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七章 真假难辨
    他顿了顿身形,轻声解释道,“大人不知,这宝物是小人在火烽鬼王的洞府中得来的,火烽鬼王没陨落之前,可是地府中排前十的鬼王,这东西,想来定然不是凡物。”

    “唔?当真?我看这东西十分稀松平常!若真是从火烽鬼王哪里得来的,倒是可以拿来玩玩儿!”

    谢娇摸了摸袖口,显得有些心动,脸上充满犹豫。

    火烽鬼王,是百年前地府鬼王之一,只是为鬼太不遵守地府规矩,搅得地府无尽地狱不得安宁,被阎君一只手指头给毁灭了。

    男鬼一听感觉有戏,连忙顺着他刚说的话,继续长篇大论,“不瞒大人您说,我得到这手镯的时候,曾经看到一抹奇境,那满天青莲绽放,这手镯定然不是凡物,我修为有限,不能深入其中,探寻奥秘,只求用此物换得更多的修炼资源。”

    “当真?”谢娇此刻蠢蠢欲动,眼底布满兴奋,显得对此物极其有兴趣。

    这一幕落在男鬼眼中,心里呲笑一声。

    “小人对天发誓,若此话有半句虚言,此生修为不再有半步精进!”

    他对着这鬼市中心严肃起誓,生怕谢娇有半点不信。

    “那你这手镯怎么交易?”既然刚才提到了想要修炼,那些东西定不会用冥币或者普通物品来交易了。

    谢娇接过这手镯,看了又看,这才对他开口。

    “大人,若您有可以修炼的秘籍,那此物便是您的了!”

    秘籍这东西吧,可大可小,可有可无,但没有一万灵石,绝对拿不下来,那怕最基础的修炼之法。

    而且秘籍不可复刻在纸上,只能记录在玉简中,为了得到秘籍,那些鬼修可是耗尽所有。

    谢娇对这手镯爱不释手,仔仔细细的用衣服擦了擦,收进自己的伴生空间中,又凭空变出一块雕刻着铭文的玉简。

    “这天煞经可比你这玩意儿值钱多了,算了,本大人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

    将玉简丢进他怀里,一副不屑的模样。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小鬼感激不尽!大人您慢走!”男鬼检查了一下玉简,确定是完整的功法后,呲牙咧嘴的把玉简收起来,脸上乐开了花,对谢娇的态度越发恭敬起来。

    就在两人对这次交易十分满意离开后。

    “冤大头!”男鬼回头对着谢娇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这一桩交易,含泪挣了好几万灵石呢。

    话虽如此,为了避免祸端,他捂紧玉简快速消逝在茫茫鬼群中。

    “蠢货!”谢娇拿出那一只手镯仔细端详,确定这是一件宝物后,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这一只手镯可真的不是凡物,也不知道火烽鬼王在哪里弄到的,还让一个小小的鬼修捡了漏。

    也罢,上天送的礼物,不收白不收。

    她把手镯戴在纤细的皓腕上,准备回到阎王殿再慢慢研究。

    却见身边的鬼魂快速涌动,朝着一个方向奔去,几乎都红了眼,显得十分激动。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在鬼市的东北角,一个穿着朴素古装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躲在角落里发抖,她现在无比恐慌,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显得十分无助。

    她不过是没有听娘亲的话,擅自去了后山抓野兔,被野猪撞飞了。

    后面,她莫名其妙的就来到这个阴暗的世界。

    她沿着一条布满黄沙的路有了很久,在一条分叉口的时候,随意选择了一条路,就来到这里了。

    她害怕极了,这里的人为什么都是飘着的,为什么还有长相十分奇怪的人物呢,而且,连一朵花都能开口说话。

    不过他们好像都没有恶意,她好奇的走进来,还没有走多远,就被一个怪人发现了,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后,她就被堵到这个角落里来了。

    在她面前,成千上万的鬼魂聚集在一起,对她的出现有好奇,有质疑,更多的还是一抹淡淡的侵略感。

    “生魂?咱们地府多少年没来过生魂了?”

    “她看起来好弱啊!”

    “她的命灯快要熄灭了吧!”

    “桀桀桀,这个生魂是属于本大人的!”

    “她怎么会出现在鬼市?”

    ……

    众多鬼魂激烈的争论着,对她的出现简直犹如油锅里倒进水,异常沸腾。

    众鬼对视一眼,都对这个娇小的姑娘有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

    但是鬼太多,生魂只有一个。

    所以,原本热闹的鬼市现在更加热闹了,一群鬼魂开始大打出手。

    娇弱的小姑娘不明所以,瑟缩着身躯,眼里噙着泪花。

    谢娇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激烈的打斗,一双秀气的峨眉紧蹙,对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显得尤为担忧。

    何为生魂?

    人死后,魂魄会顺着一道白光进入地府黄泉,成为游魂,等待投胎。

    而生魂不同,这是人还没有完全死去,灵魂出窍,介于生死之间,不过大多生魂离体后,都难以再回到躯壳。

    而出现在地府的这个生魂,为何引起所有鬼魂大打出手呢?

    因为有些鬼魂不甘心自己死去,一辈子待在地府,他们可以借助这个生魂的躯壳再活一世。

    这生魂年轻无比,还有辉煌而灿烂的一生足够去挥霍。

    只要顺着这生魂的气息,去找到她的躯壳,然后把生魂吞下去,就可以抢夺躯壳,合为一体。

    所以这些鬼魂就跟打了鸡血一般,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盯着命灯忽明忽暗的小生魂,叹了一口气。

    周围都是陷入混战的鬼修,各种招数功法横飞,就连这鬼市都受了影响,一些摊主赶忙把物品收起来,躲到一旁去。

    照这样下去,还没有等他们分出高低,这鬼市恐怕都已经分崩离析,不成样子了。

    更何况,一些鬼修偷偷通知了身后的鬼王,更多的鬼王都在赶来的路上。

    为了避免地府大乱,她还是该出面制止。

    “都给我住手!”谢娇双手叉腰,对着众鬼怒吼一声,犹如平地炸响的惊雷,众鬼纷纷停下来,疑惑不解的看着她。

    “小妞,断奶了吗?少管闲事!”一身形庞大的鬼修上下打量了她一翻,极其嚣张的开口,他好歹也是快要突破鬼将的修士,对于一般鬼修,根本不曾放在眼里。

    更别说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鬼了。

    他一定要得到这个生魂,好好再活一世,说不定还会成为一方霸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