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十二章 万鬼令现
    “不可饶恕!”谢娇怒了,整个人都包裹在金色的火焰中,带着不可匹敌的威力,陷入深深的杀伐中。

    谢娇本身就不是特别擅长攻击的人,只是在地府这么多年,多少也有点非凡手段。

    她手中的长剑再度幻化称柔软的素练,将一群修士包裹起来,迅速缠绕绞杀。

    在孟婆一群人的帮助下,局势很快得以反转,打的一群修士落花流水。

    这群修士的魂魄被钉在原地无法动弹,谢娇要让他们亲自看着自己的魂魄灰飞烟灭才甘心。

    白色素练就像一条巨蛇,紧紧缠绕住这些修士的身躯,骨头折断的身影在此刻是多么美妙。

    孟婆的刀无情的收割着,和她平日里惺惺作态的模样不同,在这战场上,她就是一个杀人的机器,不会留给他们辩驳的机会。

    尤其是那刚才出言不逊的修士,被她砍了十几刀,尸体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青玄眼见大势已去,心中无比愤怒,一口老血喷出来。

    “都给本仙君抗住!”好不容易有这一次永生的机会,他不会放弃的。

    别人该死,是为他做踏脚石,他不会死,他要站在巅峰。

    他咬紧一口银牙怒吼道,身上的符纸就跟不要钱一般拼命往外砸去。

    此刻,他已经衣衫褴褛,面色铁青,头上的莲花冠也不知道丢在何处,披散着一头乱发,整个人都陷入癫狂。

    青玄看着身边的修士一个个倒下,一双吊梢眼充满血丝,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们会攻占地府。

    “噗~青玄老贼,我们被你骗的好苦!”

    一个女修士被马面一锤震飞,胸口出破开一个大洞。

    她冷艳的脸上露出败落的绝望,瞪着青玄时,不断吐血,很快抽搐两下,便气绝身亡。

    青玄带来的修士十不存一,还有少搓人在苦苦挣扎着。

    其余修士的法器被破开,身上布满伤痕,面如金纸,躺在黄沙堆上,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别怕,别怕,本仙君还有神使赠予的神器!哈哈哈!”

    青玄拿拂尘的双手都在颤抖,他刚躲过谢娇的飞剑攻击,道袍一角被撕裂,连连退后几十步。

    看了看左右的修士,和声势浩大的鬼将,

    他狠狠咬破舌尖,从怀里拿出一块纯黑色的令牌,将血雾喷洒在这块令牌之上。

    只见令牌瞬间光芒四射,一道无比恐怖的威压从天上落下,空中顿时狂风大作,阴煞之气迅速聚拢。

    “哈哈哈,看你们如何抵抗这件神器!”

    青玄已经陷入杀戮中,连自己都无法清醒过来,但是他手中的令牌此刻正翻涌出无数的黑雾出来。

    就在青玄得意万分,等着看谢娇他们被杀死的时候,黑雾蔓延到他身上,快速袭卷他身上的血肉,不过一眨眼,他的躯体就被吸食的一干二净,连渣子都没有剩下。

    他甚至还没有叫一声,只是那双精明的眼中,有太多的疑惑和恐惧。

    “不好,是魔器万鬼令!”忘川河河神陶叟盯着那令牌仔细一看,惊呼出声,已经数万年了,没想到,那只老鬼还没有放弃抵抗。

    “什么?快,联手封印这令牌!”判官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好家伙,怎么连万鬼令都出来了。

    谢娇一听,大事不妙。

    地府众鬼纷纷停下来看着令牌,所有鬼心中都有一个想法,千万不要是他们想的那样。

    陶叟双手结印,一道红光朝着令牌而去。

    这种封印大阵地府所有人都会,但是这万鬼令不是他一个鬼的力量就能处置的。

    谢娇连忙出手相助,金光落在令牌上,使得令牌快速的震动起来,黑雾散发的更加快速。

    “上,杀了他们!”可这时,那批还存活的些许修士竟然再度对他们发起进攻。

    “该死!”马面咆哮着冲向他们,万鬼令不能见血,不然就会引来里面封印的数百万厉鬼暴动。

    可事情总是出人意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

    这些修士分为两队,一队进攻他们,另外一队,竟然直接奔袭到令牌前,划破自己的脖子,喷涌而出的鲜血充满诱惑,撒在万鬼令上。

    “啊~~”

    陶叟简直觉得阳间修士是疯子,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或许,这地府,要变天了。

    孟婆和马面快速把另外的修士处理掉,赶来加入封印的行列。

    就在他们疯狂输入灵力封印令牌的时候,原本还沸腾躁动的万鬼令渐渐安静下来,黑雾也停止翻滚。

    众鬼停止输送灵力,静静的等待了一会儿。

    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众鬼面面相觑,准备打扫战场。

    “嗯?这万鬼令这么弱了?”

    陶叟小心的上前观察了一下,那面令牌没有了动作,只是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没有反抗,也没有气势,就被陶叟收在手里。

    谢娇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万鬼令吸收了那么多的鲜血,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她们封印下去。

    要知道,这令牌里面,可是镇压了无数的厉鬼。

    天空中,一缕阴风吹过,和往日的阴风不同,这缕风,带着毁灭的气息,还有………

    “老头儿。扔出去!!”谢娇反应过来,目眦欲裂,对着陶叟手中的令牌就是一击。

    飞出去的令牌红光大振,将距离最近的陶叟拍飞出去几百米远,其他人也是被气息逼迫退后几十米开外。

    “嘭~”老头儿飞出去的时候,整个魂体都破裂了,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如果不是那一丝微弱的气息还存在,谢娇甚至都以为陶叟要魂飞魄散了。

    谢娇飞身跃到陶叟身边,把地府里救治重伤的秘药赶忙喂他付下。

    魂体破裂的陶叟整个鬼都陷入深度沉睡,对外界的刺激没有半点反应。

    恐怕这伤修养上万年都有点悬。

    谢娇召来一群鬼将,让他们先将陶叟和牛头送回去休养生息。

    荼鸢和孟婆对视一眼,再度对发出红光的万鬼令施展封印之术。

    此时,地面开始大幅度震荡,刺眼的红光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不仅如此,周遭的阴风和煞气快速被令牌吞噬,连带着之前所有死修士的魂魄都被这令牌鲸吞。

    令牌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包括谢娇他们。

    “别管这令牌了,退后!”谢娇将长剑插入地面深处,盘膝而坐,开始施展另一个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