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 第七十三章 金瓜?不,是神瓜!
    结果杜立峰的胆子比柳铭淇想象中还要小,打了屁之后,他居然又吓得哭了:“呜呜呜……对不起,殿下……我,我……我真该死啊……我也不想的……”

    “卟!”

    随着他的说话,第二个屁又出来了。

    这下子柳铭淇有了经验,赶紧闪到了一边。

    片刻之后,他才上前用脚踹了踹哭得停不了的杜立峰,“好了好了,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赶你走……给我起来说话!”

    杜立峰抬起头,鼻涕眼泪糊满了脸庞,却遮挡不住惊讶之色:“殿下,您……说的是真的?”

    “废话!”

    “卟!”

    第三个了!

    少年躲开之后,自己都笑了,“我说杜立峰,你怎么那么爱打屁?难道吃坏肚子了?”

    “没有没有,我都不敢多吃。”杜立峰见到柳铭淇笑,自己也没那么紧张了,还多解释了一句:“但我这个爱打屁的习惯,却是还停不下……他们就因为这个,才,才都不理我的!”

    柳铭淇此时忽然有了想法:“你刚才在这边哭,不会是因为在宴席上忍不住打屁,被人骂了吧?”

    杜立峰连忙点头:“是的,殿下,我……一位大人走过来就呵斥了我,说我有失礼仪,让我滚出去……可我一个人又不敢先回去,就只有跟着几个人走,不知不觉到了这边。”

    柳铭淇道:“你这毛病是天生的吗?”

    “不是的。”杜立峰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们那里的人都这样。”

    “都这样?”

    少年乐了,没听说过打屁还能传染呀。

    杜立峰解释道:“以前是没有的。但在三十年前,一场巨大的灾难过后,我们找不到吃的,却偶然的发现了在一座荒岛的地里,长满了金瓜,生吃和烤熟吃都好吃,都能抵饿。

    而且金瓜非常好种植,埋到地里之后,自己就能长出来,产量还非常大,足够我们所有人吃的。也因此,我们度过了那么一场大的饥荒。

    从此之后,金瓜这种上天恩赐的神物,便成为了我们最主要的食物。但它却有一个小缺点,便是吃多了会打屁,想不打都不行,忍都忍不住。”

    等一等!

    少年的脸色变了!

    因为他越听越觉得这个金瓜像是自己很熟悉的一样食物。

    他声音有些颤抖的问:“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爱打屁,也还是因为金瓜的缘故?金瓜能带到这么远的地方,然后还能吃吗?”

    “能啊!”

    杜立峰点点头,有些骄傲的道:“我们把金瓜给晒干了,就可以保存很长一段时间。我先用袋子把金瓜干紧紧的包裹住,再放在箱子里,上面用火山灰把袋子掩埋。这样带到了京城,拿出来都还是干燥的。

    接下来,我只用在太阳大的时候,时不时将剩下的金瓜干晒一下,就至少能吃上一年!而第二年我的父王一定会派侍卫坐着商船,将新的金瓜干给我送来的!”

    我的老天爷啊!

    柳铭淇觉得自己的心都在发抖,他强行的让自己不要激动:“小杜啊,你现在身上带着金瓜干?”

    “是的。”杜立峰不好意思的道:“其实刚才……刚才在宴会前,我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就吃了几块,结果就打屁了……”

    “拿出来我看看。”少年迅速的伸出了手,“赶紧的!”

    杜立峰没发现柳铭淇的声音变了,他还很高兴,好像这位殿下对金瓜干很有兴趣的样子。

    所以他从怀里就掏出了一个布袋,刚刚想要拿给柳铭淇,却被柳铭淇一下子给抢了过去。

    柳铭淇打开之后,直接从里面抓出了好几根黄中透红的东西,对着月亮一照,想都不想的便丢进了嘴里。

    “殿下……”

    杜立峰吓得伸手想要阻止。

    他可不知道上国贵人吃了会不会没事。

    自从知道金瓜吃了会让人不停打屁之后,即便是带来了金瓜干,他也只敢在家里和侍卫们一起吃,很少很少拿到外面来,更别说和别人分享了。

    今天都是一个意外,因为出门得匆忙,忘记从这件服装里面取出来了。

    结果到了这里他又忍不住,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自己打屁到是无所谓,如若贵人吃了有什么别的毛病,那可是他极大的罪过,恐怕连大康朝都没办法再呆下去了!

    没想到的是,杜立峰很快就看到了柳铭淇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

    杜立峰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揉了揉眼睛一瞧,的确是啊!

    而且小王爷的眼睛里好像有泪光闪动!!!

    难道金瓜的魅力真的这么大,连上国的小王爷都被征服了?

    一时间,杜立峰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他可不知道,金瓜干虽然好吃,但绝对不是柳铭淇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之所以柳铭淇这么的激动,原因根本不是因为味道。

    而是金瓜干本身!

    这哪里是金瓜?

    根本就是神瓜!

    是救苦救难,让我黎民百姓免受饥饿之苦的神瓜啊!

    在另一个世界,它还有一个更加响亮让人熟知的名字——红薯!

