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第三章 你到底来自何方
    显然陈萍萍的话,在庆帝心中留下了更多可以思考角度。或者说,为庆帝留下了一个可以期待的野望。

    毕竟是一位大宗师,全天之下能有几位宗师?有加上那时常守候在叶轻眉身边的五竹,天下至今,大宗师依旧屈指可数。若是能将这位,或许在东夷眼中已然丧生的大宗师为我庆国,或者是为我庆帝所用。那么,这天下的局面,庆国的局面说不定又要变上一变。

    而自己似乎,也不会再受叶轻眉的牵制了。

    “这就是你们想多了,现在的陈奇墨。根本不可能,也不会再拥有那大宗师般的能力。”

    然而,在陈萍萍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叶轻眉的话,却表明了现在的陈奇墨根本不能算大宗师。

    “你们二人都知道,大宗师之所以为大宗师。除了那雄厚的真气外,从身法、搏斗、经验上都是领先于一般的武者。而现在的陈奇墨,倒不如说就像是拿着一般绝世武器的小孩。根本发挥不出,这把绝世武器的作用。”

    虽然庆帝和陈萍萍都明白这个道理,可他们心中仍旧抱有期望。特别是期望能够,早日实现自己的雄途伟业的庆帝。

    “轻眉,那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将这位神志不清的陈奇墨,恢复神志么?”

    当庆帝这么问的时候,叶轻眉将目光再次投向了那在房间内疯疯傻傻的陈奇墨。以及那日,自己用自己的霸道真气试探陈奇墨的场景。眼中流露出一摸罕有的犹豫,但又瞬间消失。

    “此事没有你们,所想的那般简单。今日,我料定你们二人必定会上门。可是我除了告诉你们,那陈奇墨在我太平别院外。还有一事,也是在我从这陈奇墨身上探知到。同时,不得不告诉你们的一件事。此事远比,一位大宗师陈奇墨更重要。”

    看着叶轻眉正经起来的样子,庆帝和陈萍萍都不由得的好奇起来。是什么事,竟会让平时原本就不那么,正经的叶轻眉都变得如此正经。

    “此地不是谈论这个事情的地方。让我们换一个地方,再我仔细同你讲。”

    话必,叶轻眉再看了一眼那房间中神神叨叨地还在念叨着什么的陈奇墨后。便将原本打开的房间门,轻轻地关上。关上后,那个带领庆帝和陈萍萍入太平别院的青衣女子。便着人,守在房间的门口。

    而叶轻眉,则是示意庆帝和陈萍萍向太平别院的另一处走去。

    “轻眉,说罢什么事。竟会让你都正经起来?”

    刚刚走入一个青砖素瓦,装饰的并不是那么华丽却仍旧显示出儒雅大气的房间。庆帝就迫不及待地向叶轻眉问道。

    “此事,其实说来我自己都很不相信。”

    “哦,还有小姐不相信的事情么?”见叶轻眉,一脸的纠结与茫然。陈萍萍更加,对这个会让叶轻眉正经起来的人,或者事有了更多的好奇。

    “确实如此,你二人都知道我的霸道真气其实并不算弱吧!”

    “小姐的霸道真气,就天下的各类功法来看。的确称得上,数一数二的真气法门。”

    “但是,我的霸道真气。在接触到那陈奇墨真气的一瞬间,就直接被那陈奇墨的真气吞噬崩解。”

    “原来大人也是如此。”

    听闻陈萍萍对叶轻眉所提出来的这种说话,表示赞同。一旁的庆帝,不经好奇起来。

    “陈萍萍,你怎么会知道?”

    “回陛下,先前刚刚见到那陈奇墨时。臣下出于好奇,便暗中向那站在门口的陈奇墨留了一个注意。却没想到,当我那真气缓缓接近时。却发现,越是接近那个陈奇墨。自己的真气,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哦,竟有此事。那轻眉,难道这陈奇墨所修炼的功法。莫非是一种更为霸道的功法么?”

    想到这,原本已然悄下练起霸道真气的庆帝对那陈奇墨所修炼的功法产生了一丝记挂。

    “话是同陈萍萍所说一般,可是,据监察院在东夷的探子报上的消息。那陈奇墨修炼的,乃是属于那东夷情报机构中的一般功法。毕竟,那陈奇墨的父亲可也是东夷情报机构中一名了不得的探子。

    此次若不是陈萍萍的监察院中,放出足够重要的消息。那陈奇墨的父亲,也不会亲自帅手下的探子进京都。那陈奇墨,也不会在京都外等候接应。”

    当从叶轻眉的口中,说出似乎是叶轻眉也知道昨夜在京都中燃起的火光。以及那被诛杀的,属于东夷留在京都的些许探子。而自己作为庆帝,却并不能率先知道。心中,对陈萍萍以及他所掌握的监察院有了几分淡淡得不友好。

    “哟哟哟,我们的庆帝这是生气了。”

    一直便很是关注庆帝的叶轻眉,在庆帝表情发生变化的第一刻便发现了庆帝脸色的变化。

    “不知道是谁跟我在皇宫中吵架,要不是我让陈萍萍看着一点监察院。那老娘的心血,岂不是轻易的就留给咱们这位只花心的庆帝。那我岂不是亏了!”

