呢。

    这位郡主荒诞放浪的很,应该很好糊弄,也许不用出卖自己就能捞到好处。他偷偷握拳自我安慰道。

    久在宫廷他当然深谙得不到永远在骚动这种道理,他刚开始没准备给郡主太多甜头,不过也不能太过疏离,总之要吊起她的胃口却让她吃不到嘴,这样才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好处。

    如果真的到了需要他付出一切的那一步,他还有一张底牌可以用。只是这张底牌变数太大,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使用。

    “玉树挺好听的。不过既然你不愿意,我干脆称呼你小树好了?小树树?”林淼淼眉眼弯弯带着几分戏谑菱唇轻启,声音轻柔好似带着钩子,在冷临风耳边挠了一下。

    冷临风郁闷的看着她,总觉得同样的称呼在她嘴里格外怪异,不过还是开口道:“叫我小树就好。”

    他不会让她喊自己临风,也不会让她喊自己的字清绝,她不配!

    “好吧,小树树。”林淼淼语气轻快的喊道。喊完了突然皱眉:“小树树,你赚我便宜?”

    小树树稍微变音就成了小叔叔,明显差了一辈,林淼淼觉得自己吃亏了,急忙摇头:“不行,不能喊小树树,本郡主可不想低你一辈,还是另外给你起个名字好了。”

    “你眉眼如画气质清绝,要不叫清绝好了!”她看着他俊逸的容貌突然拍手说道。

    书中提过冷临风的字就叫清绝,他私下只让苏心柔喊过,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字。她今天故意将他的字提出来,不是为了羞辱,而是觉得人如其名。

    冷临风听到她的话双目一凛,眼神变得幽深莫名。他袖中的拳头攥的很紧,心也跟着揪紧。他很想问问林淼淼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不然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字?

    他的字是他母亲蜀国曾经最受宠的贵妃赵贵妃起的,准备在他十八岁之后使用,所以除了他跟他母亲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字。

    他没想到这位风流郡主竟然开口就给了他相同的字,他有些疑惑,不知她是故意为之还是碰巧而已。

    他打量林淼淼的目光深沉了许多,看她舔着脸讨好自己的样子也不再像原来那般讨厌。

    “我不喜欢清绝这两个字?”最后他隐忍道。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清绝两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格外怪异。

    他不想被人这样喊,最起码现在不行,他觉得他配不上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