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楔子 人间最薄是人情
    你认为你会因为什么穿越?

    若是几年前的陈启明,被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作为咸鱼的陈启明,还会带有几分趣味地回答。可现在,自从他来到山上后,陈启明就不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

    若是真的能穿越,那为什么不让自己穿越?

    自从三年前,陈启明他的父母因为车祸不幸于人世后。原本作为官二代,平时能咸鱼在家的陈启明不得不去面对那些自己不想面对的东西。

    可人间最为凉薄的,便是那虚无的人情世故。

    或是厌烦了这些凉薄的人情世故,陈启明不顾一切跑到了终南山上。他以为远离世俗的生活,是他所喜欢的。但每天看着那些道家经文,不到一年的时光,陈启明就厌烦了。

    他却放不下那个面子下山,只好用父母的遗留在终南山租了个小铺面。每天卖点小东西,聊以残生。这或许是陈启明用来逃离现实的办法,拿着手机看着从盗版网站上看到的庆余年。

    忽然间发现,手机网页上跳出的那个小广告。

    “你为什么会穿越?”陈启明点了右上角的小叉号,广告就消失了。

    但或是因为中午没休息够的缘故,陈启明看着看着庆余年便睡了过去。睡过去的瞬间,手指点到了那个再一次跳出来的小广告。

    庆国纪元五十六年,黑夜的东夷国都城中一辆马车飞快地冲过守卫在城门前的关卡。而在马车冲出后,一队骑着马匹的重甲军士疯狂地挥甩着马鞭似乎是在追赶那辆马车。

    几天后,东夷朝廷中传出消息。东夷一位大将,带着东夷机要密报,叛逃东夷。在东夷边境上,失去叛逃将军的消息。但根据马车的方向,似是去往南庆京都。一时间,潜伏在南庆中各地的探子都开始朝京都靠拢。

    而在庆国京都外,通往流晶河畔的乡村野道上,在消息传出后不久。忽地起了一座小小的酒肆,酒肆中卖的酒,不纯不美,可或是因为那酒肆的老板不善买卖。酒肆中酒的价格,很便宜因此来往的客商走卒都喜欢在酒肆中喝酒。

    再者,这老板不喜欢招呼人。而是留了一个盆在酒肆边,买酒投钱即可。酒肆的老板,就一直闭着眼用一个常人看不懂的姿势盘腿坐在酒肆中。

    酒肆建成的第一日,监察院中的探子就在酒肆边监视起来。

    京都监察院内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用铁钳子翻动那火盆中的炭火。翻动中,炭火发出燃烧的崩裂声。

    “查的怎么样了?”

    当陈萍萍的话问起时,影子的身影从暗中走出。

    “差不多了,只是这些东夷来的探子中又一人的身份,有点特殊。”

    “何人?”

    “东夷那九品剑客陈奇墨的父亲,陈枫溪。”

    “九品剑客?那此刻,陈奇墨现在在何处可查到了?”

    “查到了。那陈奇墨,于许久前,与东夷大宗师四顾剑切磋后,便在城外开了一家酒肆,似乎是等待接应。”

    “嗯,那陈奇墨可曾入京都?”

    “不曾。”

    “嗯,知道了,下去吧!对了,让一处的朱格,过来一下。”

    “是,院长。”

    就在影子的身影消失后,陈萍萍放下了手中的铁钳。“九品上剑客么?”

    流晶河畔的太平别院中,和庆帝再一次因为意见不合吵闹的叶轻眉撂开五竹。独自一人,在流晶河畔边溜达。看来往的商人,似乎都在谈论着什么。便带有几分好奇地上前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呢?”

    “那边,那边的天上落下一颗星光,砸到了酒肆的老板!”

    “天上掉下来的星光?有意思去看看。”

    作为一个拥有超前知识的叶轻眉,听见天降飞星,便猜测那是否是陨石。若是陨石,还砸了人那确实可前去一看。

    刚刚走到酒肆的面前,就见那酒肆的桌椅全部破碎。一位头发纷乱的男子,不见受伤只是目光呆愣的坐在快要倒塌的酒肆下。还没等叶轻眉提醒,那摇摇欲坠的酒肆就已然塌下。

    “我了个去,这人怎么不跑啊!又要老娘出手救人么,不过那人大概被压死了吧?”