    从叶轻眉嘴中,将这件庆帝原本不想再提起。或者说,庆帝想私下解决的事说出来后。庆帝一瞬间,感觉自己面皮都没了。

    还好,坐在一旁的陈萍萍又将两人从情缘纠缠上引到了应该好好谈论的正路上。

    “那若是陈奇墨修的,不过是一般的功法。那为何会出现,如此诡异的真气呢?”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但我猜测,是这陈奇墨修炼的功法是他自己从什么地方找来的。现在的问题就是,他,陈奇墨有没有将此功法交给东夷的其他人。

    毕竟若是他将功法,交给东夷的其他人。那么说不定,东夷未来又会有一名大宗师出现。这,对于庆国来说是大大的威胁。”

    “即是如此,那便把那陈奇墨交给监察院吧!陈萍萍,一定会打开陈奇墨的口。让他,将那份功法奉给陛下。”

    在陈萍萍这么说后,叶轻眉带着几分好奇你看着陈萍萍

    “交给监察院?交给监察院你们么你能查到什么。再说了,我将监察院交给你陈萍萍,你就忘了那陈奇墨怎么说也算得上一个大宗师了。怎么我就不知道,监察院中还有们么你从大宗师口中得出消息的这般牛皮的认存在。此事,你就派那些监察院留在东夷的探子入差吧!”

    “可轻眉,若是这陈奇墨就这么留在太平别院。万一哪日,这陈奇墨想起了什么岂不是留了一个不稳定的危险在你旁边么?”

    “我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风险,可是陈奇墨怎么说也是那东夷的大宗师。现在流出的消息,大都怀疑这陈奇墨不过是一半步大宗师,不过九品上。若是将陈奇墨再转至京都。你们二人都看见了,现在这陈奇墨的状态并不是那么稳定。若是在去往京都的这一小段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就真是要气死老娘我了!”

    当叶轻眉回绝陈萍萍和庆帝,两人想将陈奇墨带离太平别院的请求后。陈萍萍便先行,离开了太平别院。毕竟陈萍萍明白,有些事情确实是要让叶轻眉和庆帝二人私下说开的。

    刚走出太平别院的大门,就看见那在冬日的寒风中等待了许久的言若海。

    “走吧!”

    “是,院长。”

    言若海见陈萍萍一人从太平别院的门中走出,而不见庆帝的身影。走在通向马车的石桥上,言若海小心地推动着陈萍萍的轮椅。

    “院长,那陛下?”

    听见言若海这么问,陈萍萍转过头看向言若海。

    “若海啊,你知道我们监察院是为谁做事的么?”

    “知道。”

    “知道那你还想问什么?若海,你应该明白有的事可是不能多说,也不能多问啊!”

    言若海看着陈萍萍投来的寒森森的目光,便明白自己今日的问话确实是多嘴了。短短的一段石桥上的路,却让言若海似乎在地狱轮回之间走了一个来回。

    而在通向监察院的一路上,言若海更是一直不敢与陈萍萍的目光发生任何的一次对视。

    直到来到监察院的大门口,看见那等候在监察院门口的影子大人的时候。言若海的心中,才感觉松了一口气。毕竟,今日自己似乎知道的东西确实是多了一点。

    可就在言若海进入监察院,转身想走向自己的四处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忽地对想离开的言若海说道。

    “将东夷大宗师陈奇墨,丧生于京都的消息散出去吧!对了,明日我会召集监察院各处开会,记得不要忘了。”

    “是大人。”

    终于,在言若海回应陈萍萍后。影子推着陈萍萍的轮椅,消失在监察院中。

    言若海想起陈萍萍交代自己的,东夷陈奇墨?大宗师?丧生京都?这几个震撼的消息,言若海抬起头看着那被风雪遮蔽的天空悠悠叹了一口气。

    话再说回还留在太平别院中的庆帝,两人在陈萍萍离开后,就对视一言不发的坐着。

    “轻眉,别闹别扭了!太后,她也是为了庆国。”

    “为了庆国,为了庆国,那就如此排挤我。我叶轻眉,受不了这个气!”

    “轻眉,你明白,朕的心意。可是,朕依旧是一国之君,有些时候,朕也很难做啊!”

    “你难做,那你就做你的皇帝去吧!反正我在这太平别院中,过得也是很舒服的。”

    见又再耍起无赖的叶轻眉,庆帝觉得似乎自己对眼前的这个女子真是有那么几分无奈。

    “轻眉,别再如此了。朕在此事上,确实对不起你。”

    “对不起就对不起呗!老娘又不是要你对得起!不说了,说的生气!”

    接着,叶轻眉就帅气滴离开的房间,只剩下留在房间中的庆帝。叹息了一声,满脸纠结和不知所措的走出了房间。而就在庆帝走出房间的时候,一位下人悄悄地塞了一张纸条给庆帝。

    而先行走出的叶轻眉,显然没有看见这一幕。她又来到了,那个在酒肆边捡到的陈奇墨的房间中。叶轻眉刚走入,便看见陈奇墨满脸欢笑地看着自己。

    “姐姐,姐姐,你又来了!姐姐,我们来玩游戏!”

    说着,陈奇墨就把手中拿着的纸撕碎嘴中还叫着“看我漫天花雨撒金钱!”

    坐在一边的叶轻眉,看着疯癫的陈奇墨。以及从他口中,听出的那一个个属于那个时代才拥有的东西。以及,那日见到他时,自己在他手中见到的那一个奇景。叶轻眉对这个忽然出现,却不知他到底来自何处的陈奇墨产生了莫大的疑问和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