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二十四章 庆帝你好!
    从陈奇墨那里,将银子接过后。留在原地的王启年,已是被吓得颤颤巍巍。这就是三处费老口中所说的那个,杀人不眨眼,剑过不流血的大宗师杀人狂魔陈奇墨?

    怎么会对我笑的如此灿烂,难道是说这大宗师喜欢笑着杀人?

    不好,不好,城门外太过于危险了。我王启年还是先溜为上!

    马车从那高耸的城门口进入,来往的士卒商贩将整个京都城装饰的好不热闹。说来,陈启明虽然到了南庆许久。可确实没进城中,好好的戏耍过一番。上次进城,就被那可恶的陈萍萍算计。而中断了自己的游览计划,现在范闲来了。

    主角出场了,那是不是我这个小配角,就能清闲下来了呢?

    不如好好计划一下,怎么游览京都城。不如想想,去那古代才有的特色之地玩耍一番。想到这,坐在马车上的陈启明忽然激动了起来。

    你说咱这大宗师,没钱去不了。钱是不可能有钱的,毕竟抱住了户部侍郎之子,范大公子的大腿。这条腿,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开,户部,户部是什么地方。那是管钱的地方,你说管钱的人他可能会没有钱么?

    不可能!

    同样坐在马车中的范闲,看着这大宗师忽然变得荡漾起来的面容。狠狠地在陈启明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呵,大宗师,你又在想什么呢?”

    “呃呃,没什么,只是故地重游心生感慨罢了!”

    心生感慨,是什么样的感慨能让这位看起来就很不正经的大宗师,如此荡漾?难不成,咱们这位老乡还在京都中有什么老情人在这个京都城中么?若是这样,那我能不能挖一挖咱们这位大宗师,那些见不得人的风流往事呢?

    想想,范闲就觉得很有趣。

    就这样,马车中的两人都心怀不轨的坐在马车中。

    进到马车中想对范闲,说一声自己先走了的滕梓荆,才进马车就见到满脸坏笑的两人。一时间觉得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

    “范兄多谢了,到此我就先走一步了!大宗师,晚辈就先走了!”

    “你今后要去哪?为何要走,我这可有大宗师,难道大宗师都护不住你么?”

    “哟,怎么对话都改变了?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大宗师,我就是一普通人。”

    但两人并没有理会陈启明,在一番款款深情地道别后。滕梓荆跳下了马车,在滕梓荆跳下马车时陈启明才想起来。这马车一路去,必然会进到庆庙。而范闲会同那个,手持鸡腿的他的天命相遇。而是那个时候,庆帝似乎也在庆庙中。

    既然庆帝在神庙中,那么作为再次回到京都的我,是不是应该见一见咱们这位庆帝呢?

    在思考间,马车就来到了那个范闲进京遇到的第一个可能危及自身的风险。但这个风险的出现,是作为真正的幕后黑手的庆帝所不能容忍的。因此,庆帝就在暗中将这一切危险都消灭于无形之中。

    马车前换了一个人的情形,还是很明显的。看来,就算庆帝知道了自己可能在马车中也不会对他的谋划有丝毫的改变。

    咱们的庆帝,就是这么的刚!

    马车在神庙前,停下了。而当驾驶马车的人离去,在止不住好奇心的范闲就这么下了马车。

    “范闲,向前走啊!去敲门,难道还要俺这个叔伯辈的老人,给你去敲门开门么?”

    不知什么时候,跟在范闲身后的陈启明,在范闲站在神庙的门口时。就听见站在自己身后的陈启明,大声地对自己叫喊。

    似是听到了有人在外大声叫喊,宫典打开了门。

    “何人在神庙前喧哗!”

    见是宫典出来,陈启明立刻对宫典大声叫到,“对对对,你没有看错就是那个站在门口跟哈士奇差不多的他!”

    “神TM的哈士奇。”范闲刚转过头,想怼回去,却发现陈启明又溜了。

    无奈,范闲只好转过头,我说不是我叫的,你信么?

    接着,就是范闲和宫典的经典场面。而这一切,都与陈启明无关。现在的陈启明,已经靠自己的轻盈的步伐,跃上了神庙的围墙。直接进入了神庙中那个主殿,等陈启明来到神庙主殿前。

    他才从屋檐上跳下,大大方方地走到主殿门前。

    “庆帝,古人陈启明求见!”

    见有人竟然穿过了层层守卫,直接来到主殿门前。四周的侍从,都连忙站成战阵,抽出武器将陈启明围绕。

    “让他进来吧!”

