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二章 黄泉路上
    “啪…”黄泉路尾端,一道白色的身形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地上。

    许久,地上的身影飘起来,揉揉屁股,一脸不满的开口。

    “嘶,臭阎王,早就跟你说过了,这里能不能铺个垫子,人死了也是要有尊严的嘛!”

    谢娇看了看那黄沙弥漫的灰暗天空,一眼望不到边际,枯黄的树叶在地上打了个旋儿,被黄风卷起,不知会去往何处。

    “嘁,几百年前都说了地府绿化不行,该整治整治了,这么多黄沙,那个鬼看了心里舒服!”

    谢娇轻车熟路的飘在黄泉道路上,一边走一边评判,丝毫不见普通新死去鬼魂的慌乱之色。

    说着还直接从兜里变了一把瓜子出来,磕着瓜子听着地府最近的趣事儿,朝黄泉尽头慢悠悠的飘去。

    黄泉的尽头是酆都城,酆都城不是所有鬼魂都可以进去的,要么是有大功德的善人,要么是子孙后代烧够了票子的富豪,亦或者是能为地府发现做出贡献的能人,寻常鬼魂也只配在酆都城外的黄泉路上游荡,等着一月一次的投胎日来临,才能够去转世。

    谢娇看着前头排起长队等待进城的鬼魂头都大了。

    “呸!让让,让让!”将瓜子皮扔在地上,她推搡着人群,直接挤进去。

    “诶,你这鬼,怎么不排队啊!”

    “大人,这有鬼插队啊!”

    ……

    城门口穿着盔甲的鬼将定睛一瞧,还不等他多说,连忙将这些排队的鬼魂往外推开,给她腾出个地儿来。

    “哟,这不是谢大人?您老万安,这怎么又死了?您老这不是刚转世十几年吗?”

    鬼将高大威猛,浑身散发着凶狠的煞气,寻常鬼魂看一眼都要吓得半死,被他这么一推,那些鬼魂也不敢多说,听这语气和态度,瞧出来眼前这个女鬼铁定是个关系户。

    这年头,地府都要讲关系的吗?

    “别提了,伤心!那死阎王在里面没有?我要赶紧去找他!”谢娇点点头,有些郁闷的开口,人家转世是主角光环附体,咋样都死不了,她倒好,在修真界修了一万多年没死过,在凡人世界一死一个准。

    “这个,卑职不清楚,大人您自己进去看吧!”鬼将有些憨傻的挠挠头,连忙侧身让开位置,让这个祖宗直接进去了。

    “行吧,你好好干,我让那老头儿给你升职加薪哦!”谢娇满意极了,迈着大步飘进去,看着这些熟悉的建筑物,心里是感慨万千啊。

    殊不知,城门口的鬼将连忙拿出一个通讯玉牌禀告给上级,告诉所有人,一级戒备啊!

    “今日之事,你们全当做没看见,每个鬼免去进城后一个月的费用!”

    鬼将看着外面叽叽歪歪议论的鬼魂们,直接大手一挥,豪气的开口。

    众鬼瞬间哑火,安安静静的保持队形。

    谢娇进入酆都城,小手背在身后,潇洒的飘了一圈,然后径直朝城主府后面的阎王殿走去。

    正在阎王殿门口值岗的鬼将凶狠的巡视着,驱逐着一些迷失神智的游魂野鬼。

    一个虎头鬼将瞪大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将手中的武器横放在半空中,阻止谢娇上前。

    “站住!此处不是尔等孤魂野鬼可以进的,速速离去!”

    噫~~谢娇揉揉耳朵,敢不敢再大声一点。

    “你新来的?”谢娇也没用多说什么,看着虎头鬼将神色肃穆的样子,退后一步。

    不远处,一众鬼将飞身而来,一个狗头鬼将一巴掌把挡在谢娇身前的鬼将拍飞几十米远,“嘿嘿嘿,谢大人,新来的,不懂事,您多担待,快,里面请!阎罗正在里面等您呢!”

    鬼将露出阴森森的黄牙一笑,腐肉的气息瞬间散发出来,谢娇捂着鼻子退后,“给你们说了多少次,要注意地府的形象,吃了鬼要刷牙的!”

    谢娇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朝着阎王殿里飘进去。

    狗头鬼将摸摸头,哈了一口气,自己闻了闻,然后,瞬间倒地,卒!

    “诶,狗将军,狗将军!”一众鬼将连忙将他扶起来。

    阎王殿里,这里与死气沉沉的酆都城不同,一条大道蜿蜒盘旋,周边都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树木也是苍翠欲滴,透露着些非比寻常的灵气。

    宫殿的四个屋檐处,镇魂铃被黄风袭卷,清脆做响,随着谢娇的进入,镇魂铃内部符文一闪。

    阎王殿里,传来一群莺莺燕燕的笑声,阎君正在和几个妖娆美人嘻戏作乐。

    一旁的折子堆成了小山一般,桌子上,地上,到处都是。

    看来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了。

    谢娇手一挥,自己便换上了一袭淡黄色古装,然后把地上的奏折捡起来,好生放在桌子上,身上原本就底于常鬼的气息更是冷了两分。

    “好妹妹,你来了,咱们喝一杯,喝一杯,十几年没见了。为兄可是特别想你呢!”这时,阎君看到谢娇一脸冷漠的站在他身后,连忙从美人堆里爬起来,醉红的老脸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走到一块柱子面前,深情的说道。

    还将自己手里的酒壶递出去。

    “哼,你们几个退下吧!”谢娇这时难得露出一副上位者的霸气,对着几个妃子说道。

    “是!”几个鬼妃掩面而走,整个偌大的宫殿里就只剩下他们二人,地上醉如烂泥的阎君抱着柱子嘟囔着,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一盆来自忘川河深处的冷水将地上的阎君从头泼到尾,“啊,谁啊?谁敢泼本君!”

    阎君瞬间清醒了过来,抚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子,发出一声怒吼,使得整个阎王殿都在颤动。

    “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谢娇将脸凑近他跟前,阴沉的开口。

    “你还有没有点阎君的样子?知道的以为你失恋,不知道的以为你妈死了啊!”

    也不知道这副样子装给谁看,人家在的时候,你不好好珍惜,现在人家跟情郎跑了,不要你了,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也不知道你是深情呢,还是犯贱。

    “我妈本来就死了!”阎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摸了摸脸上的胡须,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大叔,只是那双眼睛里面,透露着忧郁。

    “你指不定哪里有毛病?行了,少在我这里装疯,快点去干活了!”

    谢娇叹口气,至少人还是清醒的。

    幸好地府不比其他地方,阎君便是最大的,纵然地府有事,都还有十殿阎王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