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画出了一个世界 > 第六十九章 河流上游的背影!
    通过卫星观战的各国高层同样听到了悠然响起地轻声喟叹,相比于不明所以,满脑子懵逼问号的平民,面面相觑的他们,均皆瞧见了对方脸上难以抑制的震撼之色。

    “停手吧”这三个字不是他们所熟知的任何一种语言,但在他们无法理解的神秘力量影响之下,很自然的理解了话中的含义。

    停手吧?!

    这句话显然不是对他们说的,对象应该是太平洋上如同神魔征战的两位。

    让他们惊惧忌惮的神通,竟然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之下,分崩离析,轻易瓦解了,好似不容更改的天意,拥有改写一切的伟岸力量。

    脑子里像是丢进了百二十颗大伊万,炸得各国高层大脑空白一片,连本能的呼吸几乎都要忘记了。

    之前还怎么猜测来着呢?

    蓝星上会不会还有如同女帝羲曌,黑风老妖之类的恐怖存在?

    现在瞧来,他们还真是猜对又猜错了,蓝星上确实还有这类超凡生命存在,然而,发出这道轻叹的主人,已经跟前面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等级了!

    强!

    这位神秘存在强到了一种他们难以想象的程度!

    太平洋东岸,米国,白宫。

    之前见到羲曌施展“天地烘炉”大神通,想要喝杯水压压惊的米国总统,手指颤抖的把水洒落在了自己身上,经由微风一吹,感觉到了莫名凉意的他才缓过了神来。

    “我的天呐,这是何等强大的伟力啊,这还是我认识的蓝星吗?谁能告诉我,刚才开口的究竟是怎样一位存在?上帝?宙斯?奥丁?”

    “总统先生,还有可能就是之前我们定义为‘众星毁灭者’的神秘存在!”神盾局局长史密斯说出了一个猜测。

    闻言,在座众人均是你眼望我眼,不发一言。

    “即便不是,恐怕这位神秘存在的强大之处,也不会弱于‘众星毁灭者’了,真不知道如今的蓝星上究竟还隐藏了多少这样的存在,真是让人难以心安呐。”沉寂良久,一位年约四十岁的白人女性轻轻叹息。

    所有人又沉默了,今日他们觉得自己的心脏真是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千百倍,起起落落,简直不要不爽!

    问题来了!

    现在的世界这么危险,我们要不要低调一些,动作小一些,把世界霸主这样亮眼又讨打的招牌摘下来啊?

    这已然不是彰显地位的金匾了,而是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了。

    假如某天一位神秘而又强大的存在路经米国,对这世界霸主的名头不太感冒,一记大招砸落下来怎么整?

    其他的暂且不提,像女帝羲曌的“天地烘炉”神通要是落在了纽约,百分之百能把这座国际大都市化成一片烧焦的废墟。

    至于他们这些人......呵呵,怕是连渣也不会剩下半点了。

    之前还对超凡力量没有明确概念的他们,经过这一次超凡之战,深刻明白了这些人物简直是再世神魔,一人敌国不在话下,更别提最后这位露声不路面的存在了,说祂是创世神,造物主估计都有大把的人相信,笃信,深信。

    华国,WH市。

    异常监察局的会议室之中,安良平神色激动的不能自已,语调轻微颤抖:“近神之力竟然瓦解了,这是仙神......真正的仙神降世了。”

    仙神!

    这简短的两个字,包含了多少意义,长生不老,超凡脱俗,搬山倒海,摘星逐月......这是无数修道人穷尽一生,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境界啊,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他!

    身后的各种专家听见了他的话语,心情同样平静不到哪儿去,他们的三观在短短一月之间遭到了无情的践踏,现今更是直接碾成了豆腐渣,碎到不能再碎了。

    “仙神么......”

    赵恒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指节咔咔作响,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真仙神祇,不过,通过刚才的一句话,已然可以窥探到这类恐怖生命体的冰山一角了。

    正如现代科技对于万象境之人已难构成威胁,对于通天境这等近神,半仙之体更是毫无办法,那么,面对近神,半仙之上的仙神呢?

    按照安良平的描述,修道境界越是往后,差距越大啊!

    当一位超凡脱俗的仙神走出神话,降临世界,步入现实,又会给世界局势造成怎样的冲击与影响?

    偏偏面对这样的强大存在,世界上所有国家即使联合在一起,估计连让祂认真应付的资格也欠奉!

    这样的无力感极易引发人的种种忧思,不仅仅是华国,米国,这个时候,通过卫星观战的国家都开始坐立不安起来了,忐忑,恐惧,不安......千般情绪萦绕心头,这让他们不由有些羡慕没有卫星的国家,这种情况下,何尝不应了一句老话,无知是福呢?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人渴望见到这位堪比神祇的存在,相比于已知,神秘的未知才更让人觉得恐惧。

    或许,冥冥之中的神秘存在察觉到了他们的想法,因此,仁慈而又大方的满足了人类这样一个愿望。

    下一刻,蓝星上的人类,动物,一切具有生命气息的生灵,不论他们此刻的状态是苏醒,还是陷入沉睡,眼前的世界寸寸剥离开来,豁然明亮。

    然后......

    他们见到了一条河!

    一条不知所始,不知所终,其长无际,其宽无边的长河,这长河又与一般的长河不同,有形无质,似虚似幻,它静静的流淌着,每一个翻腾滚起的浪花,似乎都包含了一个瑰丽绚烂的世界。

    透过这些浪花,人们见到了连绵的青山,奔腾的江河,荒凉的隔壁,雄伟的城池,刀光剑影,血腥厮杀!

    这些画面,如梦似幻,一一从眼前飘闪浮现。

    浩渺无垠的长河里,一个文明的兴盛与衰落,世界的创生与毁灭,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而又微不足道,浪花起落之间,已然入灭......

    这是任何电影大片也无法带给他们的视觉冲击,精神震撼!

    所有人让这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恢弘景象彻底震惊住了,一些人怔怔无言,一些人却像疯子一般大呼小叫,肆意宣泄内心的情绪。

    受到一股无形异力影响,所有的人目光与意识沿溯长河一直往上,不曾停歇分毫。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或许是一眨眼,一分钟,一个小时,也有可能是一年,一百年,一千年,时间的概念在这个诞生了无数世界与生命的长河里渐渐模糊,消失......

    最终,他们见到了一道伟岸的背影,祂盘膝端坐于河流上游,背对大千世界,亿兆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