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 第766章 深不可测的老九!道王机缘
    西境边陲,悟道山。



    此地非灵山,地处荒芜,人烟罕见,只因当年道王于此证道,故而天下知名。



    平日里,唯有少数修士,苦行游历天下,来此凭吊先辈。



    然而,近些日子,悟道山却是热闹非凡,各方修士蜂拥而至,一波接着一波。



    但凡有头有脸的势力都知道,九月初九,这里将有一场天下瞩目的大战。



    两位新时代的佼佼者将于此地争雄,生死各论天命,其中一位便是龙虎山最强传人,王通。



    人的名,树的影。



    王通自出道以来,便有威名在外。



    世人都说,他乃是道王转世,为龙虎山三千年来天赋最强者。



    唯有此人可承龙虎山气运,再续香火,定鼎道门第一的宝座。



    面对这样的战斗,谁又愿意错过。



    乘着这股东风,有些嗅觉灵敏之辈见到了前所未有的商机,竟然在数日内,于悟道山下建立了商号,酒楼,食肆,交易所……乃至于风月之所。



    转眼间,悟道山下却是从未有过的热闹,俨然一座繁华小镇。



    “真是大手笔啊,听说前不久这里还荒得鸟不拉屎,鸡不生蛋。”



    山下的坊市,宛若藏匿在山中的桃花源,别有洞天,热闹非凡。



    如此光景,平安镇比起来都显得寒酸。



    王小乙望着不远处的【醉花坊】,门前的姑娘香袖飘舞,半条街都是胭脂水粉的香气,将人的五感都调动起来了。



    “好家伙,竟然都是真境修为的姑娘。”王小乙眼睛泛起绿光,就跟黄鼠狼进了大鸡窝一般。



    “谁家的生意,这么下血本?”



    京城最有名的【天香楼】都没有这么大的手臂,招揽客人的姑娘竟然都是真境修为。



    要知道,到了这等境界,不说称雄一方,也绝对能够于这世间立足,怎么可能还会委身于这等风月之地,让那些恩客玩弄自己的身体,探索生命的奥秘。



    “客观来吗?我能口算你的长度。”



    “来奴家这里,探探深浅如何?”



    “相公,人家下水道堵了,你过来帮人家通一通嘛!”



    呢喃的轻语声仿佛钩子般钻入王小乙的耳朵,让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活着真好啊。”王小乙咧嘴笑着。



    “上哪儿去。”



    周道一把将他拉住。



    “我就是打听打听,谁家做生意这么壕无人性。”王小乙正色道。



    “不用打听了,老九的生意。”周道瞥了一眼那醉花坊的商号徽纹,澹澹道。



    “九皇子!?”



    “那是九州商号的买卖。”周道凝声轻语。



    九皇子因为当年开蒙礼,进入太祖灵塔一无所获,因此惹来不小的争议。



    他年少时便离开京城,四处漂泊,反而在外面建立商号,生意越做越大,货通天下,几乎达到了富可帝国的地步。



    不过,九皇子藏得很深,他暗中扶持了不少商号,帮助他们做大做强,而后又将九州商号的生意通过层层转藏到那几大商号的名下。



    明面上,九州商号的生意规模并不大,实际上却早已是天下第一商号。



    至于他,则稳居幕后,真正掌控所有。



    “这位殿下还真有本事,财可通神啊。”王小乙不禁感叹。



    “老九性子内敛,从小便混迹江湖,我看陛下诸多皇子之中,他最为隐忍,手段也最为厉害。”周道凝声道。



    “你看得这么透彻?”王小乙讶然道。



    九皇子他也接触过,看上去放荡不羁,与世无争。



    前者与周道也颇为亲近,互为至交好友。



    王小乙却没有想到周道对于这位殿下是如此评价。



    “商道诡谲,若是没有过人的城府,又怎么能挣来如此大的家业?”周道澹澹道。



    “否则,你以为这位平日里并不受待见的皇子为何会被召回京城,甚至于……”



    说到这里,周道话语一顿。



    “什么?”



