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第十五章 御驾亲征?
    从一个懦弱的小王子,走到庆国之主。没有人知道,这么多年庆帝走过了多少年的春秋风雪。

    多年的春秋风雪,让大臣们明白,现在的庆帝已非当年的王子,一众大臣谁敢说能捉摸得透现在庆帝的心思。

    捉摸不透,无法理解,在庆帝说出要御驾亲征的时候也没有一位肱骨之臣敢跳出来第一个劝诫。

    自古大帝,皆好文治武功。庆帝正值壮年文治已然不差,虽比不得那些文坛大家,但已然有了自己的风骨。而武功,或许就是庆帝为何想御驾亲征的原因。

    可若真的只是为了文治武功,那么现在的庆帝大可稳坐钓鱼台。让南庆的军队,一往无前地杀入西蛮。到后人评价时,也会因此次征战而无人敢质疑庆帝的武功。话是如此,但谁人又能阻止庆帝呢?

    答案是没有人能。

    天下皆知南庆,以武立国。庆帝能亲自率兵出战,乃是告诉天下诸国我南庆中无人畏战。再者,若是庆帝御驾亲征,势必会大大激发士卒们的雄伟气势。

    而现在摆在大臣们面前的问题,已然不止是阻止庆帝如何御驾亲征这么简单。既然庆帝要执意亲征,那么也就代表了,这次出征只许胜不许败。

    “怎么都不说话了,陈萍萍平时就你诡计最多,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开始来宫中论战的陈萍萍,只是以为庆帝是要以论战为假。实际上,处罚监察院欺瞒之罪为真。为此陈萍萍还特意,找了范建为自己站队。可现在确实有人跳出来,说道陈萍萍率监察院与陈奇墨一战。但结果并不是陈萍萍所想的一般庆帝却没有以这件事来追究责任。

    难不成是因为陈奇墨在太平别院,还是说因为庆帝先前便见过那陈奇墨。虽然是疯癫状的陈奇墨,但庆帝也知晓了这个人的存在。

    不,并不可能如此简单。庆帝,并不会如此放弃。那原因是什么?陈萍萍不知道。

    当庆帝问道陈萍萍时,陈萍萍也刚刚从听闻庆帝要御驾亲征的话中缓过神来。只是,咱们的这位陛下为何会突然间做出此种决定呢?

    据传回来那些西蛮的情报,似乎并没有什么东西是庆帝值得亲自出手的。难不成真是为了西蛮的土地,为了扩充疆土么?

    “臣陈萍萍,斗胆问一句陛下。陛下,为何会突然想御驾亲征呢?”

    陈萍萍的问话,也是所有大臣都想提出的。

    “朕御驾亲征,是要为南庆,为庆国,在那庆国和西蛮的边境上咬下一块肉来。朕御驾亲征,是要让南庆的将士,知道朕从未忘记这些为庆国征战的将士!”

    “既是如此,那臣陈萍萍,为陛下出征喝彩,为庆国大胜喝彩!”

    听见庆帝如此慷慨激昂的话语,宫中的一众大臣都跪地同声喝道。

    “庆帝万胜,庆国万胜!”

    或许是因为庆帝的处罚,还有庆帝的慷慨激昂。接下来的论战,进行的很顺利。

    论战结束后,庆帝将陈萍萍、范建留了下来。

    “朕将你们留下来,可知为何?”

    “臣陈萍萍,臣范建知晓。”

    “那陈奇墨,是否真的归于南庆?”

    “确实如此,但此人依旧在太平别院中。臣下,一直也在想将陈奇墨召入监察院。但此人桀骜,臣依旧还在同其商讨。”

    “若是如此,朕只想叫你陈萍萍和范建知晓。若是能归服手下,那便是极好,若不能,就处理了吧!”

    “臣知晓。”

    退出宫殿后,范建在走向马车的路上。还是忍不住问陈萍萍,

    “陈萍萍,你说的那大宗师在太平别院中这话,可是真的?”

    “怎么,现在你还不信么?”

    “不是我不信,只是那毕竟是大宗师啊!还是东夷的大宗师,你监察院不是前段时间还清缴了东夷的探子呢!”

    “大宗师又如何?小姐手下的大宗师,又不是只有一个。你若是不信,那你自己去问小姐。”

    “好了,那你觉得今日陛下说的御驾亲征是什么意思?”

    “这,我确实也不知道。”

    “唉,看起来风波又起啊!”

