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二十二章 滕梓荆与红甲骑士
    自从费介离开澹洲后,坐在皇宫中的庆帝就得知了这天下第五大宗师尚未身亡的消息。而这么多年来,其实庆帝一刻也没有放松过对这第五大宗师所修炼功法的追逐。

    甚至,东夷探子身上所拥有的功法,庆帝几乎完完整整的都有一套。

    可庆帝明显的能看出,这些功法的一无是处。

    但他怎么也忘不了,叶轻眉曾经和他说过,陈奇墨这第五宗师的真气的强大爆裂。

    不过他想是这么想的,但那费介作为监察院中的老油条怎么都不轻易将陈奇墨这位大宗师所在的地方告诉其他人。无奈,庆帝只好派人在澹洲继续寻找。

    春去秋来,夏蝉冬眠。平凡的日子总是过去的很快,而范闲坐在范府门口等待的日子过去的也很快。这几年,范闲将《红楼》的故事写给了范若若。

    在京都城中,搏得不少大家闺秀的美称!

    风雪雾霭,江流向海。在澹洲边的小岛上的陈启明,就如同消失了一般。岛上没有人记得几年前的血案,他们只知道在村子外有一位守着海的人。虽然那人不修边幅,但村子中的小孩子却一直很喜欢同这位守望海的人玩耍。

    范闲依旧好奇,为什么五竹叔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怎么还不变老?依旧好奇,那不远处的小岛上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精神分裂大宗师现在过得如何。

    可五竹叔依旧只是坐在小巷子中,卖着那根本赚不了钱的杂货。

    那海岛上的人,也从没说过岛上有什么高手剑客。

    平凡的日子过得如此之快,范闲也从一个小屁孩长成今日的如玉公子。他依旧在门口,看着一个个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人。但今日似乎是不同的,那身穿红甲的骑士出现了在澹洲的街头。

    红甲骑士到来时,监察院中有着机密任务的滕梓荆也来到了澹洲。作为四处的人,此次来澹洲的任务除了刺杀那范府私生子范闲外。他更有着绝密任务,便是去澹洲边的那座小岛上刺探那个消失多年的东夷大宗师。

    这两个任务似乎第一个,还算简单。区区一个小屁孩,难道还会有什么危险么?

    想到就去做,滕梓荆顺利地在范府的食物中下了毒。现在他所要等的,就是让这条鱼自己游上钩来。可他没想到,鱼是钓起来了。可这条鱼,似乎还会咬人!

    谁说小屁孩,就容易解决的。倒在地上的滕梓荆,看着范闲心中十分地想吐槽。

    可能怎么办,在范闲的叙述下,他明白自己是被安排了。

    杀国贼,怎么国贼会有监察院提司的腰牌。怕不是在逗我,既然错已酿成,那就错下去吧!

    “范闲,你知道那消失在澹洲的第五宗师在什么地方么?”

    当知道了有人要谋害自己后,范闲对那个陌生的京都产生了更多的好奇。可当滕梓荆再这么问起时,范闲依旧在想眼前的滕梓荆到底能不能相信。

    “你问这做什么?什么第五宗师,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你就别装了,既然我滕梓荆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那你就说吧,监察院中早就有人知道这第五宗师在澹洲了。只是,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在哪。”

    “监察院中有人发现了,难道是老师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了?”

    “费老,没说,但有人根据你和费老在澹洲的动作推出来的。”

    “是那天的那两个衙役!”

    当范闲口中说出时,滕梓荆就明白范闲肯定知道这第五宗师在什么地方。果然,自己没问错人。

    “说吧,那第五宗师在什么地方?”

    “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不知道,我就自己去找。”

    说着,滕梓荆就转身向港口的方向走去。

    看着滕梓荆走去的方向,范闲明白这人似乎真的知道那位大宗师在的地方。这事要遭,若是又让那个大宗师拿起剑。那等待滕梓荆,和那座岛上的人的将是灭顶之灾。

    即使如此,那范闲就不得不亲自去一趟了。想到这,范闲立马跟上滕梓荆的脚步。

    “兄弟,这是做什么呢?那地方,我熟,我们一起去!”

    说着自来熟的范闲就将手,搭上了滕梓荆的肩膀。期间,范闲还想迷惑滕梓荆去其他地方。可这些小计谋,都被滕梓荆识破了。

    在一番争吵后,范闲再一次踏上了那个记忆中布满死尸的小岛。

    但岛上,现在已是大有不同了。才踏上岛,几个小孩的欢笑声就在范闲耳边响起。一个梳着小马尾的女孩,跑到范闲身边。

    “哥哥,你们到岛上来干什么啊?”

