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异界种地呢 > 第十四章 心魔亦心漠
    她清楚的记得这一世,她叫张小华,只是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孩子。

    家里太穷了,年仅十几岁就辍学,跑来跟着同村的一个姐姐去外面打工闯荡,刷过盘子,洗过厕所,当过小偷也住过桥洞。

    后来,她在同村老乡的照顾下,进入了一家大酒店当后厨服务生,渐渐的,有了容身之地。

    后来,她一边上班一边读夜校,不到二十五岁,从酒店服务生做到了大堂经理,其中吃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泪,她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后来,有一个富家子弟追求她,她不是二十岁的小姑娘了,知道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

    她以为这个富二代只是说说而已,玩弄感情,没想到,为了她,竟然真的自己白手起家,创立了自己的企业。

    他们也顺理成章的结婚,她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直到后面怀孕生子,他的公司破产,他又醉驾撞了人。

    他的家人抢走了她的孩子,还让她去顶了罪。

    只是她自己太愚蠢,太软弱。

    她被判了二十年,曾以为余生都会在牢里度过,所以她积极的帮助别人,从来不惹事,也总是默默的承担一切任务。

    她在牢里晕过很多次,都是因为伤心过度造成的。

    牢里的姐姐们看她可怜,就把自己的本事通通教给她。

    她在三十五岁的一天,遇到了一个对她十分重要的人。

    那一天,监狱里新来了一个监狱长,那是一个长相很出众的中年男人,听说是得罪了上面的领导,被下放到女子监狱的。

    她与他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在一次监狱暴乱中,他挡在她身前,击毙了带头闹事的女人,自己也被砸断了一条腿。

    他被调走了,可是,她喜欢上了这个并没有太多语言的男人。

    她看的清他身上的品质,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再后来,她积极改造,发明了一些新的东西,就被提前十年放出了监狱。

    带着监狱里姐姐们的祝福和期盼,她找到了当初的监狱长。

    四十多岁的他,因为瘸腿的原因,尽管工作稳定,却也没用成家。

    她是幸运的,她用了很长的时间去了解这个男人的生活,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然后制造偶遇,制造惊喜。

    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她是传统的女人,与爱人举案齐眉的生活,是她最喜欢的。

    他们生了一个孩子,孩子渐渐长大,他们一日一日老去。

    索性,这平淡的后半生。没有什么意外,当初的那个孩子,却成为了家族的领头人。

    她很欣慰的闭上眼睛,和他死在同一天。

    可当她从地府中醒来,知道哪个男人不过也是跟那个富二代家族演戏欺骗她的时候,她彻底爆发了。

    她杀了地府中的一些普通鬼民,还去了阳间屠杀了富二代全家,如果不是被阎君及时阻止的话,恐怕会造成更加悲惨的后果。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为对地府带来的杀戮一直保持愧疚。

    至此,这一世,就成为了她的噩梦。

    谢娇看着那个男人依旧义无反顾的挡在她的身前时,她没有再像上一世一样,默默的敬仰,而是,拿起地上的那一根铁棍。

    从他的身后,直接穿破了他的胸膛。

    “纵然再来一千遍,你依旧该死!”

    瞬间,这一世的画面被终结,谢娇看着眼前迷雾一般的场景,耳边响起低声细语。

    “看看,这就是你的心魔,你杀了人,你杀了他,你不该杀他的,你变了!你不配在地府中活着,来吧,在无尽地狱,哪里没有烦恼,没有心魔,你会成神!!”

    挥之不去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旁。

    但是,谢娇并没有理会这个难缠的声音,反而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了然的弧度。

    “暗魔阴蚀鬼尊,你的本体果然还在无尽地狱中!”

    她的心魔她自己知道,但是她在感受这一世心魔的过程中,竟然发现暗魔阴蚀鬼尊的存在,他借助旁人的身体,冷眼相待,并没有干涉她的选择。

    如果这个鬼尊真的要她入魔,怎么会不干涉呢。

    那是因为他没有这个能力,假的暗魔阴蚀鬼尊没有能力去干涉,真的鬼尊没必要去干涉,直接就会把她们灭亡了。

    暗魔阴蚀鬼尊心底划过一丝惊讶,但却没有回答她,直到谢娇从梦里惊醒。

    身旁的鬼吏都晕倒在地,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正在坐着一个很美好的梦。

    “九天雷煞,玄真冥火,后土在上,借吾神力,毁灭邪魔!”

    谢娇从自己的空间里再拿出一柄黑色的长剑,咬破手指,在剑上画符,嘴里念念有词。

    这柄黑色长剑是阎君借给她使用的,就是为了防止他闭关的时候,有人对地府不利。

    这把跟了阎君上万年的黑剑,深深沾染了阎君的神息,剑身布满各种神纹,剑尖闪着锐利的光芒。

    金色的光芒再次爆烈的响起,震耳欲聋。

    一道凝聚她三分之一精血的剑刃挥向暗魔阴蚀鬼尊的躯体。

    “啊啊~~蝼蚁,你敢伤本尊!你该死!该死!”

    暗魔阴蚀鬼尊阴阳怪气的怒吼,看着自己骤然缩小的身体,气急败坏。

    他好不容易钻了空子,将自己的分身冲出无尽地狱,趁着七月初七鬼门大开的时候,去了一趟阳间,将那一群蠢货骗下来。

    这费尽心机才创造的机会,竟然差点被毁了。

    他阴厉的眼神中透出无尽愤怒,再次加强自己身上的气息,呼卷着这一片天地的生机。

    “那就再接我一招吧!让我送你一程!”谢娇强忍着身体的痛楚,再次召唤起来黑剑,立在胸前。

    身后的鬼吏中依旧还在梦魇中,身上的伤痕却是越来越多,而更多的鬼将身体被撕扯,甚至来不及呼救。

    “哈哈哈,你以为你伤害了吾就可以让吾后退吗?呲~~醒来吧,吾的同伴,吾的好哥哥!”

    就在谢娇正准备再度出手的时候,暗魔阴蚀鬼尊邪恶的笑起来,双手开始结印,渐渐的,另外一个头颅在他的肩膀上生长起来。

    那个头颅与鬼尊背道而驰,他寂静,神圣,就像不染一丝尘埃的神袛,与被黑暗和阴沉包裹的鬼尊截然不同。

    “阎君?”

    这时,黑白无常从酆都城急匆匆的赶来,看着那一个头颅的面容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