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十三章 半夜敲门
    看着地上的灰烬她皱紧的眉头终于松开,古籍丹方虽好但是个烫手山芋,现在没有了她也算解决了一桩心事。

    书中提过原身曾经多次遭遇刺杀,刺杀的目的都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原身不明白但她十分清楚,那些人在寻找这份古籍。

    看过了上面的丹方她才知道古籍的珍贵,不管古籍落到谁手里都是一份重要的资本,怪不得许多人多抢破头想得到。

    书中提过原身死后这份古籍落到了林盛的私生女林芳菲的手里。她用了上面的几个丹方讨好了方文卿进了他的后院,一度跟苏心柔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可惜她不是女主,最后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林芳菲是书中跟苏心柔斗的最久的女配,其实力不容小觑。以后对上的时候要小心些。

    她在书中出现的时间有些晚,林盛一直将她保护的很好,直到中后期才让她来到人前。

    原身跟她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不过她对原身没什么好感,原身被男女主打压后她偷偷拿了原身不少东西为自己所用,为人有些无耻。

    她不会跟林芳菲一样自私自利将丹方据为己有,她会将那些利国利民的丹方推广开来,也算为原身积福。

    希望原身投胎到现代社会一户正常人家中,享受从没感受过的父母亲情。

    等忙完手里的事时间已经不早,她估计应该在十点左右,她起身抱了一沓纸还有一套笔墨去了冷临风的院子。

    明天就要交戏本子,今晚只能让冷临风加班。

    希望冷临风不要想歪了,以为她过去是想赚他便宜。天晓得她虽然想抱他大腿甚至成为他的白月光,但对他本人没有半点兴趣。

    她发觉自从穿到这里日子过得好充实,简直就是马不停蹄。不知接下来还会不会这样忙碌,如果继续下去,她大概不用等到男主出手自己就会猝死。

    冷临风这会儿并没有睡。自从被抓他就从没好好睡过一觉,只要一闭眼看到的就是当初的惨状,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不断凌迟他的心,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格外痛苦。

    他吹灭蜡烛坐在床头凝视如墨的黑夜,这是他每晚都要重复的动作。这样的动作让他可以睡上一会儿。如果躺在床上睡,他一闭眼就会置身当初的炼狱之中。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他警醒的摸摸枕头边的一柄匕首才开口问道:“谁?”

    “清绝,是本郡主,本郡主有事找你帮忙。”林淼淼趴在门缝处压低声音说道。

    冷临风听出她的声音后脸色一下阴沉下来,他没想到这女人如此迫不及待,刚安置他就想上他的床,真够无耻的。

    他很不想理她,但现在不是拒绝的时候,他决定先跟她虚以为蛇,探探她的底再说。

    他穿好鞋子下了床,走到门口故意带着几分不耐说道:“郡主,现在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清绝,我真的有事请你帮忙,拜托了,开门。”林淼淼觉得自己这会儿像一个赖在人家门口舔着脸讨好的登徒子,有些丢人。

    “郡主,男女有别,我不想破坏郡主的名声。”冷临风依然淡淡的拒绝。

    林淼淼不禁冷笑,“什么狗屁名声?本郡主还有那玩意儿吗?快开门,不然我喊人将门砸开。”

    冷临风这厮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德行,这会儿说破坏她的名声简直搞笑。他肯定想歪了,以为自己想睡他。

    她一定要用事实证明她没有这个心思,不然她本就跌到谷底的名声会变得更加臭不可闻。

    冷临风在黑暗中冷笑了一下终于开门。他现在相信传闻不假,这位郡主就是个好色无耻之徒。

    虽然不想搭理她但他更不想让她半夜找人砸门,所以最后还是开了门。

    这会儿惹恼她并不明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将匕首紧紧握在手中,琢磨着如果她想来硬的他就拿匕首吓唬她一下,他想看看她对自己的容忍底线在哪里。

    “怎么没点蜡烛?”林淼淼抱着一堆东西摸黑进屋抱怨着。

    屋里虽黑但她能够想象冷临风的脸色更黑。任谁被搅了好梦心情也不会太好,何况来人很可能没安好心。

    冷临风去到桌边摸到火折子点上蜡烛,他早就穿好了白色外袍,清隽的容颜配上清冷的神色再加上飘逸的白衣看起来充满了禁欲系的诱惑。

    昏黄的烛光下眼前公子越发如玉端方,林淼淼十分庆幸自己不是花痴,为人也算冷静,不然这会儿说不定真的会做点什么事。

    “郡主半夜过来到底什么事?”冷临风带着几分不耐坐到一边,将火折子扔到了桌上。

    这会儿他对她只有鄙夷和不耐,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当然没有看到她正抱着一堆东西。

    林淼淼懒得搭理他的冷脸,弯腰将怀里的东西全部放到桌上,然后开始整理,一边整理一边说道:“借玉树公子的手用一下,帮我写点东西。”

    冷临风一愣,这才看到满桌的纸张还有一方砚台和几只毛病。

    “郡主半夜三更砸门就是为了让我写东西?”他诧异的问道。

    如果她有其他的心思根本没必要拿这些纸张笔墨做幌子,难道她真的要自己写东西?

    “不然呢?你以为我梦游?”林淼淼白他一眼不满的说道。

    原身平时都喜欢化浓妆,将脸整的花里胡哨的。虽然也不算难看但让本来清丽的容貌失掉了几分颜色,有些过犹不及。

    她从锦绣园回来后已经卸了浓妆随便点了个口脂,整张脸看起来顺眼了很多。

    她的不满在冷临风眼里更像是娇嗔,配上清丽如画的容颜,竟让他生出岁月静好美人如玉的感叹。

    他自嘲的摸摸鼻子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问道:“写什么?”

    搞得神神秘秘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难道让他写淫词艳曲?

    “我需要写个戏本子,明天一大早就用,你手速如何,咱们得快点。”林淼淼将一只沾满墨水的毛笔递给他催促道。

    “戏本子?”冷临风皱眉,下意识接过毛笔讥讽道,“郡主好雅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