    “甚至于被养在了京城。”周道整理了一下措辞。



    “秦皇!?”王小乙心头一动,脱口道。



    秦皇看似高高在上,可是对于天下的掌控,超越历代先皇。



    周道甚至怀疑,除了御妖司之外,他还养着一庞大的隐秘机构,监察天下。



    如今的九皇子看似山水不显,可是富可敌国,暗藏的能量不可小觑。



    否则,当年他于太祖灵塔一无所获,在外漂泊这么多年,甚至都无人记起,怎么会突然被召回京城,乃至于现在都无法离开京城半步?



    看似是天家父子的亲情和不舍,内里的斡旋计较又岂是外人可以揣度的?



    “老九也真是苦得很。”王小乙不由道。



    从小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好不容易创下了局面,挣来如此家业,竟然还要遭到猜忌,被圈进在京城,不得自由。



    “我看未必。”周道摇了摇头。



    九皇子与世无争,不过此次回京倒是结交了不少王侯氏族的子弟,且多为才俊,以后十有八九能于各自族中掌握权柄。



    “他离京十几年,在京城毫无根基,这次正好乘着机会,收拢人心。”



    “以退为进!?”王小乙心头微动:“难道老九对那位子也有心思?”



    “不知道。”周道摇了摇头。



    “或许只是为了方便以后做生意,拓展人脉,又或者……”



    话到此处,戛然而止。



    这世上最难揣度的便是人心,老九看似放荡豪爽,实则是内敛深沉,他已是商道称王,论手段,那些兄弟加起来也不是他的个。



    到了这等地步,未必没有再进一步的心思。



    “若是没有八百个心眼子,谁能生在帝王家啊。”王小乙不得不感叹。



    世人都说帝王好,却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与苦楚。



    且不看秦皇那么多兄弟,又有几个活到现在。



    当下,秦皇如日中天,尚不会有何等纷争,可是他膝下却有九子,辗转经年,日后那宫闱之中,怕是免不了一番争斗。



    “反正跟我们没关系。”



    周道拉着王小乙,绕过了醉花坊,找了剑茶楼坐了下来。



    悟道山下,靠在窗边,可以闻到不远处桃花林的澹澹花香。



    在这里开一间茶楼,却是别有滋味。



    “出了京城才知道,这天下修士众多啊。”王小乙扫了一眼,不禁感叹。



    茶楼不大,却有着三五十人坐着,分别来自不同的宗门。



    其中甚至还有六大道门的弟子。



    在京城,可见不到这样的光景。



    毕竟是真龙脚下,又有御妖司监察,天下宗门皆有默契,几乎很少踏足京城。



    甚至于,就算各域城府,也很少见到了这么多宗门修士。



    “道哥,看,那是龙虎山的弟子。”



    就在此时,王小乙使了个眼色。



    周道抬头望去,只见楼梯口走上来两道身影。



    一位青年搀扶着老者,身穿道袍,衣角处绣着龙虎山的印记。



    龙虎山乃是天下第一道门,虽然遭到朝廷诛灭,可是门人弟子并未断绝,门中高山也大有人在。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天下宗门面前依旧极具声望。



    果然,那一老一少刚刚上来,便有不少人投去了敬畏的目光,下意识起身,让出了一张桌子。



    “师傅,您慢点,做这边。”



    青年扶着老者坐下,恭敬至孝。



    倒是那老者,面无血色,好似受了重伤,看向青年的目光尽是冷意。



    “你给我滚。”老者低声怒道。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我绝对不会弃你而去的。”沉从之掏心掏肺道。



    “龙虎山教弟子真有一套,这徒弟真够孝顺的。”王小乙见状,忍不住道。



    那老头一看就是身受重伤,可做徒弟依旧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任劳任怨,这份小心就颇为难得。



    “师傅,你喝茶。”



    沉从之倒了一杯水,先是自己尝了尝,试了试水温。



    “小二,怎么回事?”沉从之放下水杯,勐地一拍桌子,眉头皱起。



    “客官,怎么了?”伙计走了过来。



    “茶水这么温,怎么喝?”



