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打造荒古世界 > 0106:魔鬼本鬼,勿谓言之不预(求推荐票月票)
    心中魔念一起,魔胎分身再难抑制,眸光闪烁冰冷。

    不过他也不是蠢货。

    知晓与本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任何作出对本尊不利之事,都将可能在最终成为捅向他自己心口的剑。

    所以这反抗本尊之事,便如钢丝行走,要恰到好处,既不能伤害到本尊,又迫使本尊让出正统地位,以其心底恶念,也就是他本魔当家做主。

    “听这三个家伙的交谈,显是误将本尊视作魔道前辈,想要找本尊与那魔仆大人达成什么合作。

    哼哼,本尊那种只知道低调种田的农民,怎么可能是什么魔道前辈,更不可能答应他们这种冒险的事情。”

    魔胎分身纯黑色的眼眸轻闪,心中有了主意。

    “本尊如今掌握了《未来契机经》,对未来发生之事会有所预判,我即使从中捣乱,也并不好插手。

    不过我也会《未来契机经》,本尊就是我,我就是本尊。

    我若使些小手段,还是会干扰本尊的预判......”

    魔胎分身一念至此,再度按捺隐匿起来,等待本尊亲自前来。

    他莫名有种自己坑自己的感觉。

    但想到自己也不会伤害到自己,最多只是换个姿势继续当荒主罢了,也便释然了。

    “魔胎......”

    就在此时,一道来自心灵间的传唤响起。

    “本尊到了。”

    魔胎分身心中一动,更加收敛内心的想法。

    便是此时。

    一道破风声迅速临近。

    刹那之间。

    唐剑的身影出现在峡谷上空。

    正在峡谷下方的极阴疯婆三人立即都被惊动,纷纷探出神念。

    在察觉到唐剑飘在空中俯瞰下来的身影的刹那。

    三人都眉头一皱,隐隐感觉到不对。

    “这人像是专门为我们而来的?”

    “气息不弱,看上去似乎也是元婴期修士,却面生得很。”

    “这小子想干什么?”

    三人都是混迹多年的老怪,纵然此时三人实力明显更占优势,但来人身份不明,来意不明,又如此大刺刺地出现,却是令三人反倒不敢妄动。

    “极阴疯婆,黑白无常。

    可是你们三人在下面?

    都出来吧。”

    唐剑淡淡俯瞰下方,以吩咐口吻道。

    若是从前,以他的性格肯定以苟以稳为主。

    但自从一战降服两大分神、三大元婴期修士之后,唐剑也已清楚他现在的实力层次,无需向任何元婴期修士低头。

    况且来寻这三人,他也是早先便做好打算的。

    此时,只准备以强势姿态办妥所有事,自然不可堕了自身威风。

    否则,在魔道中人面前弱了气势,反倒不好说话。

    “这小子竟然一口道出我们三人的身份?”

    极阴疯婆神色一沉,狐疑看向黑白无常二人。

    “与我们无关,莫要自乱阵脚,先出去看看这小子意欲何为。”

    黑无常皱眉冷道。

    当即,三人各自戒备警惕着直接飞出,隐隐呈合围之势围向唐剑。

    白无常打量唐剑,脸上肥肉居然绷得像牛腱子般紧,“阁下何人?既然知晓我们三人是谁,你所来何事?”

    一旁极阴疯婆与黑无常也是眼神冷冷盯着唐剑,同时也暗中观察防范周围,仿佛稍有不对就会扑出或是逃走。

    唐剑神色淡然,面对三大声名赫赫的魔头合围,沉着得像是一尊雕塑,他稍有棱角的嘴唇上翘,淡笑。

    “你们三人出现在这附近,不就是为了去青峰门寻我。

    现在我已出现,你们却还不识得?”

    “什么?”

    黑白无常二人反应相同,都是宛如弹簧猛地脱开了重压,腾地身子后退,警惕盯着唐剑。

    极阴疯婆则如同中了定身法,半天不错眼珠,她的眼珠仿佛是铆死的,不会转动般惊愕盯着唐剑,沙哑问。

    “你......你......”

    唐剑负手而立道,“我便是你们要找的人,不过你们找错了人。

    我不是魔道中人,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种种田,过平凡日子的农民。

    奉劝你们一句,都回去,不要再打搅我平淡的生活。”

    “你......”

    黑无常眼神寒光连闪,神色不善声色内荏道,“你应该只有元婴期实力,怎么可能是我们要找的前辈?莫不是消遣我们?”

    “咻!”

    几乎在黑无常话语才落下的刹那,一道剑光突然奔腾而来,无声无息眨眼就自侧面杀到了唐剑身前。

    这竟然是白无常偷袭,直接出手,快速绝伦,狠辣无情,恐怕任谁都没有料到,在黑无常好端端说话之时,白无常便直接暴起杀人。

    即使是极阴疯婆都一时惊住没料到。

    这简直是石破天惊的必杀一剑。

    任何元婴期修士恐怕都没能耐接下这突然地刺杀一剑。

    然而别人不行,唐剑显然不可能不行。

    甚至在白无常一剑还未出的时候,他便已通过《八卦大衍诀》未卜先知。

    “嗯?”

