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是贝克汉姆 > 第545章 时光荏苒,大卫依旧是阳光
    春天的尾巴,夏天的起始,圣西罗体育场的傍晚本应该是一片凉意。

    但有一个人,让这座体育场沸腾了。

    笑容灿烂的贝克汉姆肆意奔跑,在红色的海洋前纵情一跃,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

    那时候的生活如此单纯,单纯得只有足球。

    那时候的爱情如此简单,  简单得让人忍不住憧憬未来的样子。

    时间让生活变得沧海桑田,但从未将炙热的心有半点消磨。

    他依然热爱生活,依然热爱生命所赋予他的一切。

    贝克汉姆在红色的海洋前驻足,仔细品味那山呼海啸般的喜悦。

    这一刻,他仿佛嗅到了卡灵顿基地里,狗蔷薇盛开的香甜气息。

    不远处,  有一个老者满脸通红。

    如果仔细看去,会发现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弗格森的视线里,  仿佛看到了时光的流动。

    时光让一个青涩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万人崇拜的男人。

    但是并没有消磨那颗赤子之心。

    六年的时间仿佛弹指一挥间,让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变成了很多人年少时希望变成的模样。

    但在老人的心中,面前这个年轻人还是当初那个少年。

    所有人都在接受时光的洗礼,唯独那个少年从来没有改变过。

    金色的头发,阳光般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让人温暖。

    此刻,全场观众都在欢呼,哪怕拜仁的球迷都在笑着讨论刚才那粒进球。

    如果自己的球队会失败,那他们宁愿死在阳光下,燃烧在时光里。

    “看到这一刻,我觉得时光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时曼联队三球落后,大卫替补出场,他在一个完全不可能起脚的位置尝试射门。

    我当时坚信那次射门只不过是年轻的青涩和盲目,但是让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足球以令人难以形容的轨迹,  绕过所有防守球员,  飞进了球门。

    有些人的人生,  注定会与众不同!”

    队友们都围在贝克汉姆的周围,  大家都一脸傻笑地拍打他的头发,肩膀,仿佛这样就能成为进球的一份子一样。

    比赛重新开始,拜仁被迫孤注一掷,强行压了出来。

    但是曼联球员此刻根本不担心对手赌徒般的进攻,只要有那个满头金发的狗大户在前场,今天的赢家就一定是曼联。

    拜仁球员很慌乱,三传两地就像把球送到曼联的禁区。

    经过一番尝试,他们发现没什么作用。

    曼联球员应对的很从容,刚才那个进球似乎完全改变了他们的心态。

    而全线压上反而给拜仁自己造成了更大的伤害,曼联队抓住他们的漏洞,连续打出精彩的配合。

    第76分钟,舍甫琴科的射门被卡恩勉强扑出。

    第79分钟,赫斯基的头球打在横梁上。

    第81分钟,吉格斯内切后的射门吓出了众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卡恩迅猛地扑救,比赛已经被划上了休止符。

    第82分钟,第四官员举起了换人指示牌,弗格森用罗本换下吉格斯。

    罗本上场后,拜仁的球员们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们感觉曼联队换上了一名短跑运动员,更让人难受的是,  这个小伙的控球能力也很好,足球就像粘在他脚上一样。

    曼联队的反击一律传给罗本,这个头发稀少,笑容很呆的小伙就像一把尖刀一样,总是朝拜仁的肋骨里插。

    转播镜头切换到拜仁球员的脸上,心碎的心情已经毫不掩饰地展现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

    现在他们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在进攻曼联,还是对手在强攻自己。

    反正呈现出的情况就是曼联门前风和日丽,而拜仁的门前一直险象环生。

    第86分钟,曼联队再次打出反击,罗本一个人从左侧斜向切入,偏偏拜仁球员没法跟上他的节奏。

    眼看着罗本再跑就要杀入禁区,埃芬博格恼羞成怒地撞了上去。

    主裁判的哨声立刻响起。

    任意球!

    黄色宝石卡!

    几乎在犯规的同时,埃芬博格就后悔了,在这个位置送曼联任意球,还不如放那小子进去碰运气。

    拜仁队长仰头看着夜空,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天的比赛恐怕要在这里终结了。

    曼联队这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罗本屁颠屁颠地把球摆好,贝克汉姆笑着跑到罚球点。

    万人迷摸了一下罗本的头,后者的笑容瞬间比刚才还灿烂了几分。

    这一刻,有一个少年也达成了心中的理想。

    12岁时,他的梦想就是和贝克汉姆一起,站在欧冠决赛。

    他甚至都模拟好了场景,贝克汉姆处于巅峰的时候,自己给他打下手。

    当贝克汉姆老了,自己带他起飞!

    看着贝克汉姆摆好足球,停在助跑起始点的时候,罗本觉得梦想照进了现实。

    拜仁那一边,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卡恩咆哮着指挥队友排人墙,怎么排都不对,怎么看都有漏洞。

    而拜仁球员也各个面色紧张,仿佛即将遭遇大兵压境一般。

    两支球队站在同一片球场,却如同身处两个世界。

    天堂和地狱原来就是同一个世界!

