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十四章 半夜写戏本子
    就知道她没什么正经,半夜写戏本子,哈,果然没安好心。(很多戏本子夹杂淫词艳曲,所以他才会误会。)

    “我说你写,等写完了本郡主送你二十两当润笔费。”林淼淼说道。

    “郡主,我的润笔费可不止二十两,最少一百。”冷临风讨价还价。

    他现在手里一文钱都没有,如果郡主肯给钱当然最好。希望这位大方些多给点吧。

    林淼淼水汪汪的杏眼瞪的老大,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不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就二十两,多了没有了,这二十两都是从牙缝里省的。”

    “京城谁不知道昭玉郡主向来奢靡成风,花钱如流水一般,你跟我哭穷?你是故意来寒碜我吗?”冷临风冷笑。

    林淼淼看他不愿意无奈干笑一下硬着头皮解释道:“就是因为前段时间花了太多现在手里没钱了,我才要弄个戏本子卖点钱。这次人家给的并不多,下次多了我给你涨钱。”

    “这戏本子是你要写的?你怎么不自己写?连二十两都省了。”冷临风知道她没说实话,没好气的将毛笔撂到一边。

    林淼淼急忙再次拿起笔塞到他手里,放低姿态道:“我那狗爬字不是没法入眼吗?只能辛苦你了。听说你可是有名的才子,不是骗人吧?”

    冷临风看她也算能屈能伸也不再难为她,提笔道:“开始吧。”

    他是不相信这位草包郡主能有什么好本子拿出来,估计也是拾人牙慧或者抄袭别人的,所以态度十分敷衍。

    林淼淼看他终于开始干活急忙将脑海中组织好的戏本子讲了出来。

    刚开始冷临风并没有放在心上,但随着她的讲述他的神情郑重起来,开始全神贯注跟着她的叙述走。

    她讲的情真意切,他写的笔走游龙,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林淼淼终于停了下来(中间偶尔也会休息)。

    冷临风则有些意犹未尽,点漆的眸子巴巴望着她,希望她再多讲一些。

    他发觉这位郡主脑子里还是有些东西的,并不算草包。她的故事非常动人,感情也真挚,最难得的是用词唯美,不用排演,只看戏本子就让人身临其境。

    “差不多了。我先看看行情,如果好的话我会再写。”林淼淼拿起他写的那些纸张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的字非常漂亮,有种清新飘逸的美。跟他的人倒是很像。

    不过她知道这不是他的笔迹,书中提过他擅长模仿别人的笔迹,他自己的笔迹不是这种风格。

    不过无所谓,她要的是戏本子又不是字,所以她不会点破。

    “以后写戏本子还来找我吗?我只收十两就行。”冷临风忍不住说道。

    他在逍遥楼熏陶了一年,当然知道这戏本子有多吸引人。他很想知道她脑袋里到底还有什么其他东西。或许,她真的跟外面传言的不同,他可以从她这里找到突破口。

    “看情况吧,等我再写当然继续找你。至于价格吗?以后肯定会提一些。”林淼淼当然不想靠卖戏本子赚钱,但如果实在需要钱了这也是一个途径。

    她不会将话说死,万一需要他出力自然不会客气。

    她现在赚的钱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以后“供养”他,他出点力气也是应该的。

    偷偷摸摸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终于可以高枕无忧的睡一觉了。

    她走后冷临风迅速将屋门关好,然后依旧靠在床头闭眼休息。

    也许是刚才写了太久的戏本子有些累了,他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非常诧异,因为他竟然没做原来的噩梦。他梦到的是昨晚戏本子里的故事,他是故事中的许仙,而故事里的白蛇仙子竟然是昭玉郡主。

    这个梦让他非常诧异,虽然昭玉郡主出现在梦里有些惊悚,但比原来的噩梦已经好了太多,他昨晚睡得比任何时候都好。

    他起身穿衣,门口服侍的仆人已经等在门口。他随口问了一下郡主的消息,仆人告诉她郡主一大早就走了。

    “应该是去卖戏本子了,看来自己的二十两银子有着落了。”他自嘲的想着。

    昨晚的事在他看来有些莫名其妙。昭玉郡主一再颠覆他的认知,他一时摸不清她的底细,下面不知该如何应对。

    也许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好的办法,他将脸埋在水盆中慢慢睁开眼睛,眼神灼亮坚定。

    林淼淼着急救人,一大早就带着林虎和秦瑞明去了云来客栈。书中虽然提过叶玉夭出手从未失手过,但她还是担心秦瑞雪的安全。

    庆郡王府就是个狼窝,她真的很秦瑞雪会受辱,更担心她受辱后想不开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路上秦瑞明一直在碎碎念,求佛祖神灵保佑他妹妹平平安安。

    现在林淼淼就是他的主心骨,看到她他心里会安定很多。

    他偷偷问过林虎,为什么大家都觉得这位郡主是个荒唐风流的奇葩,在他看来她很正义,比大多数京城闺秀更加让人尊敬。

    林虎告诉他现在他也看不透这位郡主,不管如何跟着她就是。只要他们对她尽忠,她不会亏待他们。

    来到跟叶玉夭订好的房间,林淼淼示意林虎敲门。

    没想到的是房门突然打开,一个黑衣男人顶着一张平凡的脸出现在面前。

    这人如果是叶玉夭的话一定带了人皮面具,书中提过叶玉夭的长相,说他长相俊美雌雄莫辨,绝对不是眼前这张放到人群中会迅速淹没的脸。

    “戏本子带来了吗?”那人冷淡的问道。

    声音还是昨天在锦绣园见到那人的声音,林淼淼点头,将戏本子拿出来冲他晃了晃说道:“上卷都在这里,人呢?”

    那人让开半边身子让她往里面看,“在里面。”

    屋里地上丢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紫衣女人,因为背对着他们看不清长相,不过可以看出女人非常落魄。

    “妹妹。”秦瑞明看到熟悉的身影顿时忍不住了,拼命往前挤,试图进门。

    那人的宝剑一下顶到了秦瑞明的脖子上,阴森森的说道:“不要乱动。”

    “江湖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们明白,不过我们总要确定一下是不是我们要救的的人是不是?”林淼淼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宝剑缩缩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