    “哥哥们,是来找人的。”

    “你们岛上,是不是有一个大宗师。”

    滕梓荆冷冷的脸,和口中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差点把小女孩吓哭了,见此范闲立刻将滕梓荆来开。蹲下,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玩意。

    “妹妹别哭,你看这是什么好玩的?”

    小女孩看见新奇的玩意,也不再哭泣了。而是去抢范闲手中的东西,“哥哥给我,哥哥给我。”

    “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这东西给你。”

    “什么问题?”

    “你们岛上是不是有一个长发长须的人?那个人住在哪?”

    “有,长发叔叔住在海边。”

    说着,小孩就从范闲手中将那东西抢走了。还是海边么?

    听见小女孩的话,范闲想起了那间五竹叔和那个大宗师打斗的房间就是在海边。他还是在哪里么?

    接着,范闲就一句话不说地向前走去。跟在范闲身后的滕梓荆,还在想海边的房子。海边是哪边?房子,是哪个房子?就见到一座房子,孤独地站在海边。而房子边,有一个长发长须的男子,盘着腿坐在海边。

    见到房子,范闲缓慢地走近。

    范闲发现越是走近这位大宗师,他的心就越发平静。那海浪声冲刷在岩石上的声音,都变得很有韵味,很有规律。

    而滕梓荆跟在范闲身后,也觉得为何到这里他那些满身的杀气都在慢慢变得平静。

    就在范闲走到男子身边时,男子撑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踏实!”睁开眼,就看见两个人走到了自己面前。

    其中一人,似乎和自己记忆中的范闲有几分相似。他便试探着叫到。

    “范闲?”

    被叫到名字的范闲,懵逼地看着这位记忆中的大宗师。我勒个去,这么多年过去这人还记得我。对了,当年见到他的时候他还说猜我们就在澹洲。

    难道这人,真的就是庆余年世界中的神棍?

    反倒是,另一边的滕梓荆见到这位大宗师时。便要下跪,

    “监察院,滕梓荆见过大宗师。”

    可他发现,自己怎么都跪不下去。似乎有一双手,在托举着自己一样。

    “滕梓荆,确实有几分相似。不过,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大宗师了。你就当我是一个普通人吧!”

    话是这么说,可滕梓荆怎么可能相信。就说刚刚自己为什么跪不下去,这一点滕梓荆便觉得这大宗师又强了。

    “说吧,你们两来找我有事么?”

    滕梓荆上前,还想说什么话。就被范闲又拉了回来,“我们没事,就不是想念你老人家,所以上岛上看看你老人家么!”

    “什么老人家,小屁孩话都不会说。叫哥哥就行了,不过我反正不会相信你们就只是上岛来转一转这么简单。我猜你范闲,遇到了红甲骑士,快是要如京都了吧!”

    被这位大宗师戳破后,范闲也不好再说什么,而是越来越把眼前的这位大宗师当成妖怪一般看待。“你,你,怎么会知道?”

    “别这样看着我,我也会紧张的。滕梓荆说吧,你这趟是来刺杀范闲的吧?”

    “我去,你怎么会知道滕梓荆是来刺杀我的。”

    “晚辈确实接到了监察院中上级给的任务来杀范闲,而晚辈亲自上岛不过是想敬仰大宗师的风采!”

    “敬仰我的风采,我有什么风采。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在监察院中曾听闻,你一人之力破我监察院黑骑数十人,还将影子大人击退!”

    “哦,原来是这些前尘往事,那些都不是什么。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什么用都没有的废物陈启明罢了。既然你们来了,那说明我也该走了!”

    “走,你老说的是要离开这里?”

    “是要!”

    离开,当年老师不是说他这大宗师是自困在此么?为什么他又要离开了?难道,大宗师体内的另一个人格又分裂出来了?

    “别用那种恐怖的眼神看着我,范闲,想当年我也算是搅动京都风云的人物。如今再回京都,那不是也正常么?”

    “那不知您老什么时候走?要不要我范闲,送送您?”

    “不用,我和你们一同上路!”

    “您这莫不是在开玩笑?”

    “不,我真是要同你们一起上路。因为,你走了,陈萍萍定然不会让我安生地在澹洲快活的。而且,范闲我也需要你给我带来答案,一个我等了很久很久的答案。”

    “什么问题,你就不能问别人么?”

    “不好意思,这个问题现在就只有你能回答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