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二十八章 夜还很长
    京都的夜,似乎比澹洲更长。或许,是因为在这个风云汇聚的地方,每个人都无法抱着平静的心态睡去。

    找了太后无果的李云睿,明白现在她似乎得找一些强有力的帮手。而这个帮手,还不能是只藏在幕后的人。他必须要能,站在正面为自己说话。

    因此,太子就成了李云睿最好的选择。找了太子的李云睿,建议不如一同去面见庆帝。可最后,落得的是什么?

    依旧不过是一场,来自庆帝的斥责和怒火。因为,庆帝不允许,自己的棋子被他人所动。范闲,现在就是庆帝的棋子。

    他要用这颗棋子,去做一些自己想做,但自己却不能去做的事情。可是,现在居然有人想动他的棋子。那就是动了他,准备了那么多年的棋局。这是,庆帝无法忍受的。而同时,现在的他,似乎比原本可能的更愤怒。

    因为跳出棋局的已经,有一个陈奇墨了。他不允许,再有人想跳出他为天下,为南庆建立好的棋局。所以,这一次,他对李云睿和太子的斥责也就更加凶狠了。凶狠是凶狠,可庆帝还是没有禁止这两位对范闲下手。怎么说庆帝也要试试这枚,好不容易落入自己手中的棋子有多大的能耐。

    被斥责后的李云睿和太子,一个现在巴不得去杀了范闲。一个却在想,怎么才能将范闲拉入到自己这边。虽然长公主,并不喜欢范闲。可庆帝喜欢啊,看庆帝如此护着范闲。说实话,太子对拉拢范闲这件事还是有那么几分兴趣的。

    再者,若是真的能将范闲这人,为自己之所用那么内库不相当于也是自己的了么?

    可在李云睿面前,太子无法表达出这个想法来。当李云睿提出,准备用他的那本《红楼》去摸黑范闲的时候。太子,不想拒绝,因为太子他也想试试这范闲究竟有多大的火候值不值得。自己亲自下场,为这个范闲搏一搏。明面上李云睿,说只是想摸黑一下这范闲。

    实际上,李云睿是想看看,那位守卫在范闲身边的大宗师。他的度在哪里,若是不清楚这位大宗师的度在哪里。那么,她将来下手的力度应该保持在什么一个分寸才不会让这位大宗师愤怒而出手。

    太子只是看见了,李云睿这位长公主对范闲的手段只是摸黑。而在太子没看见的地方,似乎这位长公主对范闲的手段可不止这些东西。这个莫大的皇宫中,对进入京都的范闲和大宗师有想法的可不止这三个人。.除了明面上的这些小动作,在暗中对范闲的动作似乎还更多。而这些看不见的手段,才是真正会让范闲会陷入危险中。

    不说皇宫中的危险,京都中的监察院在范闲进入京都的第一刻就知晓了范闲的还有那位大宗师的到来。相对于陈萍萍和费介,让言若海关心得范闲。言若海,更想关心得却是那曾经冲击过监察院的陈奇墨。对了,这位大宗师,似乎现在改名了,叫陈启明。

    一个名字,言若海没想什么。毕竟只是一个代号罢了,他想换什么都行可在这名字后代表的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大宗师。还有那,曾经能随意杀人的剑术。这么大的一个危险在京都城中,言若海不可能不去关心。再者,今日这陈启明,一来就自己一人去了那太平别院。

    虽然现在太平别院中,已然没有什么。可这个太平别院,曾经也是聚集了整个京都的视线的地方。为什么这位大宗师,一回到京都就去太平别院。难道在太平别院,还留着什么没发现的属于这位大宗师的秘密么?

    只是,为何这位大宗师在踏入太平别院后。马上又出来了,是在太平别院中见到了什么了吗?

    不知为何每次一遇到,这位大宗师的事。言若海都觉得很头疼,因为这位大宗师似乎知道太多的秘密了。可这人偏偏还是一位大宗师,若他不是大宗师。那么监察院早就把,这位知道如此多秘密的人押到监察院中仔细审查一番了。

    思索中,一处的朱格也急匆匆地走进。他也知道了,那位大宗师。又一次回到了京都,朱格明白这位大宗师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六处的影子大人,可以说是监察院中的最强战力了。可他都似乎不是,那大宗师的一合之敌。而且,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的影子更强,那这位大宗师的实力是不是也会更强了呢?

    朱格现在急匆匆地到来,也是因为这样。因为在这位大宗师到来前,费介也曾经说过这位大宗师在澹洲那个小岛上的所作所为。若费介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的京都中若是发生和澹洲相似的事情。那么,京都中岂不是十分的危险的。

    他想问一下言若海,是不是该加强一下京都中的侍卫。还有那范府周围的侍卫,和范府周围的探子的力量。只要一有事情发生,那就必须让范府处于绝对的监控中。

    当朱格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言若海实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这监察院中,朱格能和商量的也就只有这言若海了。陈萍萍和影子大人,也没有在京都中。现在就让朱格和言若海,处理这件事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思索了许久,言若海还是觉得不应该就这么加强京都中范府周围的监察力度。若是为了一位不确定的,大宗师的因素就这么把监察院中其他的力量的都拉到范府。是不是过度重视这位不重要的因素了?

    言若海和朱格虽然担心,可他们也明白。监察院不可能,就因为一些微小的东西而改变整个京都中的侍卫调度。还有,似乎陈萍萍其实暗中对进京都的范闲也有安排。这些安排,作为跟随陈萍萍多年的言若海也只是暗中有察觉。

    但言若海和朱格都明白,就今天过后京都中的风云又要变化了。因为这位大宗师的到来,就代表着许多事即将发生。

    夜半三更,在敲更人打过更后。范闲依旧还未睡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今天第一天进入京都中。他来到这个风云汇聚的京都中,他的心中还是有那么几分动荡不安的。除了动荡不安,范闲的心中还是有那么几分高兴的。因为他在神庙中,遇到了那个手持鸡腿的女子。

    而这个女子的模样,也在范闲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只是范闲不知道,那个女子到底是哪家的人。可是,他又纠结,若是找不到那女子又该怎么办?

    还有,关于滕梓荆的事情。那个神棍一样的大宗师,说的话是否真的是真实的。若是真的从王启年那里,得到关于滕梓荆的家人的消息的话。那自己是不是该对,这位大宗师说的话多有几分的相信呢?

    说起这位大宗师,范闲的心中确实是有说不出的滋味。在范闲的记忆中,那个大宗师的声音似乎是有几分和那个记忆中的声音相似的。还有,范闲对于那个大宗师心中还是有那么几分畏惧的。

    不是其他,就是因为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范闲在那双眼睛中,看见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杀戮和血腥。他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那个大宗师。可是,范闲对于这个穿越者大宗师神棍般的预言该是相信还是不信呢?

    若是这个大宗师说的话是真的,那自己到底该不该问这个大宗师那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呢?

    这一个个问题,一个又一个的浮现在范闲的脑海中。让范闲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在这个夜晚他怎么也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