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第五章 真正的故事似乎快开始了
    冬日的寒冷也快过去了,叶轻眉看着别院中堆积起来的雪花。随着那日渐回升的温暖,一点一点的在别院中消散。叶轻眉默默窃语“快到年关了吧?”

    庆国的都城中,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行人都在筹备着那即将到来的节日。

    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庆国监察院亲自格杀了一位大宗师的缘故。又或者是,已近年关。监察院中发现,最近京都城中发现的那些来自别国的探子也是越来越少了。从当年陈萍萍百里追魔王肖恩。再到近来监察院格杀东夷大宗师陈奇墨。

    一时间,南庆监察院已然成为天下最为森严可怖的地方。

    而坐在宫殿中,近来于东夷之间的国事纠缠的庆帝。现在却不再关注两国之间的纠纷,因为现在他已经确认了太平别院中的叶轻眉确实已经怀孕了。

    庆帝明白,这或许是他的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但他的心中依旧纠结,毕竟他确实是爱过叶轻眉的。可是,朕是这庆国的君主啊!无论是从内库的金银调配,或者是那监察院的情报传送。似乎第一时间得到这些消息的,并不是自己这个庆国的主人啊!

    再说了,叶轻眉树在监察院门前的那一块石碑。立下的是一块碑,但在京都这些百官心中立下的似乎是一些他们不能接受的东西。

    所以庆帝接到的,那些来自百官中的抱怨似乎也越来越多了。

    当庆帝站在宫殿的楼台上,看着那冰雪溶消后变得生机勃勃的宫廷。还有那自己这么多年,为之征战拼搏过的宏伟江山。庆帝忽然间,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年关至,整个京都城中都点燃了红艳的灯火。家家户户都升起了袅袅的炊烟,同时从他们脸上那兴奋的笑容中可以看出这一年庆国的子民似乎过得不错。

    太平别院中同样也挂上了红艳的灯笼,庭院中的众人也都笑逐颜开。但叶轻眉每到此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或许是因为,她在这个世界上,过的依旧有那么几分孤独吧。当夜空被烟火占据,叶轻眉明白自己该下去了,不然又让太平别院中的其他人等久了那就不好了。

    太平别院的酒席上,叶轻眉显得有几分意兴阑珊。同样来参加酒席的陈萍萍,似乎早已习惯了叶轻眉每到这年关时落寞的神色。便一直在酒席上,为来参加酒席的众人增添年关的氛围。

    叶轻眉没吃几口,就觉得肠胃中一阵翻涌。便借故退出了酒席,自己去到太平别院中高耸的楼台上。默默地看着那升起的烟花,以及烟花过后晴明的黑夜。

    就在看着那升起的烟花时,五竹那冷冷的声音又出现在自己的耳边。

    “小姐,为何又不吃饭?”

    “不想吃。”

    “那为什么不想吃?”

    “不想吃,就是不想吃,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我看你家小姐是想家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楼台上。声音才出现,五竹的身影就靠近了那声音传来的源头。

    “你是谁?”

    一道清秀的身影出现在楼台上,同样五竹的剑也架在那身影的脖子处。

    “小心,小心。我说五竹大人,刀剑不长眼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叶轻眉看着那来人,心中不由得的觉得震惊。这人,不是那昏迷了许久的陈奇墨么?他不是还在昏迷中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呵呵,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小姐的名字,你说是吧叶轻眉小姐。”

    “哟,不错啊。和我想的差不多,你果然是知道我的。”

    当叶轻眉说到这的时候,陈奇墨推开五竹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走向那坐在楼台上的叶轻眉,带着戏谑滴看向这长的和自己前世在那些推测中一般的模样。

    “果然果然,我们的叶大小姐似乎明白我是来自什么地方的人。”

    “说吧,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些只存在于中的穿越者先生?”

    “我能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么?我只不过是在玩着手机,玩着玩着就穿越了。”

    “怎么样,怎么样。穿越的感觉怎么样,况且还是魂穿。”

    “说不来,因为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似乎穿越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的身上,我瞬间失去了我的意识。”

    “这是当然的,怎么说那也是一个大宗师啊。一个大宗师的意志啊!”