    和范建说的相差无几,朝堂中散出的庆帝御驾亲征和那东夷大宗师陈奇墨归顺南庆的消息飞快地传遍了市井街头。

    监察院虽然在暗中,一直查访是谁将这些朝堂中的隐秘之事传播到市井街头。但一查开,便发现这背地中有太多的势力插入其中。

    而消息,也在传到南庆市井街头的同时也传到了各国耳中。特别是东夷,先是说东夷大宗师被杀。过一段时间,好了,大宗师没被杀。但这位大宗师,却又归到了南庆手下。

    原本南庆便一国双宗师,现在因为陈奇墨归顺。南庆便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国三宗师么?

    还有,庆帝居然要亲自对西蛮用兵,御驾亲征。难道那新的大宗师,也会一同前往么?这一个个,从南庆传出来的消息都让天下诸国不得不重视此次对西蛮用兵。

    自从陈奇墨入京,南庆的风云便由于陈奇墨不知变动了多少次。可是,陈奇墨这位处于风云变化中心的人。却越看记录下的道家经文,越是觉得别扭。

    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到底什么地方不对。

    苦思冥想,终不得解。迫于无奈,迫于自己先前发下闭关的誓。陈奇墨只好,默默地坐在房间内看着道家经文发呆。

    御驾亲征的消息,也传到了太平别院中。叶轻眉知道了这个消息后,确实也觉得有那么几分不可思议。作为一手帮庆帝坐上帝位的叶轻眉,知道庆帝坐上这个位子是有多么不容易。

    至于这次为何庆帝要御驾亲征,叶轻眉实在也无法理解庆帝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次对西蛮出兵的一些东西,叶轻眉也看了。站在她的角度看,此次征战按理说怎么也用不着庆帝亲自带兵出战。也能得胜而归,那他为什么要亲征呢?

    再说庆帝,就这么将自己好不容易到手的执掌庆国的权利交到那些长老院手中。他就如此能放的下么?或者说,这次征战的背后难道真的有什么非庆帝出征不可的理由么?叶轻眉,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似乎就要让这个时代的那些智者来为自己解解惑。“小竹竹,麻烦你去叫一下陈萍萍到太平别院来。”

    “是,小姐。不过,似乎不用叫了。陈萍萍,似乎到了。”

    “是么?”

    谈话间,陈萍萍就穿过大门走入了叶轻眉的视线中。来色匆匆的陈萍萍,让叶轻眉明白他似乎来找自己也是为了谈论庆帝要亲征的事情。

    “小姐,庆帝亲征之事你怎么看?”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此次庆帝亲征真的有那么一丝丝奇怪的气味。可我,也说不出究竟哪里奇怪。陈萍萍你怎么看?”

    “今日陛下说起时,我也觉得奇怪。但无论根据传来的情报分析,庆帝都确实没有出兵的打算。所以,我我实在看不出庆帝为何会提出亲征的要求。”

    “果然如此,怎么咱们的这位皇帝。现在确实是,越来越看不清了,看不透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难不成庆帝真是到了壮年,追求文治武功?”

    “不会,作为一个隐忍了那么多年的皇帝。他绝对不会为了,这些所谓的虚名而亲自出兵。既然看不透,那我们就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倒是你,作为监察院的院长在此次庆帝出征中似乎是要担上极大的责任了。”

    “这一直都是我,作为监察院的院长该做的。只是,我担心小姐。”

    “担心我什么?”

    “现在小姐情况特殊,若是我被调去为前线之事奔波。那么,我就可能会将小姐……”

    “不用担心我,这小小的太平别院,现在可是有两位大宗师呢!你说,现在天下,有谁能闯入太平别院?”

    “话是如此,可是那东夷大宗师陈奇墨似乎不是那么……”

    “没有事,没有事。这位大宗师,别人不懂他。难道我,叶轻眉也不懂他么?陈萍萍,你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

    “是,小姐。”

    且不说陈萍萍和叶轻眉,就说亲征消息放出后的皇宫中。现在太后,亲自到庆帝面前。斥责庆帝,为何要亲自出征。而且,又是为什么,监察院作为南庆的最大的监察天下的机构。至今,也没有查出是谁传出的庆帝要亲自带兵出战的消息。

    但无论太后如何劝说庆帝,庆帝都始终没有半分反悔的心。似乎庆帝,早以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太后没有将庆帝劝诫,放弃亲征。却被庆帝,安慰得回了寝宫。

    太后从庆帝那离开后,庆帝看着还未离去的皇后。

    “怎么,你还不走?”

    “你就不想查查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不想,也不用想。泄露出去,又能怎么样。反正你知道,这次出征,并不只是出征那么简单。”

    说到这,庆帝看向手中那本字迹纷乱的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