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木叶之暗流 > 第10章 阳光下的阴影
    街道拐角处。

    那名身材高大的食客消失的无影无踪。

    平次呆立在路口处,有些迷茫。

    “喂,小鬼,你跟了我一路,是想要做什么吗?”

    粗犷雄浑的声音突然在平次身后响起。

    猛然转身,只见一名头戴忍者护额,脚踩木屐,满头白发如刺猬般垂至腰际的忍者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

    一股浓烈的酒味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整个人都有些醉醺醺的。

    “您是……自来也大人?”

    看见忍者护额上刻着一个大大的“油”字,平次对眼前这位白发忍者的身份更加笃定。

    “哈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小孩子能认出我来……”

    这名白发忍者,正是木叶三忍之一的,外号“蛤蟆仙人”的自来也。

    “你不会是我的读者吧……不过……我写的书可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看的哦……”

    自来也伏下身子,笑呵呵地轻抚着平次的头发。

    “我看过你写的《根性忍传》……”

    自来也缓缓直起身子,摸了摸后脑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嗯……那是我写的第一部……销量惨淡……你是从哪儿看到的?”

    “漩涡鸣人的家里,我和他是朋友。”

    “鸣人啊……他是你的朋友么……好怀念那一段日子……可怜的孩子。”

    自来也拍了拍平次的肩膀,微笑道:“所以,你还没说清楚,为什么要跟着我呢?是想要我的签名吗?”

    自来也哈哈笑着,从身上拿出一本黄颜色的小书,封皮上一对青年男女正手拉手,很开心的样子……

    “哦……不对……不对,不是这本!”

    自来也又翻找了一通,依次又拿出一本红色的小书,一本绿色的小书,封皮的设计风格,与第一本书大同小异。

    “唔……我身上好像没带……这些书等你长大了……再送给你吧。”

    自来也笑呵呵地将那些销量极好的收进怀里,晃悠着身子准备离去。

    “自来也大人……!”

    平次轻咬着嘴唇,把他拦了下来。

    “怎么……终于肯说出来了吗?”

    自来也回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老奸巨猾的笑容。

    “请您务必关注木叶村的安危……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平次既然做出决定,当即将水木企图抢走禁术卷轴叛逃,第八班在下忍考核时遇袭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竟有这样的事情……今天早上,我路过此地,顺便祭扫水门和玖辛奈的陵墓……”

    自来也微皱着眉头,好似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我当时就感觉有些蹊跷……水门陵墓上的封土……好似被人动过了……”

    虎目中陡然闪过一道寒芒,自来也像一阵风一样疾奔起来。

    平次将查克拉集中于腿部,紧紧跟在后面。

    ……

    木叶村陵园。

    自来也站在一块墓碑面前,右手抓着一把坟包上的封土,放在鼻翼下仔细地嗅着。

    忽然,他将手中的泥土抛洒下来,转身向另一个坟包跑了过去。

    “初代目大人的坟头封土,也被人动过了……”

    “还有二代目大人的……”

    自来也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冷酷肃穆,喃喃道:“禁术卷轴……遇袭……三位火影坟头上的封土……”

    猛然转过身来,自来也盯着平次,急切地问道:“你们遇袭的地方,距离这里多远?”

    平次微微一怔,用手指怯怯地指向不远处:“距离这里,也不过三四百米……”

    自来也拍了下脑袋,恍然大悟道:“你们遭遇袭击,只不过是敌人的行踪暴露后,临时起意……”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三代目老头子在内。”

    自来也神情庄重地看着平次:“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你会没命的……”

    平次呆立在当场。

    他只是按照系统支线任务的提示,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以情报的形式告诉木叶三忍之一的自来也。

    一时间竟无法理解,为何连三代目大人都要隐瞒,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孩子……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阴影。你只看到了阳光下的木叶村,却不知道……在阴暗的角落里,还有多少盘根错节,见不得光的事情……”

    “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如果走漏了消息……阴暗的一面自然恨不得将你除之而后快,而光明的一面……嘿嘿……也会妥协,将你当做替罪羔羊,用来稳定木叶村的大局……”

    “孩子,你现在太弱小了……即便是强如宇智波一族,也难逃……难逃……”

    自来也轻叹了一声,终于强行按捺住自己滔滔不绝的倾诉欲望。

    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平次那张清秀至极的面庞,纯净清澈的双眸时,他内心的戒备竟一瞬间土崩瓦解,把很多应该说,不应该说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不想看到这如花一般娇嫩,如水晶一般纯洁无瑕的少年稀里糊涂地断送自己宝贵的生命。

    恍惚之间,自来也仿佛看到了很久以前,雨隐村的那三位豆蔻年华的青葱少年,睁大了稚嫩清纯的眼眸,看着自己。

    面前这位少年的目光,犹如道德之眼一般审视着他的灵魂最深处,击中了心底里最柔软的部位。

    “平次……好好活着……我必须离开了。”

    自来也轻抚着平次头顶的青丝:“如果下次我抽空回来时……还能看到你……你可以拜我为师。”

    自来也哈哈笑着,又恢复了最初那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浪人模样。

    他迈着极大的步子,向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而去。

    此刻,已是夕阳西斜。

    赤红色的阳光给自来也的身躯镀上了一道玫瑰色的金边,还把他在地面上的身影,照射地极为高大魁伟。

    平次轻叹了一口气,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枚戒指。

    戒面黒莹莹的泛着宝石一般的光芒,上面隐约刻着一个小字。

    “暗”。

    平次的查克拉属性是暗属性,完成刚才系统支线任务奖励的戒指上,竟然也刻着一个“暗”字。

    平次凝神端详了手中的戒指良久,缓缓地将戒指戴在了左手小指上。

    一股奇妙的感觉,瞬间袭上了平次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