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第十一章 乱世中的无名之辈(上)
    杀向陈萍萍的剑,很快很锋利。但站在陈萍萍身边的影子,也很快。

    当剑刺到陈萍萍面前的时候,影子的那一双铁拳也到了。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炫技的招式。就在黑骑围绕的空间中,就在陈萍萍的轮椅前。

    一把锋利的剑,一双铿锵的拳。剑的招式,招招都在寻找那拳头保护之下的缝隙。拳的招式,则是将身后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用拳头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拳网。

    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看着那距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隔的争斗却没有半分的畏惧。依旧是满脸的平静,可陈启明越是看见如此平静的陈萍萍陈启明的心中那燃烧的怒火越是炙热。

    手中的剑,流动的真气也或许因为这怒火也越发快乐起来。影子很强,但影子依旧还未到大宗师。即使陈启明,只是从陈奇墨的那些记忆看过那些剑法杀招。并未真实的和人对拼过,但身体上拿着剑的肌肉记忆还有那丰厚真气。

    都强过影子不是一分,而在对拼中随着陈启明对那些剑法和肌肉记忆的控制越发熟练。影子的拳头,开始逐渐挡不住陈启明那越发锐利的剑。

    终于,陈启明发现了影子拳头中的空隙。简单的用剑背一挑,影子就被陈启明的剑击飞。见影子被击飞,围绕在陈萍萍四周的黑骑连忙上前。想将陈萍萍,救走。

    可每上一个黑骑,就被陈启明用剑背击飞一个。

    “我无意屠杀,只诛恶首。”

    在击飞了不少黑骑后,陈启明的剑又在一次来到了陈萍萍的脖子上。但即使到此时,陈萍萍依旧没有半分的惊慌。

    “等等,我能救人。”

    就在陈启明的剑,将陈萍萍的脖子浅浅划破的时候。从黑骑包围圈外,传来一道声音。让陈启明放停住了手中的长剑,虽然他明白再往下一分就能夺走陈萍萍的性命。

    接着,一位头发乱乱的中年男子穿过黑骑走到了陈启明面前。

    “费介?你说,你能救人?”

    “你先放开院长,我能救人。现在血已经止住了,那根簪子似乎为重伤你母亲。我能救,我能救。”

    在费介说出自己能救人的时候,已经醒来的陈奇墨在泥丸宫中对陈启明说放了陈萍萍。快让,费介救人。

    得,既然正主都这么说了。陈启明只好将剑,从陈萍萍脖子边拿开。而在陈启明的剑移开后,陈萍萍脖子上便流出了鲜血。

    吓的费介,立马从身上找药为陈萍萍敷上。“快去救啊!”

    见费介还在为陈萍萍,敷药陈启明带着几分着急的说。因为陈奇墨在泥丸宫中,看着敷衍的费介已经快将陈启明的脑子都叨叨昏了。

    “急什么?若是你相信我,就跟我回监察院。你母亲,我已经吩咐手下人带回监察院了。”

    “好。”

    陈启明也不再管其他,而是持着那边依旧有分毫血迹的长剑走向监察院。

    “你就不怕我跑了?”

    在陈启明转身走时,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问道。

    “不怕,若是你跑了。那还有这么大的一个监察院呢不是么?”

    闻此,陈萍萍终于看不出喜怒地笑了笑。

    而在京都中发生的事,已然传入了太平别院的叶轻眉和庆帝耳中。叶轻眉却是急迫地,向京都赶来。但庆帝,却没有去往监察院。反而是在宫内,默默地等待着。

    威严的监察院中平时最多,也只有一处的人。或者,少数的监察院中的人会在监察院中,可是,今日。八处中,除了那些派出去的探子。其他没什么公事的人,都在监察院中。上百双眼睛,几十个八品上的高手就盯着这个。今日伤了院长,还坐在监察院中喝茶的陈启明。

    面对着这么多人的目光,陈启明说实话还是有点慌的。毕竟,这种大场面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陈启明见得确实不多。

    他拿着茶杯的手,还有一点颤抖。他不知道刚,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将剑架在陈萍萍的脖子上。更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将影子击飞的。他好奇的是,怎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么牛皮!

    可那个在泥丸宫中,不断催促自己去看一看人到底救回来了么的陈奇墨打破了他的幻想。

    不是你厉害,是本大宗师厉害!你快去看看吧!

    被催促烦了,陈启明才刚一起身。那盯着陈启明的上百双眼睛,就将随身带着的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带着二十分的警惕,看着站起的陈启明。

    “干什么呢?”

