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八章 明明灭灭
    谢娇身后灵力涌现,一双冰冷的眸子,扫过众鬼,淡淡的威压使得一些小鬼忍不住想要跪下拜服。

    “滚!”她抬手就是一巴掌,隔空把刚才质疑她的鬼修拍出去几百米远。

    众鬼咽了咽唾沫,眼神恐惧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能用行动说话,她绝对不多哔哔。

    “吾乃酆都城谢娇,这生魂误入地府,实属不该。

    尔等却沆瀣一气,想要吞噬其魂魄,罪大恶极,今后你们发现生魂应及时上报地府,念在尔等还未铸成大罪,吾便带她回酆都城,禀告阎君,另行定夺!”

    谢娇厉声说道,若是要这群鬼修得到这个生魂,借尸还魂,地府估计又会惊起不小的波澜。

    “是谢大人?”

    “她是谁啊?好厉害!”

    “你连她都不知道?这可是阎君的亲妹子!地府除了阎君,她就是最大的!”

    ……

    悉悉索索的讨论声泛滥,众鬼看了看神情严肃的谢娇,大概也知道她的名气后,主动让出一条路来。

    这小生魂颤颤巍巍的被谢娇拉起来,一脸乖巧,但眼底还是闪烁着恐惧。

    根据那些阿飘所言,再结合寨子里老人家曾经说过的故事,她想,她应该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了。

    谢娇给她输送了一丝灵力,用来温养她快要熄灭的命灯。

    然后牵着她的手往鬼市外离去。

    众鬼修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没人敢在谢娇面前说一个不字。

    但是,在这千年不遇的生机上,总有鬼想要试图挑战一下。

    淹没在一群鬼中的几个鬼修眼神闪了闪。

    再说那卖给谢娇手镯的男鬼回到自己隐秘的老巢后,捧着那一本天煞经爱不释手。

    在他这座小小的巢穴中,除了寻常物件和修炼所需的资源外,那犄角旮旯的木桌上,堆了小山高的物件儿,仔细一看,竟然是他卖给谢娇的那种手镯,无论款式还是色泽,都一模一样。

    男鬼盯着秘籍看了许久,直到眼睛都干涩,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

    “真是一个冤大头,若是我有一件重要的宝物,我会拿去鬼市换吗?”

    这已经近百年来是被他古惑的第十几人了。

    男鬼掏出怀里的包袱,里面还有一些他购买的其他修炼所需材料。

    宝物确实是存在的,不过他怎么可能拿真的出来换。

    他是在火烽鬼王的洞府中捡到了宝贝儿,也看到了那异象,知道那宝贝不是凡物。

    他硬是将手镯在手里放了十几年,虽然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但却想出了另一条捷径。

    他卖给谢娇的手镯只是一个仿制品,在卖给谢娇之前,他还卖出过十几个,唯独谢娇给的价格最高。

    地府资源有限,又不准出去为祸阳间,鬼修之路向来不易,他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

    他不愿意在地府底层待一辈子,住这窄小阴暗的巢穴,他要向上爬,成为鬼将,鬼王,或者是更高的鬼仙。

    他要入住酆都城,永远受鬼敬仰。

    说着,他将自己空间袋中的物品都拿出来,他一向都把真品放在这里。

    不过就在他埋头找了十几次都没有看到那真品手镯的时候,冷汗涔涔直冒,甚至紧张的连背后的衣物都打湿了。

    不可能。

    不可能的,一定在这里,一定没有掉,他记得就是在空间袋中。

    直到他把空间袋所有的物品都摊开找了几十次后,绝望的跌坐在地,双目失神。

    “啊………”他惊恐又无助的尖叫一声,他居然犯了这么一个天大的错误。

    他可能把真的手镯卖给了谢娇。

    一想到这个,男鬼气的心脏直抽,无比悲愤。

    “啊…不可能,绝不可能!”他用力拍打地面,一双不太明亮的眼中充满泪水,变得通红。

    那是他幸幸苦苦才从火烽鬼王哪里得来的,是他的命根子啊。

    以后没有那手镯,他该怎么在地府立足。

    他的美梦,他的野心,统统都成为泡沫。

    两人往酆都城走去,一眼望不到头的黄泉路上,谢娇拉着小小的生魂,“你几岁了?”

    她没有养过孩子,不知道怎么缓解尴尬,只能问一些基本的问题。

    “七岁!姐姐,这里是地府吗?”生魂情绪还算平稳,感觉到谢娇手掌心的温度,她莫名的安静下来。

    “你知道地府?”谢娇点点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到地府来呢。

    她看了看她的根骨和丹田,不是特殊道体,根骨也稀松平常,可能真的是意外来到地府的。

    “知道!我听外姆说过的。”她懵懂的回应,对于这一切,似乎还是不能接受。

    “那你叫什么名字?我会送你回去的!”谢娇摸了摸她细碎的短发,从衣着上来看,是个来自古朝的小姑娘,家境并不富裕。

    “我叫秦钰。我家住在流云寨哦!”小姑娘秦钰清楚的记着自己的家在哪里,只是,她好想爹和娘亲。

    听到谢娇回送她回去,眼睛都亮了。

    “那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

    她要问一下,是不是地府的人勾魂勾错了。

    而且阎君现在都还没有出关,要送她回去,还需要好大一番功夫。

    “都怪我不听话,我和小尾巴偷偷去了后山,遇到了野猪!”

    她记得被野猪撞飞的时候,耳边是小尾巴的呐喊,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没关系,等会儿我们去一个地方,你不要害怕,不要乱跑,我会尽快把你送回家的,好吗?”谢娇蹲下来轻声安慰她,尽管不会太快,但还是要让她乖乖听话,不要到处乱跑,不然她可就真的回不去了。

    黄泉路的天好似一瞬间就阴暗的更厉害了,有种黑云压城的感觉。

    黄风无比暴躁,吹得路边的枯枝野草瞬间化为齑粉,一双阴冷嗜血的瞳孔闯入谢娇的视线。

    “姐……姐姐?”小秦钰躲在谢娇身后,弱小的身体微微颤动,一双小手紧紧拽住谢娇的衣角,对于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她除了恐惧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想法。

    “呵呵……”一群杂碎也敢出来放肆!

    黄风吹的谢娇的衣袍呼呼作响,及腰的长发散乱飘飞,原本还温和的眸子充满不屑,敢在黄泉路上截杀她,当真是活腻了。

    就在谢娇两人身前不过百米处,一条巨大的黑蛇直挺上半身,目光冰冷的看着她们,轻轻吐了一下蛇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