    贝克汉姆深呼吸一口,让心跳保持稳定。

    他看向人墙,哈格里夫斯的情绪看起来很不稳定,仿佛正在屏住一口气,随时准备迎接海浪一般。

    贝克汉姆对着哈格里夫斯眨了一下右眼,仿佛在说:“小伙子,看好了,哥带你看世界!”

    贝克汉姆随即开始助跑,还是熟悉的姿势,还是熟悉的节奏。

    这次足球没有像往常一样,拐一个大弯,然后旋转向球门。

    贝克汉姆踢出的足球像是投石机扔出的武器一般,急速从人墙的头顶飞过。但在越过人墙后突然向球门左下角急速旋转,卡恩稍有迟疑,但是立刻判断对了方向,他发狠一般地朝射门的方向扑去。

    片刻后,球门飞入球门,奋不顾身的拜仁门将用脸在草坪上滑行了将近一米才停下。

    2比0!

    “大卫的任意球锁定了胜局,拜仁门将判断对了球门的方向,但依然对他的任意球无可奈何!

    恭喜曼联队在连续四次捧起了欧冠奖杯,恭喜三位爵士,他们的名字将共同写进足球的历史,恭喜曼联的队员们,荣耀与你们同在!”

    转播画面中,进球的贝克汉姆立刻被队友从四面八方围住,高高抛向空中。

    在曼联球员的身后,拜仁的人墙们都插腰站在原地,表情颓丧。门将卡恩双手撑地,跪在草坪上。

    冠军的归属已经失去了悬念,有人赢得精彩,有人表情精彩。

    荣耀为胜利者添加了吹牛逼的资本,悲伤则成为失败者午夜辗转反侧,也难以磨灭的记忆。

    竞技体育就是如此,赢者通吃,输家连残根剩饭都没有,他们永远都只能成为荣耀者的背景板。

    比赛结束,拜仁球员全部躺在地上。比赛的进程让他们欲哭无泪,曼联队的胜利不是一场意外,而是像一段剧情,自然而然地走到了结尾。

    替补席上,弗格森兴奋地向队员们鼓掌,他目送着替补队员们冲进球场。

    但是这一次,他不打算再跑了。连续跑了三年,也该淡定从容地走进球场,享受球迷们的欢呼了。

    十分钟后,拜仁球迷黯然退场,圣西罗体育场还有将近六万名球迷。

    大家都在跟着曼联球迷唱歌,比赛是决赛的重要一环,但不是全部,颁奖盛典绝对不能错过。

    赛事组委会派出工作人员催促拜仁全队领奖,转播时间有限,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颁奖仪式。

    观众们可没心情看这帮大老爷们在草地上撒泼打滚,要哭回家哭去!

    拜仁球员们默默地走上领奖台,约翰森就像给猪肉贴标一样,来一个球员,挂一个银牌。

    这一幕实在没什么可看的,转播换面干脆把镜头切换到曼联这边。

    球员们正在把老头反复举高高,其他球员轮流用“飞翔”的老头做背景拍照。

    记者围着曼联队在不停拍照,哪怕是二十多人都快速完成拍照,也用了将近5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老头一直被扔上去,掉下来。

    先开始还挺享受,后来脸色逐渐不耐烦,进而发怒,法克球员,后来惊慌求饶,打滚卖萌。

    都没用,反正今天是赛季的最后一天,再见面得一个多月之后,让你飞你就得飞。

    加里.内维尔最过分,拍照之后觉得不满意,还重新摆了几个动作。

    被放下的老头,落地的一瞬间双腿打软,差点跪在地上。

    在地上晕眩了很久才恢复正常:“加里,你踏马完蛋了!”

    加里也是硬汉子,摊开双手摆出了一副“你打我呀”的表情。

    看到加里这么厚脸皮,老头也被气笑了。

    很快进入冠军颁奖环节,当主持人宣布属于冠军的颁奖仪式,全场球迷齐声欢呼,掌声经久不断。

    曼联队站在红色的领奖台上,包括老头在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原地小跳起来。

    基恩拿起颁奖台的奖杯,大吼着把奖杯高高举过头顶。

    看到奖杯被举起来,老头差点产生了生理反应。

    从这一刻起,他再也没有接受过球员们举高高的请求,死都不答应。

    从此以后,足坛流传着一句话,谁把弗格森高高举起,他就和谁急。

    红白色的气球高高升起,蓝色的丝带漂浮在空中,曼联球员们下意识全体跑开。

    领奖这么多年,就是这些丝带最烦人,缠在身上,甩都甩不掉,还会掉色。

    在圣西罗球场的欢呼声中,整个2000-2001赛季落下了帷幕。

    这几年决赛场地一直在变,但冠军归属从来没变。

    当贝克汉姆高高举起冠军奖杯时,上百个相机的闪光灯同时亮起,把这一刻永远地留在历史的长河中。

    这一年,贝克汉姆26岁。

    青春不在,但依然有一颗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