    唐剑眸中冷芒一闪,眉心妖冶大帝印记浮现而出,顿时一股恐怖大势便骤然爆发。

    “啊——”

    白无常发出狰狞嘶吼,他遭受大势挤压,心神摇曳仿佛感觉一个恐怖的大世界突然轰来,整个人都在颤栗。

    便是此时,唐剑二指一夹,已是以《百脉炼宝真诀》将那激射而来的飞剑夹在手中。

    那飞剑嗡鸣震颤,不停的扭曲,还要深入,然而唐剑双指突然浮现璀璨暗金之色,猛地一捏。

    嘭!

    飞剑直接很崩溃碎裂。

    剑气瞬间消融。

    白无常噗地一口吐出鲜血,神色痛苦,浑身筛糠似地抖成一团。。

    “什么?”

    “两指捏碎了无常剑?”

    极阴疯婆和正准备出手的黑无常全都大骇,个个脊梁沟发紧,小腿肚子转筋。

    “雕虫小技!在我面前玩剑?你们是不是都太飘了?”

    唐剑淡然随手一抚,崩碎的剑身四散弹开。

    四道呛然剑鸣声,陡然自他的头顶发间响起。

    顿时,无比惊人的剑意犹如锋锐刃片般充斥满空气之中。

    “啊——”

    白无常首当其冲被剑意刺伤了精神,甚至双眼直接就被冲来的剑气刺瞎,惨叫后退。

    极阴疯婆与黑无常也是齐齐大叫,感觉精神心灵都宛如被那惊人的四道截然不同的剑意刺穿受创,脸色变得如窗户纸似的煞白,五官都走了位置,纷纷惨叫着像是没头苍蝇暴退。

    唐剑淡淡看着三人暴退身影,低喝,“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告诉你们那魔仆大人,无论你们想做什么,我不搀和,也别想逼我搀和。

    勿谓言之不预。

    滚吧!”

    声音落下刹那。

    极阴疯婆三人均是如蒙大赦,忙不迭转身就逃,根本不敢与唐剑有丝毫交手的念头,也根本不再怀疑唐剑的身份。

    只因此时还未彻底收敛的那惊人四剑之意,委实太过恐怖,仿佛随时可能会葬身剑下。

    那决计已是足以威胁分神修士的恐怖手段,对付他们三人绝对如砍瓜切菜般简单。

    嗖嗖——

    三道流光仓惶如丧家之犬,瞬间远遁而去,头都不敢回。

    “哼,妇人之仁,依本魔之见,就应当将他们全都杀了。”

    一道魔气飘出,魔胎分身的身影自峡谷下方浮现在唐剑面前,邪魅狂狷,态度桀骜。

    唐剑冷冷瞥向分身,“杀了后,等那实力未知的魔仆来找我?或是引起整个魔道的反弹,阴谋算计我与那何旋真对上?”

    魔胎分身眼神邪意冷笑,“在魔道,实力至上。你不杀他们,他们或许的确不敢报复你,但那魔仆若是实力还要在你之上,未必不敢拿捏你。”

    “那也是后续之事了,我也正好通过这三只小老鼠,悄悄那魔仆到底是何方神圣。”

    唐剑负手而立,淡淡一笑。

    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走极阴疯婆三人。

    这三人看似已安然逃走,实则身上都已被他暗中留了手脚。

    这便是放长线钓大鱼。

    唐剑很想看看,那将目光盯上了自己的魔仆,到底有多强。

    “反正应该也没何旋真那么强,否则何至于躲躲藏藏,还要和我合作联手对付何旋真?嘁......也是鼠辈。”

    “何旋真......烈燃地仙,封州三大绝顶高手之一,我要何时能赶上此人实力?”

    唐剑微微仰头,看了眼朝阳,又瞥向眼珠乱转的魔胎,冷道。

    “想在外面继续待着,现在就跟我回去,不要总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哼。”魔胎分身一凛,知晓自己某些想法即使极力以魔性深藏,可能还是被本尊察觉。

    不过他也不慌。

    本尊留了些手段。

    他本魔也不差,同样是暗藏了些后手的。

    ...

    一路风驰电掣逃到了上百里外。

    见身后那实力强绝可怕的男子果然并未追上来,极阴疯婆三人这才长吁一口气。

    黑无常的脸色青得像孵蛋的母鸡似的,从牙齿缝中挤出恐惧声音,“他......他到底是何来路?非魔非道,实力却那么强?偏偏感应中明明只有元婴期。”

    “他明显是隐藏了实力,很可能是夺舍重修的可怕老怪,实力还未恢复,但一身神通和厉害法宝可都还在。”

    极阴疯婆颤栗道,感觉冷汗将衣物都紧贴在脊背上,不禁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一旁双眼都瞎了的白无常脸上肥肉也不绷了,不断抖动着,嘴里发出痛苦的哼哼声,一想到刚刚那个恶魔,他脖子后头就冒凉气,没有半点儿怨气,只有恐惧和敬畏。

    “师兄,走吧,快走吧,我们回去将这位的话带给魔仆大人。不要再想着去找他了。”

    黑无常又气又惊,“说得是个屁话。再去找这位,我们绝对都得死,那四剑还未出,我们刚刚就已经魂丢了一半儿!”

    “我疯婆虽疯,却不会疯得不要命。我们走,离那青峰门越远越好。”

    极阴疯婆有种劫后余生的惊恐感,哆嗦道。

    三人正要继续逃命,突觉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那魔鬼般的人影。

    那人影扭曲、邪意,充满无比纯正而狂野的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