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第八章 道家传人么?
    果然,我还是被那个来自未来的陈启明的记忆影响了么?

    拿着糕点,回到太平别院中那间现在暂时属于自己的房间中的陈奇墨。回想着刚同叶轻眉之间的交谈,说话间陈奇墨感觉到一股熟悉的陌生感。

    有的话,有的词语,甚至有的动作,是原来的自己不会这么做的。

    可是,那些来自记忆之中多出来的记忆。却已然,慢慢地开始影响到了这个在东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陈奇墨。但是,对于陈奇墨来说他不知道,这种熟悉而陌生的记忆带给他的改变。到底是好,还是坏。

    毕竟,有的东西不是一时半刻便能看出来的。

    只是,刚刚听叶轻眉说起自己修炼的功法的时候。陈奇墨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跳出的那些关于什么道家。什么《九阴真经》等等相关的记忆的时候,陈奇墨决定似乎自己确实该好好的和缕缕这些多出来的记忆。

    走进太平别院的范建,手上拎着一个用绸缎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走在太平别院的青石板上,范建对于许久未见的叶轻眉除了怀念更多的还是愤馁。

    说句实话,范建明白自己的心中是有叶轻眉的。可是,叶轻眉的光彩实在是太耀眼。

    她散发出如此耀眼的光芒,让范建不敢说出自己心中的话。

    可是,这么耀眼的她,为什么甘愿就这么没有一个名分的留在太平别院中。没有名分的为那个,坐在皇宫中的人,怀孕甚至留住一条生命?

    范建,他想不通,更不明白。

    兜兜转转,即使范建再想不明白,他终是还要去面对这个他不会忘记的人。

    “来了,坐吧。”

    “老太太听闻,你有孕便托我给你带点东西。”

    说着,范建就将那个包裹递给站在叶轻眉身边的五竹。同时,他也注意到了似乎在自己对面的桌子上。摆放着一盘,动了些许,却未吃完的糕点。

    似乎是注意到范建看到了,那盘糕点叶轻眉解释道。

    “刚刚有友人来过。”

    同时,叶轻眉挥挥手示意那侍奉在门口的侍女收拾那些糕点。

    “对了,此次对西蛮用兵,看来我是不能参与了。战场上的那些事,只能交给你了。”

    “无事,能为庆国出力。也是范建之幸!”

    话说完后,范建和叶轻眉就这么坐在房间中,不再言语。

    叶轻眉明白,范建他心中的那点小心思。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范建、庆帝、陈萍萍、五竹他们几个人经历的事情不再少数。而对于范建的心思,叶轻眉怎么也猜到了一点。

    之前,叶轻眉还能厚着脸皮的和范建有说有笑。可是,现在的情况,叶轻眉对范建确实不知道该讲什么。难不成告诉他,何必单恋一枝花么?

    叶轻眉不知道该怎么说,范建同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范建明白,有些东西随着那些曾经的岁月流逝,已经变了。至于变得是什么,范建不想说更不想明白。

    “若是无事,那范建就先行一步了。”

    “嗯。”

    终于,范建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自己为自己,找了一条退路。

    在范建走出房间,离开太平别院的时候。一旁的五竹,终于开口问叶轻眉。

    “小姐,你为何不同范建说话?”

    “哟,小竹竹看出来了?”

    “嗯,因为以往范建来时。小姐的话,都是挺多的,只是今日?”

    “还是小竹竹懂我,可是有的东西,小竹竹你确实明白不了。”

    听见叶轻眉这么说,五竹只觉得,为什么世间有如此之多的我不知道、不明白的东西?

    范建去太平别院的消息,已然通过某些庆帝安放的探子传到了庆帝的耳中。对于范建为何会去太平别院,庆帝是明白的。

    走在去向皇后寝宫的路上,庆帝对于此次对西蛮出兵以及用对西蛮出兵隐藏的东西似乎还是觉得有几分不稳妥。

    为了完成这个计划,为了实现自己的野望,庆帝只能让后宫中的皇后同样也知晓此次计划。

    或许,在庆帝心中只有这样。自己的计划,才会更加稳妥。

    “朕觉得,你可以去见一见了!”

    刚踏入皇后的寝宫,庆帝便对皇后说道。

    “现在便去见么?适合么?”

    “合适,为什么不合适。既然怎么都是会见面的,既然现在全京都的眼睛都看着对西蛮的用兵。你去见她,不是最好的时机么?况且,在有心人看来。皇后你,这不过是关心罢了。”

    “好,那我一会便去太平别院。”

    话再转回梳理记忆的陈奇墨这边,在梳理记忆的时候。陈奇墨再一次来到了意识空间,看着咸鱼般躺在地上的陈启明。陈奇墨悄悄走近,踢了陈启明一脚。但不知道为什么,陈奇墨这一脚却未将陈启明从意识空间踢出去。

    懵逼了吧?

