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四章 地府发展
    世人皆以为孟婆是一位凶神恶煞的老巫婆,谁曾想,会是这么一位娇弱貌美的小娘子。

    面对底下一群饿狼般的眼神,谢娇身体往后靠了靠,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这活没法干了。

    “行了,行了,这个好解决。以后上班时间啊,带着面纱吧!”

    谢娇想了想,她一个柔弱无比的小姑娘,怎么比得上白莲花本莲的孟婆呢。

    尤其是在这一大堆凶残的危险份子中间,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奴家知道了!”孟婆拭了拭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温柔的点头,仿佛还算满意的坐下去。

    谢娇呼了口气,她真怕把这些问题念完后,会被他们打死。

    “好,第二条,黑白无常两位大哥,能不能把身上的衣服换一换,把形象改一改?

    都几千年了,还是这一身造型,半夜出去吓死个人呐,人家没死的都被你们吓死了。

    你们是唯一游走阴间的使者,代表的是咱们地府的外在形象,一定要多注意知道不?”

    谢娇看了看地府鬼魂反馈的问题,嗯,觉得这个事情也挺重要的,毕竟地府不是寻常地方,一辈子就见一面,必须要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

    “知道了,谢大人。可是俺老黑一个大老粗,这形象不知道要怎么改啊?是不是改了以后俺就可以娶媳妇儿了?”

    黑无常举起手中的勾魂索,一张乌黑发亮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淡红色,疑惑的询问。

    他也想好好改一下形象的,昨天他去勾一个小姑娘的魂魄,人都没有靠近,就直接把她吓晕了。

    其实,其实,他老黑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勾魂使者啊,很多人因为他的外形条件,直接就把他否定了,一点机会都不给。

    隔壁老牛的儿子都满地跑了,他还是一个单身汉。

    白无常也是同意的点点头,一张过分惨白的脸上十分忧伤。

    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小鬼追着跑,说他没有阳刚之气。

    说着,两鬼对视一眼,就差没有抱着一起哭一场了,这几千年,其中的心酸又有谁能知晓。

    对于黑白无常的行为,谢娇搓了搓手臂上,一身的鸡皮疙瘩,看不出来,黑白无常竟然有如此娇羞的一面。

    她摇摇头,把脑海中不可描述的画面挥去。

    “这还不简单吗?赶明儿去勾几个什么形象设计师的魂下来,给咱们地府好好设计一下制服!再给你们两个好好设计一下造型,一定要霸气外露,低调奢华!咱们地府不缺钱。”

    对于这个问题,谢娇想了一下就得出解决的办法。

    这些事情都挺解决的,只是阎君太过于大男子主义,觉得没有必要,也就任之放之,不予理会。

    “可以,俺老黑今天就加班去勾几个设计师的魂下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那几个比较出名的设计师啊?给俺老黑说说!”黑无常一听这话,靠谱啊。

    他立马向周围的兄弟们咨询起来。

    这阳间的设计师,每天不知道要猝死多少,他这去勾几个下来,也不是多大的事。

    周围一圈的鬼吏附和着点点头,他们对自己这几千年都一成不变的形象也有些乏味。

    “好了,下来再说。咱们接着讨论!”

    一拍桌子,大家又安静下来,一脸乖巧的盯着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忘川河河神呐?您老人家今年的奖金还想不想要的?

    您天天装什么智者,说那么多深沉的道理做什么?

    您得把过河费收起来啊!咱们地府收费项目不多,过河费去年才收了几百个亿。

    按照地府规划,您今年要把过河费收够一千个亿!不然……您那破船的维修,咱们地府可就不负责了!”

    忘川河河神陶叟乃是地府奇葩工作人员中为数不多的一位。

    忘川河的作用是洗涤那些罪孽不是太重的鬼魂之地,所有鬼魂想要洗涤罪恶,必须要从河这一头游到另一头岸边,至于河有多宽,这个取决于自身的罪恶值。

    寒冷蚀骨的河水能让这些鬼魂身上的罪孽减轻,以至于在轮回的时候,能够选择好一点的身份。

    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但凡手里拥有大量票子的鬼魂,就能让忘川河河神陶叟载他渡河,并且拥有一样的效果。

    “哦!”一头白色长发,白色胡须,穿着破烂长袍,眼睛都快睁不开的老者杵着一根半截黑色半截绿色的竹竿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谢大人,老夫……咳咳,这世间少有人能够迷途知返,老夫只是尽自己的一份心意……咳咳,那些个冤魂本就不该落入忘川河…老夫只是替他们洗涤灵魂…消除罪孽…”

    老者抚摸了一把自己的胡须,有气无力的开口,说着还咳嗦几声,些许红色的东西从嘴里喷出来,他也当没看见,继续长篇大论。

    还对自己的行为十分感慨,觉得充满正义。

    “再说一句,明年的药钱自己报销!”

    谢娇掏了掏耳朵,对于河神的这一番操作,她也是谜之无语,这地府什么最重要,挣钱呐,不挣钱怎么发展地府的前景呢,不挣钱怎么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呢。

    什么冤魂不冤魂的不重要。

    能够成为冤魂并且没有能力的鬼,都是自甘堕落者。

    或许可以救一时,但救不了一世。

    “凭什么?姓谢的,你这个狗官,老夫幸幸苦苦替地府工作上千年,到头来却落得如此地步,上天不公啊,阎君呐,老夫活不下去了!”

    老者瞬间瞪大了双眼,浑身充满精神头,口中唾沫横飞,指着谢娇的脸捶胸顿足,丝毫没有之前那种快要油尽灯枯的模样。

    “来人,丢出去!扣一个月的奖金!”谢娇满不在乎的拍拍手掌,进来两个高大威猛的鬼将。

    两鬼一左一右的从老者臂下穿过,抬起他轻飘飘的身体,面不改色的就往外面走去。

    “哇哇哇……”老者气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嘴里一路蹦出一堆叽里咕噜的交骂,然后被鬼将丢出了大殿。

    谢娇眼神扫过大殿的一干人等,众人立马打起精神,背部和椅子呈九十度端坐,并且目不斜视。

    “三生石器灵?”谢娇翻开下一页。

    被她念到名字的任职人员立马站起来,是一位看着十分靠谱的大脸妹子。

    “卑…卑职…在!卑职已经明白且十分支持谢大人的做法,卑职一定谨记大人所讲的真理,对于一切该收费的项目,卑职一定一分不少的为地府收够,绝对不心软!”

    她一口气将自己的存在感就刷完了。

    “很好!”谢娇示意她坐下,“诸位,看看,这才是我地府发现需要的人才啊!”

    众鬼幽幽的翻了一个白眼,谁敢说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