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十一章 众神之力
    这群修士皆是肉身进入地府,有些修炼过神魂大法的修士,能够对他们施展更隐秘的攻击。

    加上他们手中的法器,对地府的鬼将都有伤害,所以,这一波,完全是用人海战术去堆。

    谢娇不想拖延下去,鬼将死的太多她也心痛。

    手中的紫金鞭在人多的混乱中,占不了什么优势,她收起紫金鞭,随意拿出一柄长剑,注入灵力。

    “流影三千!”她将长剑抛向空中,脚下一动,灵力运转,长剑激烈的抖动,然后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快速分裂出上千把,对准那些正在战斗的修士些,朝命门而去。

    这些修士中不乏五分之一都是女修,但战斗起来,不比男修狠毒,一个个的,幻术,魅影,音攻轮番上场。

    而这片黄泉之路,瞬间沦陷成为了战争之地。

    五颜六色的光芒在这路上绽放,飞剑和各种法器碰撞,有时产生剧烈的爆炸声。

    谢娇手持长剑,冲进修士群里,身形飘忽,来去无踪,对于那些刚才还十分得瑟的修士就是狠狠一剑。

    鲜血顺着长剑滚落,这一片,已经是血流成河。

    然而,无数的鬼将在战斗中陨落,牛头马面一人要应对好几个修士,根本无暇顾及下面的鬼将。

    随着时间流逝,这群修士开始变得疲惫,死去的修士魂魄在原地漂浮着,原本可以夺舍的元神也没有地方可去,但他们人数并没有减少。

    那接近一万的修士几乎还有一半以上存活,而鬼将已经陨落了上万。

    这群修仙者都是散仙修为,而地府鬼修可能修为平平,且没有法器护体,死伤严重。

    “牛头马面,召唤其他人,赶紧把他们给我解决了!”

    谢娇怒斥一声,手中的长剑并没有停止收割,这群不自量力的修士,总该付出点代价了。

    也不知道这群修士哪里来那么多的法器,还皆是以防御为主,让她的飞剑都没有地方下手。

    “使用震金雷!”

    正在和马面对打的青玄听到谢娇的声音,暗叹不好,居然还要叫人,必须速战速决了。

    他朝其他修士大吼一声,而马面则是借机削掉他的一缕头发。

    “都躲开!”谢娇虽然不知道震金雷是什么,但以她的第六感来说,这不是一个好东西。

    果然,那些修士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块足球大小漆黑的法器,就像阳间的炸弹一般,朝着鬼将聚集最多的地方砸去,毫不留情。

    “砰……砰……砰………”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冲天而起的火光,翻涌的热浪,无数的鬼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炸成碎片。

    这一片天地都被爆炸震彻。

    牛头则是被炸晕过去,由几个鬼将护着往后退。

    谢娇替无可避免的马面挡下一击。

    衣服被撕裂开一片,一块碎片没入谢娇的手臂,金色的魂血顺着皮肤蜿蜒而下。

    谢娇一顿,头痛欲裂,她居然受伤了。

    也是,她这转世几次用了她太多灵力,但是,这并不是这些蝼蚁可以伤她的理由。

    而这一炸,连黄泉路都被炸出裂缝来。

    “哈哈哈,地府的人果然不中用!小小震金雷就杀了这么多,牛头马面仙君,真是好惨啊!”

    青玄得意一笑,肆意收割着鬼将的生命。

    对于谢娇还有牛头马面的受伤,那可是欣喜万分。

    原来,地府也就这点手段。

    待他划了生死薄上的名字,一定要好好利用一下地府,这么好的宝地,就该是他的掌中之物。

    “谢大人,您旧疾又犯了?这里交给我吧,其他人很快就会赶到的。”马面感激的看着谢娇,他没想到,谢娇会救他。

    待他把谢娇扶起来,又看了看受伤的牛头,面对那一群得意忘形的修士,眼中更加疯狂。

    “不用,这点小伤,不影响我杀人!”

    愤怒充斥着谢娇的脑袋,她抚过流血的伤口,眼底已经开始聚集风暴。

    她冷静下来想了想,这些武器都有点奇怪。

    只是,也容不得她多想。

    她伸手召唤过来丢在一旁的长剑,反正她不死不灭,今天不干掉他们,她还真过不去了。

    她不曾注意,那魂血沿着手臂流下,沾染到那一只青莲手镯上,一抹银光闪过,没入她的身体。

    就在谢娇准备再度出手的时候,十几道身影飘然落下,与谢娇并肩而立。

    “谢大人,杀人这种好事,您怎么能不通知奴家一声呢?奴家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今日,穿着一身淡蓝色长裙梳起新发髻的孟婆娇滴滴的开口,脸上的面纱被黄风轻轻吹过,不经意见露出一副绝美的面孔。

    她收到消息就立刻赶过来了,这哪里来的愣头青,竟敢擅闯地府。

    “谢大人受伤了?这种人,还是交给老夫吧!记得加钱哦!”忘川河河神陶叟摸了摸脸上的胡须,佝偻的身躯干瘦干瘦的,手中的黑色竹竿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我的勾魂索已经握不住了!”黑白无常刚从外面回来,结果就得知有人擅闯地府,杀了无数鬼将,这可都是他们的下属啊。

    其他的鬼吏则是手持各种法器,对于这群擅闯的人,没有好脸色。

    彼岸花神荼鸢则是盯着地上被他们毁掉的花草,整个人都陷入绝望,他幸幸苦苦研究了好几日的成果,刚被移植到黄泉路上,就被这群狗东西给毁了。

    “地府还有这等美人?各位道友,谁先拿下就是谁的了!”

    不少修士盯着孟婆的身姿吞了吞口水,甚至意淫起来。

    “杀!”谢娇再也等不住,这群狗屎,就该永远埋葬在这里,连去轮回都不配。

    她冲入修士群中,眼角已经有些血丝。

    “奴家有礼了!”只见孟婆温柔一笑,手中祭出一柄长刀,散发着凌冽的的战意。

    上千年没有杀过人,她的大刀都有点生锈了,这用来熬汤的手,应该没有问题吧。

    只是这杀了人,回去又要好好保养一翻了。

    黑白无常两人也是冲入人海中,并肩作战。

    忘川河河神手持竹竿大杀四方,佝偻的身影此刻好像挺拔了不少。

    彼岸花花神则是勾勒出无数彼岸花的轮廓,让他们陷入幻境。

    他要让他们在幻境里面变成最弱小的花草,感受一千种一万种被人杀死的感觉。

    判官将生死薄放入阎王殿后,也赶来加入战场。

    “掠阵!”青玄衣袖一挥,所有人都根据他的指示分散开来,手中光芒闪烁,对应的修士快速结界,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