    顺治和康熙靠着它,硬生生的撑过了小冰河时期。

    清朝的稳定,几乎全靠了红薯和另一神物土豆的作用。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红薯和土豆能提前五十年得到广泛的种植和食用,那么明朝的农民起义就不会那么凶猛,没有了内患之后,明朝就不会那么着急解决女真,从而一次次的犯下大错,最终导致灭亡了。

    没有那么多的冲动对决致使精兵强将全军覆没,明朝只要靠硬耗,都能把我大清给耗死在白山黑水之间。

    从康熙到乾隆年间,我国人口从一亿一下子膨胀到了四亿多,这里面的最大功臣便是红薯和土豆。

    它们能让穷人都敢生孩子,能养活那么多孩子,说是神物,一点儿都不过分。

    哪怕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红薯和土豆都是一个好东西。

    即便是大米有时候产量不够,朝廷诸公也没有太惊慌,其中一部分原因,也在于实在没办法了,红薯和土豆也能顶上,根本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饥荒。

    所以无论哪个朝代,这个吃的就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而红薯和土豆这种超高产粮食作物,就是所有人的底气。

    大康朝固然是繁荣昌盛,正在走在一个盛世的路上。

    但是这么一亿五千万的人口里面,吃不起饭的人起码都有两三千万,如果只算每日能得到温饱的人,那么最多只占一半的人口。

    稍微遇到一些天灾人祸,那么贫困潦倒的人还要再增加不少。

    如果有了红薯这样的神物,柳铭淇敢保证,二十年之内就会将吃不起饭的人减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五十年之内,大康朝的人口能再增加一倍!

    太祖爷爷说得好,人口就是一切,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做不出来?

    柳铭淇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小半年的时间了。

    大康朝这么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朝代,制度有点像是宋朝,也有点像是大明,还有一些像是大清……但总体来说,它比这三个朝代都要好。

    至少作为这个朝代的亲王世子,柳铭淇是希望它能有一个长达一百年的盛世的。

    康乾盛世不就有一百三十多年嘛,大康朝没有理由比它差。

    至于之后怎么样,柳铭淇都已经去天上见仙女姐姐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想要让大康朝盛世绵长,这个红薯就很重要,可以说非常非常重要,在柳铭淇心中甚至能排在第一。

    也是老天爷保佑,居然让自己在这里看到了红薯,可见老天爷还是有眼的。

    如今大康朝已经建国八十余年。

    景和帝虽然是一个好皇帝,但这些年的灾难太多,他的责任心又太强,总是全力去救灾,弄得国库非常空虚。

    今年春天的云梦泽水灾过后,接着又是二十年不遇的蝗灾,使得皇帝不但要再次动用内库钱帛,还得靠着向江南的盐商们再次增加盐引份额,才能度过难关。

    如果像是今年的灾害,再来个两三次,恐怕问题就大了。

    有了红薯,解决了最基本的吃饭问题,任何问题都不再是紧迫的了。

    咀嚼着红薯干,感受着里面的淀粉甜味,柳铭淇想了很多很多。

    直到杜立峰不停的小声呼唤他,少年才回醒过来。

    看着这个又黑又瘦小的宿雾国王子,柳铭淇的眼睛都在发光。

    “殿下……”杜立峰心头有些害怕,“您……您没什么吧?肚子不疼?”

    “不不不,哪里疼来着了?很好,很好!我很好!”

    柳铭淇直接伸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杜啊,你的这个红……金瓜干,家里还有多少?”

    “殿下喜欢?”杜立峰又乐了起来,“每年我父王都会送来三五百斤,您喜欢的话,我让他再多送一千斤来!”

    “不不不,这个事情我们慢慢谈。”柳铭淇拉着他,“来,你再给我讲一讲,这金瓜到底怎么来的?还有在你们那里的种植情况,包括几十年前的灾难,都给我说说!”

    杜立峰不明就里,不过堂堂上国殿下,对自己小国的金瓜感兴趣,那无疑是他莫大的荣幸啊。

    所以他还是很老实把自己了解的事实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

    柳铭淇很认真的在听,时不时的还问他几个问题,这便更是让杜立峰感受到了自己被重视,说得也更加仔细了。

    不过少年自始至终都没听到金瓜来源的确切消息。

    宿雾国的人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杜立峰也说了,宿雾国从来没有什么金发碧眼的人来过,更没有遭遇过什么铁船大炮的袭击。

    现在他们那里因为太穷,都没有什么人来欺负。

    这就和柳铭淇知道的另一个世界历史不一样了。

    另一个世界里面,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后,西班牙人从美洲大陆带来了红薯,第一站同样是菲利宾,是有根据可以查的。

    可这个世界的红薯,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

    但是没有关系。

    只要确定了这就是红薯,那之前的什么都不用管了。

    尽快的引进红薯,让红薯成为大康朝稳重前进的重大助力,才是柳铭淇目前最应该做的。

    ……

    注:有鸟儿吃下了种子或者小块根茎,没有消化掉,路过岛屿的时候排泄出来,从而正好落在地上生根发芽,这样的例子是有的。

    至于说从南美洲到东南亚的距离,那应该也不是问题。

    最近的疫情期间,新闻报道不就有一只信鸽从美国直接穿越了整个太平洋,抵达澳大利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