    “这么牛皮的吗?原来是大宗师,我就说怎么我刚醒过来的时候。没几步,就来到了这里”

    “话说你为什么会醒过来。你都睡了那么久了,要不是你还在呼吸我都怀疑你死了。”

    “这我更不知道了,我只觉得睡着睡着感觉肚子饿便醒过来了。”

    “肚子饿么?说来,你真的似乎也好久没吃饭了!”

    “我说,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和五竹么?”

    “不想问,就算你可能知道我的未来。我问了,有什么作用么?”

    “果然,叶轻眉你果然是一个如此豁达的人。”

    “对了,既然你肚子饿那就下去将就点。今天过年,别的就不谈了。好久没和一个正经的现代人交流,现在的人实在是无聊。不如,我们下去聊聊。”

    “可以,但是我先走一步。似乎,有人来找你了。”

    “有人来找我?”

    陈奇墨用手指了指那流晶河畔上,跳动起来的红色光火。叶轻眉明白,似乎的确是有人来这太平别院中找自己了。

    再回头看陈奇墨,陈奇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台上。“人呢?”

    “小姐,他走了。”

    看着陈奇墨消失的身影,以及那已然来到太平别院门前的光火。叶轻眉明白,自己也该从这里下去了。

    就在叶轻眉刚刚从楼台上下来时,一位慌张的奴婢已经在四处寻找叶轻眉的身影。见到叶轻眉来到,奴婢便急忙地跑到叶轻眉面前。

    “小姐,宫中来人了。”

    “嗯。”

    叶轻眉随意的梳理了,自己那觉得有几分纷乱的头发,便向门口走去。打开门,一张笑的如同花的脸就出现在门口。

    “见过叶大人。陛下,叫我送这带有节日的气氛到大人府上。”

    “哟,咱们的庆帝还记得我这太平别院中的叶轻眉啊!”

    听见叶轻眉这么说,那位送东西的太监吓得就快跪下了。但依旧秉持着一口气,依旧满脸笑容的看向那站在太平别院中的叶轻眉。

    “大人怎么这么说,陛下虽然还在宫中。可陛下,却依旧记挂着大人呢!”

    “记挂么?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回去告诉庆帝,东西我收到了。”

    接着跟随在叶轻眉身后的人,接过那些那来自宫中的礼物。随着叶轻眉的转身离开,接过东西的奴仆也转身离开同时也关上了太平别院的大门。只留下依旧满脸震惊的太监,愣愣地站在太平别院门口。站了一小会,太监也举得尴尬便对那些跟在身后的随从。

    “看什么看,还不快回宫。”

    显然叶轻眉根本不在意那个从皇宫中的东西,现在她想的便是那个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陈奇墨。一个人在这个阶级分明的时代,呆了这么久了叶轻眉的内心是孤独的。好不容易出现一个,似乎能和自己说一些现代话题的人。

    但走到酒席的客厅中,叶轻眉环顾四周却发现那刚出现的陈奇墨。似乎却不再这个酒席上,人不知道去哪里了。便向坐在酒席上的人问道

    “陈奇墨呢?”

    听见叶轻眉这么问,陈萍萍也觉得有几分好奇。

    “陈奇墨你府上的大宗师?不是昏睡许久了么?小姐莫不是昏了?”

    反倒是原本就守在叶轻眉身边,始终未说话的五竹。用他那不带表情,冷淡的声音说道。

    “吃了,又睡了。”

    听见五竹这么说,陈萍萍明白似乎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但怎么说,自己都不好自己亲自去问叶轻眉发生了什么。而叶轻眉听见五竹这么说,原本起了几分的兴趣也回复了那么平常的落寞。

    “睡去了么?”

    另一边回到皇宫中的太监,向庆帝回禀着今日在太平别院中的见闻。在听完太监的回禀后,庆帝挥了挥手示意太监退下。空荡的宫殿中,只留下依旧还在看奏章的庆帝。而庆帝回想起太监回禀给自己,叶轻眉的对太监的话。

    庆帝抬起头看了看那飞升,爆炸坠落的的烟花。庆帝明白了,自己或许是不得不去做那件自己并不想做的事了。毕竟,朕怎么说也是这庆国的国君啊!

    跨越过了子时的更敲声,庆国五十七年的到来似乎在揭开庆国新一年的新气象的同时,也即将揭开那未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