    这时候,神庙主殿的大门中缓缓传来一道声音。让保卫在陈启明身边的士卒,都让开一条道路让陈启明进入到神庙中。

    推神庙主殿的大门,走入神庙中的陈启明边看到跪着诚心祈愿的庆帝。

    “哟,咱们的庆帝还会求神拜佛么?”

    “求个心安罢了!”

    “心安,庆帝的心何时安稳过?”

    “那你呢,咱们消失了那么多年的大宗师,为何又要回到这个风云的中心来呢?”

    “你认为,我不回来,澹洲的那个小岛上就会很安全么?毕竟,你想要的棋子不是已经从澹洲离开了么?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至少在京都中,我陈启明还是很安全的。庆帝,也不想看见有人直接掀翻你的棋盘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般模样。难道,你也是和那瞎子一样?”

    “庆帝,我这不是不老,只是心态好罢了!”

    “好一个心态好,心态好就是随意屠杀一个小岛的人么?”

    “那些都是往事罢了,何必要重提呢?若是庆帝想和我谈往事,那我也甘愿奉陪!”

    “说的好,好一个都是往事了!那朕只想告诉你,这一次你可不要坏了朕的棋局!”

    “我定然不会出手,毕竟,我还需要庆帝的棋子为我赵东西呢!”

    “是么,朕也想知道是什么东西?”

    “不,你不想知道。”

    说罢,陈启明就转身离开了神庙的主殿。大大方方地又从一众侍卫身边离开,赶来的宫典还想阻拦一下就这么离开的陈启明。

    却被打开门,走出的庆帝拦住了。

    “放他走,他可是那南庆消失的大宗师,陈奇墨!”

    听见这,陈启明慢慢转过头,对着庆帝笑道,“说错了,我不是陈奇墨,也不是大宗师,我只是陈启明罢了!”

    接着,陈启明就笑着离开了神庙。从神庙中大大方方地走出时,就看见满脸怀春的范闲也从神庙的偏殿中走了出来。陈启明走到范闲身边,拍了一下范闲的肩膀。

    “嘿,怎么了?大侄子,思春了?”

    “思春?你这人格分裂患者怎么懂什么叫思春?你怎么能凭空侮人清白呢?”

    “别回头,扶住我,范闲。”

    原本范闲还以为,这位大宗师又要嘲笑自己。可仔细一看,陈启明的眼神中,忽然冒出了些许的血红色。一看这,范闲就觉得不妙,要遭。立马将陈启明扶住,向马车上走。

    而当陈启明走上马车时,庆帝的身影也出现在神庙中。看着马车离去,庆帝觉得那费介说的话。什么杀人不眨眼,剑过不流血,多半是为了让那个自己不要去寻找这位大宗师而敷衍着说的吧!

    坐上马车,陈启明又盘腿坐下,不停颂念道家经文。许久,才睁开双眼。

    满脸疲乏地看向范闲,“大侄子,多谢了!”

    “哇,你这人,又开始了。不过,我很好奇,那神庙正殿中的是什么人,竟然让你身体中的另外一个人格都快跑出来了!”

    “这个人,你以后会见到的,别问,问就是你惹不起。”

    “我,我,我.......”

    “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吧!你想知道,你刚刚在神庙中见到的那个女子是谁么?”

    “我去,神棍,你又来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偏殿中遇到人了!你怎么知道是女的!”

    “无他,贫道只是发觉施主最近红鸾星动,面若桃花,掐指一算,想必必是近期有好事将近。”

    “爪巴爪巴爪巴,我可不信你这鬼话。既然是我遇到,那我就要自己找。”

    “哟,小子还不信我的话。你要是不信,那后悔了别来求我!”

    谈话间,马车终于来到了范府。下马车后,范闲在陈启明的催促下,上前敲门。可敲了一会,从侧门中出来一个丫鬟示意让范闲从侧门进。

    “从侧门进!”见此范闲,心中虽有怒火,可也不好发出。

    但是陈启明,便大声叫到,“范府的人呢?去哪了,对了,是柳如玉快给本大宗师开门。要本大宗师走侧门,本大宗师受不了这个气!”

    听见陈启明的大呼小叫,边上的奴仆连忙上前劝导。

    “这位公子,柳夫人正在午睡,你还是.......”

    奴仆话还未说完,就被陈启明打断。

    “爪巴爪巴爪巴,给本宗师把正门打开。不然本宗师就让你们,知道俺的厉害!”

    范闲看着在大门前耀武扬威的陈启明,心中有几分好笑。但又想到,他此次回京是想找谁想杀自己。陈启明如此张扬,岂不是会坏了自己的准备。

    “陈启明,大宗师,别嚷嚷了!过来,走侧门!”

    “不行,本宗师,受不了这个气!”

    “那我想下大宗师,你的钱谁给你发?你在京都,除了范府,还能住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