    “恩!?”伙计愣住了。



    “换杯开水来,越烫越好。”



    说着话,沉从之看向老者,咧着嘴,露出微笑。



    伙计神色古怪,却还是照办,不多是,提着一壶滚开的茶水来。



    沉从之接过,倒了一杯,热气腾腾,恭敬地递到了老者身前。



    “师傅,您喝茶。”



    老者抿着嘴,怒目而视,却不发一言。



    “师傅,您当真是辜负了徒儿的一片孝心。”



    沉从之露出为难之色,却是将杯中的茶水一股脑泼到了老者的脸上。



    后者一声闷哼,眼中怒火几欲喷发。



    此刻,茶楼内却是陷入寂静,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周道都忍不住看向了这对师徒。



    “师傅,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沉从之焦急地起身:“我帮你擦擦。”



    说话间,他抬手就是一巴掌,往着老者脸上招呼。



    后者低吼一声,直接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吐出一口老血。



    “师傅,你受伤了。”沉从之关心道。



    茶楼内的气氛变得莫名的诡异。



    有人看得心惊,却是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朝着楼梯走去,便要离开。



    “不许走。”



    沉从之突然看向那人,目光凶狠。



    “谁想走,便是对我师傅的不敬。”



    那人闻言,眼角抽动,硬着头皮又坐了回去。



    沉从之见状,露出满意的笑容,走向老者。



    “师傅,来,我为你吃药。”



    老者闻言,顿时露出又惊又怒的神色。



    “畜生,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师傅,您在说什么?你让我们师兄弟跟御妖司的人火拼,自己却想要占得道王机缘,这份大恩,我还未报答。”



    沉从之笑语盈盈地看向自己敬爱的师尊。



    可笑这个老不死的根本不知道,早在他们遇见御妖司的高手之前,那道王的机缘就已经落到了自己手中。



    他就看着自己的师兄师弟跟御妖司的人生死搏杀,看着自己敬爱的师傅踏入那禁制法阵。



    畅想中文网



    到了最后,他成为了全场唯一可以掌控所有人生死的存在。



    “师傅,来,尝尝我炼制的金丹,这可是道王留下的法门。”



    说着话,沉从之从腰间的锦囊去取出一把金丹,光灿灿,圆陀陀,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传递出灵力的波动。



    “这是……”



    当沉从之取出金丹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只觉得体内无比燥热,生出无限的渴望。



    “那是……”周道见状,眉头微挑。



    “师傅,这可是好东西啊,道王秘传的玄法,留给后世的机缘。”沉从之从手中的金丹里随意挑出了一颗。



    “这应该是小师妹……”沉从之将金丹凑到了老者的嘴边。



    后者一歪头,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



    “自己的女儿也不尝尝?来……”沉从之又换了一枚。



    “这是大师兄……嘿嘿,可笑他临死前还指望我救他,却不知道,他可是炼丹的好材料。”



    沉从之咧嘴笑着,便要让老者吞下金丹。



    老者紧咬牙关,渗出血来。



    “师傅慈悲,那就尝尝御妖司的吧,那些走狗,滋味应该都一样。”



    说着话,沉从之取出一枚金丹,在老者面前晃了晃,却是自己吞下。



    刹那间,浓烈的精华在他体内化开,他的气息勐地暴涨。



    “哈哈哈。”



    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沉从之放声大笑,露出陶醉之色。



    “不愧是道王留下的秘法。”沉从之舔了舔嘴角。



    “人有本命修造化,一入腹中炼金丹……还真是邪门霸道。”



    就在此时,一阵轻慢的声音从角落处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周道敲着桌子,漠然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了沉从之的身上。



    “这小子看不懂局面吗?连疯子都敢惹?”



    有人轻语,忍不住摇头,显然已经看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下场。



    “哪儿冒出来的!?”



    沉从之迎着周道的目光,仿佛被人洞悉了秘密,嘴角扬起,露出残忍的笑意。



    身负道王机缘,他的自信前所未有的强大。



    “下辈子低调些。”



    周道轻语,缓缓收回了目光,他的指尖轻轻弹动,敲了敲桌子。



    沉从之冷笑,刚要说话,只听得一声爆响,他的身躯勐地炸裂,猩红的血肉泼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