    赶到酒肆边的叶轻眉,看着怦然倒地的酒肆。又绕着酒肆走了一圈,而那酒肆中任然没有半分动静。

    “这么倒霉的吗?陨石没找到,却找到了一个死人了。”

    还在这么想着的叶轻眉,转身准备离开回太平别院叫人。毕竟自己的太平别院,离此地也不算太远。若是就让这个死人在这里,怎么说都觉得污染自己每天呼吸到的空气。

    而叶轻眉没走几步,便听见那酒肆中传来一阵不停的声响。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

    不知为何,叶轻眉听着这个男子嘀咕的东西。自己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叶轻还在回忆,却不曾想那塌下的酒肆中,传来一道锋利的剑气。剑气劈开倒塌的酒肆,目光呆愣男子还站在原地。只是手中的那柄长剑,却已然碎裂开来。

    监察院中的监测男子,见陈奇墨似是受伤,便抽出武器向陈奇墨杀去。

    男子的剑还到,就发觉自己的眼前闪过一道寒光。而男子刚刚抽出的武器,随着他的倒下也同样断裂掉落在地。剑光也同样经射向叶轻眉,只是这一抹剑光却被忽然出现的五竹所阻拦。

    “果然,还是瞒不过小竹竹你。”

    见五竹的身影出现,叶轻眉知道自己还是瞒不过五竹。不过这次出门,能看小竹竹和一个高手打一架似乎也挺不错的。

    “能挡住我的剑,不错。”

    说话的这一刻,陈奇墨的眼神中恢复了正常。但在下一刻,男子却昏倒在了地上。同时,他手中的那柄长剑也完全破碎开来。

    见男子倒地,叶轻眉立马跑了过来。“怎么了,才说了一句话就不行了?”

    “不是我。”

    “小竹竹,你就别谦虚了。本小姐知道你,其实是很厉害的!”

    “真不是我,那人有大宗师的实力。”

    “大宗师,那他怎么就倒地了?”

    “不知道。”

    不知道么,听着五竹的回答。叶轻眉慢慢地靠近,躺在地上的陈奇墨。就在叶轻眉刚刚走到身陈奇墨边时,陈奇墨忽地又醒了过来,把叶轻眉吓了一跳。

    “咦,奇怪了。我不是在看电视剧么?怎么会到野外来了?”

    满脸懵逼的陈启明看着走近的叶轻眉,还有站在叶轻眉身边蒙着眼的男子。陈奇墨的脑海中似乎被嵌入了什么东西,一段来自另一个世界中的记忆疯狂地冲入陈奇墨的脑海中。

    “啊,好痛。”

    走近的叶轻眉,看着抱着头的陈奇墨,又问道。

    “你是谁?”

    “我,我是陈启明,不我是陈奇墨?我是谁,我是谁?”

    接着陈奇墨,又再一次昏了过去。就在陈奇墨昏过去的时候,陈奇墨的一只手触碰到一根树枝。树枝竟然生在冬季,发出了嫩绿色的芽。这神奇的景象,已然映入叶轻眉的眼中。

    叶轻眉从男子的嘴中,听见了一个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的名字,陈奇墨是吗?

    叶轻眉走过,从男子手中将树枝拿过。“小竹竹,带上人我们回太平别院。”

    夜幕很快将京都遮掩,两个戴着黑色面罩的黑衣人。偷偷摸摸地摸索到了,一处高门围墙外。“是这里么?”

    “是,根据打探到的消息。那个叛徒,现在就在这座院子中。”

    “好!”

    确认了一遍周围没有人后,两个黑衣人一跃而起。但当那两个黑衣人跳到围墙上时,迎接他们的却是闪着寒光的刀锋。

    而监察院中的黑骑,在那两个黑衣人死去的瞬间就将京都中的另一处府邸包围了起来。

    似乎是感觉到黑骑的动作,府邸中的人开始拼命地向外冲。但等待他们的生死,却已然被府邸外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一手掌控。

    就在黑骑对府邸中的人,进行血腥镇压的时候。言若海急急忙忙地走到陈萍萍面前,“院长,一处朱格监视陈奇墨的人,至今未回!”

    “未回么?朱格在城外,埋伏好了么?”

    当陈萍萍平静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府邸中心得院子中忽然升起了火光。火光照亮了那向外冲的勇士,也照亮了黑幕掩盖的黑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