    被踢的陈启明,带着几分得意的看着陈奇墨。

    奇了怪了,按理说我才是正主,怎么我却不能将你从意识空间中踢走。

    嘿嘿,这就不得不说说我这聪明小脑袋了。

    怎么说?

    其实,我留在意识空间的时候。闲来无聊,便看了看某个人修炼的功法啊、个人兴趣爱好啊、小秘密之类的东西。

    卧槽,你这畜生。居然偷窥?

    偷窥?你那里,不是也有老夫的这些记忆么?看一看,说不定有惊喜哟?那些超越时代的文化经典,是你从来没见过的哟!

    陈启明,我感觉你在开车,可是我还没有证据。

    咳咳,咱是正经人。怎么可能开车?说点正事,在看你的功法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卧槽,大佬,牛皮!一篇断断续续的话本中的,《九阴真经》你都能拿出来修炼么?

    年轻人,终于知道本大宗师陈奇墨的牛皮之处了吧?

    大佬确实牛皮,不过想到这,我陈启明就有了一个小小的想法。既然你能修炼这些属于道家的经典,那我们现在呆的这个灰蒙蒙的空间,是否就是那传说中的上丹田,泥宫丸?

    上丹田?泥宫丸么?我缕缕。嗯,似乎确实有几分相似,可你说错了不是泥宫丸,是泥丸宫。

    咳咳,不要太注重细节嘛。一想到这,我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

    你说我们两个,或许其实就是两道神念?就像老子一气化三清的那种,说不定哪天你就能把我从你的身上化出去了!

    似乎,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我依旧觉得你在想屁吃!

    此话怎讲?

    将你化出去,那最少也得是仙级以上的高手。但庆余年的故事模板,明显就是走科技武侠道路的。在这种世界背景下,成仙你怕不是没睡醒。

    这样么?不过人还是要有希望的,说不定哪天我们两个就成了庆余年世界中那老子西出函谷关,紫气东来八万里一般的时代人物了呢!

    想是可以想的,但你要记住你的本质,陈启明你不过是一条咸鱼。老子那种人物,可是著下道家经典《道德经》的人物。所以,你陈启明对道家文化有什么见解么?

    嗯,确实,似乎是没有。

    那不就行了,为什么穿越者做文抄公,都不敢抄那些圣贤经典?是因为,那些经典都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写出来的。所以,你还是醒醒吧,别睡了。

    啧啧啧,没想到武道大宗师陈奇墨的JIO度还是挺刁钻的啊!

    当然,不看看是谁用一篇断断续续的道家《九阴真经》就修炼到大宗师境界的。

    好了好了,你牛皮。但我有一个问题想,想问一下大宗师同学?

    问吧,什么问题。

    看了你的记忆,似乎你的记忆中那些存留对东夷的记忆是有那么一点。咳咳,悲惨。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你到庆国来的目的是什么。你现在就这么在太平别院中呆着,天下皆知你身死的消息。那你在东夷那的挂念,你要如何?

    当陈启明问起陈奇墨这个问题的时候,陈奇墨明显愣住了。说实话,他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他除了想过。却始终不想,去面对这个问题。现在,陈启明既然提起了。他不得不思考,究竟该不该去面对这个问题。

    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是么?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先试一下,那些你从我记忆中得到的那些其他的道家经典你能不能修行吧。毕竟,我还想被你化出去呢。

    嗯。看在你记忆中,那些你看过的对道和理的理解,让我陈奇墨突破大宗师的面子上。我陈奇墨就继续,让你在这里咸鱼吧。

    滚吧,滚吧。

    在陈奇墨的意识离开后,单独留在意识空间中的陈启明,缓缓地叹息。

    “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监察院中此刻已然是火热朝天,毕竟现在已然确定了对西蛮的用兵。那么,那些关于西蛮的情报就变成了现在的监察院不得不关注的东西。

    坐在轮椅上,看着言若海报上的那一本本关于西蛮的情报时。陈萍萍明白,或许其实这一份份关于西蛮的情报,才是能够支撑庆国在出兵西蛮的征战中最好的支持。

    “这些情报对于此次用兵,确实有大用。若海,你辛苦了。”

    “为庆国出力,若海甘愿。对了,院长,你先前叫我查的,那东夷已然丧生的陈奇墨的消息我已经派人从东夷那全拿到了。只是,若海好奇,院长为何会在意一个死了的人。”

    “无事,只是好奇罢了。那你可有打探出,什么特别的消息?”

    “院长果然不一般,确实有一些特别的消息。”

    说着,言若海便从衣衫中拿出一张纸交给了陈萍萍。陈萍萍看了后,将纸张慎重地收入自己袖中。

    “此事当真?”

    “院长,若海不敢欺瞒。那信中提到的,过几日便会暗中到京都。”

    “做的不错。”

    就在言若海和陈萍萍交谈中,影子走入俯身在陈萍萍耳边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