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一章 吾命休矣
    2010年华国夏天

    魔都某传媒大学,一堂生动形象的表演课正在这一间最大的教室里面展开着,底下的学生们鸦雀无声,只有笔尖划过白纸的温柔,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台上人物的动作而移动。

    台下第一排,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娇俏少女更是激动的不行,眼神紧紧盯着台上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老师,仿佛想要一口把人家吃下去一样。

    在她旁边坐着另外一位美丽少女,是她的好友,播音系的系花赵雪砚,只见她从精致的包里拿出一张卫生纸,替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同时,为台上的这位男老师默哀三分钟。

    不过台上这位男老师却称得上是世间少有的绝色,一举一动皆是风情,眉眼如画,脸上的表情随着他演绎的人物变化而变化,喜怒哀乐皆在其中。

    这位是学院新聘的副教授,27岁的双料影帝柏熠,同时也是从这所学校毕业的学长,是传媒大学的闪光灯之一。

    一堂课完毕,男老师絮絮叨叨的对底下的学生们交代着一定要回去多加练习,温柔沉稳的声音让坐在第一排的谢娇沉醉不已,露出一个花痴的笑容。

    学生们陆陆续续的离去,赵雪砚扯了扯自家闺蜜的衣服,人都走了还在犯花痴,是嫌不够丢人吗?

    啊!反应过来的谢娇看着讲台上已经空空如也,连忙站起来。

    “小雪,帮我把书带回宿舍吧,我还有不懂的地方还要去问问柏熠老师!”丝毫不顾及自己穿的是裙子,翻身从桌子上滚过去,动作标准而敏捷。

    “喂,喂,不是吧,娇娇,谢娇?”赵雪砚满头黑线,看着一溜烟儿就没影儿的人,拍了拍自己气呼呼的胸脯,忍着,忍着,自己选的狗闺蜜,跪着也要宠下去。

    柏熠慢悠悠的沿着楼梯走下去,他身形挺拔,黑色西装更是彰显出他全身的优美线条,旁边女学生们都红着脸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

    “柏熠学长,柏熠学长!”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谢娇拿着手机追上他的脚步,炎热的夏天,黑色的长发被汗水微微浸湿。

    如此明目张胆的上前,引得其他女生一阵侧目。

    柏熠站立,看着眼前这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不禁有些莞尔,好像,好像上课的时候,是坐第一排来着的吧。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柏熠微微一笑,这一刻,风吹动身后的树叶,时间仿佛变慢了,阳光撒在质地十足的西装上,亦撒在她的心上,果然,她看上的人,就是魅力十足啊。

    “同学?同学?”柏熠看着如此明目张胆沉浸在他美色里的人,有些好笑,在她眼前打了一个响指,唤醒她的走神。

    “啊,柏熠学长,不好意思,实在是因为你太帅了,让我没有办法自拔!”谢娇低头,看似害羞,实则窃喜,第一步,就是要在柏熠学长心中留下一个印象先,然后,再慢慢,慢慢的靠近。

    柏熠哽了一下,这话他没法接啊,现在的小女生胆子都这么大的吗。

    “这位同学,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先走了。”

    “哦,没有没有,柏熠学长,你先走吧,周末可以去你的剧组探班吗?”谢娇正视柏熠的脸庞,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沉迷,但她还是清醒过来了,毕竟在学校,大庭广众之下,柏熠向来脸皮薄,还是不要太放肆了。

    “可以的!那我先走了!”柏熠温柔的回答她,然后转身离开,脚步却有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

    谢娇轻笑一声,更是惹得他脚下生风,快速朝外面走去。

    她则是盯着这个背影仔细描画着。

    “不好!”谢娇神识清晰的察觉到柏熠头上有什么东西正在重重的坠落下来,只见她身形一动,如同惊弓之鸟,快速冲出去,将柏熠扑倒,护在身下。

    “彭,彭,砰!”谁也没有发现,硕大的花盆从楼上坠落下来,径直对准柏熠的头顶,没有丝毫犹豫,如果不是谢娇察觉到不对劲冲出来,可能受伤甚至有生命危险的就已经是柏熠了。

    可惜,谢娇的下场并没有好很多,接连掉下来的三个花盆中,有一个,很不幸的砸中了谢娇的头顶,殷红的血液顺着她黑色的长发,白皙的脸蛋滑落,砸在地上,砸在白色的裙子上,晕染开来,如同冬日里的……

    咳咳~谢娇喷出一口鲜血,砸的可真tm准。

    “同学?同学?”柏熠抱着意识模糊的谢娇大叫,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捂着伤口,试图阻止鲜血的产生,这样的事情,在他的记忆里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巨大的声响把周围其他同学和老师都吸引过来,看着一地狼藉和倒在血泊中的谢娇,不少人都尖叫出声,现场一片混乱。

    “叫救护车啊,叫救护车!”他大吼着。

    “别睡,同学,醒醒,看着我,看着我!不准睡!”柏熠又惊又怒,小心翼翼的护着谢娇的头,看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眼睛里已经没有那种灿烂的光芒。

    “别……晃我!”谢娇还没有死,只是觉得头痛欲裂,虽然此刻她已经躺在了柏熠的怀里,但她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吾命休矣!

    “柏……咳咳,柏熠!”谢娇艰难的开口,这花盆砸的,还影响了她的语言系统,说句话都这么费劲。

    “什么?你说什么?”柏熠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低头想要听她说的是什么。

    “等我!”谢娇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说出这两个字,然后腿一蹬,彻底没了气息。

    尽管此刻,现场无比嘈杂,柏熠依旧听清楚了她说的两个字,“好,我等你,你别这样,同学,别睡啊!”柏熠再也忍不住,眼泪泛滥成灾,周围的人都震惊的看着他。

    突然,一个女生冲进人群里,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跑到谢娇的尸体旁边。

    “娇娇,娇娇!谢娇。你抽什么疯?你给我起来啊!”

    不可能的啊,明明五分钟之前都还好好的,跟她说说笑笑,怎么一下子就成这样了呢。

    赵雪砚扒拉着谢娇的尸体,眼泪跟不要钱的一样,吧嗒吧嗒往下掉。

    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对着谢娇又吼又叫。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谢娇,谢娇,你起来啊!”她们两个从穿开裆裤开始就在一起玩儿了,从小到大,都没有分开过,形同亲姐妹一般,“你起来,你起来,谢娇,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

    赵雪砚气急了,声音都变了,她看着谢娇这副毫无生机的模样,简直难受到了极点,怎么会呢。

    随着救护车的道来,学校的保安和领导也到了,连忙疏散学生,把谢娇抬上救护车。

    “伤的太重,已经来不及了!”处置的急诊科医生检查了一下谢娇的尸体,根本没有抢救的必要,然后,将白布盖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