    一个清澈的女声,将对峙中的陈启明和监察院众人紧张的气氛打破。陈启明仔细一看,怀孕的叶轻眉已然来到了监察院。

    似是听见叶轻眉的声音,脖子上受伤的陈萍萍也来到了陈启明的面前。

    “小姐恕罪!此次……”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轻眉看见陈萍萍,连忙走近看了看陈萍萍脖子上的伤势。见并没有什么重伤后,转向陈启明。

    “说吧,现在是哪个你?”

    “咳咳→_→,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陈启明,见过。”

    “见过个屁的见过,说说吧。今天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

    一副大姐大模样的叶轻眉,这么对陈启明说话。一时间,陈启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

    “算了,知道你说不清。把陈奇墨叫出来!”

    既然叶轻眉都这么说了,陈启明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将意识拉到泥丸宫中,一jio将还在看戏的陈奇墨从泥丸宫中踢了出来。

    “其他什么陈萍萍说,我丧生于京都以及那些东夷探子的事。我不想谈,也不在乎。但人,你必须救回来。否则,我和你们监察院不死不休。”

    “没有缓和的余地么?”

    “没有。”

    “好。”

    在叶轻眉做出承诺后,便让监察院中的人抬了一张椅子过来。坐下,一时间,陈奇墨、陈萍萍还有叶轻眉话也不说就坐着。而在陈萍萍和叶轻眉的背后,监察院中的一众人也都默默地等待着。

    过了许久,满脸是汗水的费介走了出来。看见坐在监察院中的三人,也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

    “院长,幸不辱命。人救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

    听见人救回来了,陈奇墨的心自然是开心的。可是,又听见了费介的只是,陈奇墨的高兴又中断了。

    看着犹犹豫豫的费介,陈萍萍便道,“有什么直接说。”

    “是,大人。人是救回来了,可是在她体内却发现了不止一种毒……”

    “什么?陈萍萍,你们监察院还给母亲下毒了?”

    才听见毒这个字,陈奇墨就跳了起来。见陈奇墨跳起来,那些等候在陈萍萍和叶轻眉身后的人。又一次将武器,统统抽了出来。

    “大宗师急什么?你母亲体内确实有毒,可不是我们南庆监察院下的。我费介作为南庆,最懂毒的人从未在我监察院内见过这种毒。况且这种毒,似乎不是一天下下的。而是长年累月的作用,才形成的。”

    “长年累月么?”

    “是,原本这毒不难解。可是,现在大宗师母亲体内的毒是不知道多少种混在一起。要解毒,无疑是难上加难。”

    “那,费老可有办法。”

    “唉,大宗师还是自己去看看吧。不是我不解,而是你母亲她不想解这些毒。”

    “母亲,不想解?这是为何?”

    “我已经将你母亲身上那,不能说话的毒解了。至于为何,大宗师不如亲自去问你母亲。”

    “如此么。”

    “那大宗师随费介来吧!”

    在陈奇墨随着费介走入监察院中,三处所在的地方。经过陈萍萍边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

    而当陈奇墨和费介的身影消失后,陈萍萍示意在一旁等候的朱格、言若海以及各处主办退下后。空荡的监察院大厅中,就剩下了叶轻眉和陈萍萍。

    “为什么要对陈奇墨出手?”

    “因为他是大宗师。”

    “五竹也是大宗师,怎么你不对他出手。”

    “不一样,老五忠心小姐。”

    “这就是你的理由么?”

    “不是。”

    “那你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他是大宗师,陛下准备对西蛮用兵。若是我们此时,能有一位大宗师刺杀他国皇帝那么在陛下征战西蛮中就能取得最大的利益。”

    “还有呢?”

    “为了小姐,小姐已经掌控了监察院,以及不可计数的财富。已经被太多的人觊觎,能再收一位大宗师。那么,小姐在庆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能再出事了。”

    “你这是在赌!”

    “是的,但这次我似乎赌输了。”

    “输了就输了吧,记住这次的教训,下次别再输就够了。”

    “是,小姐。”

    再说走入到监察院三处的陈奇墨,一走进便看见躺在床上的妇人。而费介,在带陈奇墨走入后便自己走开了。

    “你来了。”

    睡在床上的妇人,似乎听见了陈奇墨的脚步声。

    “是的,母亲。”

    “奇墨,是我母亲拖累你了。”

    “没有……”

    “对不起,奇墨。母亲骗了你,其实我不是你母亲。”

    听见这句话,陈奇墨惊了。而在泥丸宫中的陈启明,也惊了。这转折,怎么有点狗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