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二十九章 这只是意外
    才刚刚进城一日,范闲的到来就让京都中的各种人产生了各种不同的心思。而同范闲一起进到京都的大宗师,那个消失了多少年的第五大宗师的再次出现。

    更是让,京都中那些人对太平别院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有几分好奇心得人都开始再次注意起这个大宗师来。

    且不提,这一夜,京都中的这些人都经历了如何的风霜雨雪。

    昨夜纠结了几分钟的陈启明,就安然地在这种纠结中就这么睡去了。再次醒来,京都中的阳光已然照射到了陈启明的房间中。

    虽然作为咸鱼的陈启明,并不想就这么起来。可他明白,似乎今天好像还有人要请自己吃饭。那么,作为自己在京都中的首次露面怎么也不能落了风度!

    况且,陈启明好像记得今日的饭局上。范闲似乎,也会和别人冲突。这种时候,若是没有一身装13的套装。那么,这不是从一开始就输了气势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大宗师,怎么也得有点宗师的风度才对呀。

    但陈启明回头一想,怎么自己身上好像没得半毛钱。想到这,陈启明就觉得比较尴尬了。那天范闲给自己的银子,就这么用在买王启年的地图上了。

    现在自己身上,似乎真的是没有半分钱。所以,又要去找范闲要点钱么?

    不行,不行,既然厚着脸皮的要过一次,那就还能有第二次么?

    陈启明觉得可以有,所以陈启明就立马推开自己的房间门去向范闲的房间。

    可来到范闲门前,敲了许久的门,范闲这小兔崽子都不开门。原本陈启明想破门而入,但想想这毕竟是在他人府上。陈启明只好放弃了,垂头丧气地向回走。没走几步,就遇到了同样是来找范闲的范若若。

    范若若见这位并不是很熟悉,但在哥哥口中讲起是十分恐怖加无耻的大宗师垂头丧气的走着。带着几分好奇,便对陈启明问道。

    “不知大宗师一早,来找哥哥可是有什么事么?”

    陈启明还沉浸在没骗到钱,所以不能买套装,然后很难过,很失望的感情中。并没有发现,向自己问话的人是范若若。便用满满地怨气的声音,回到。

    “没什么事,只不过想向范闲借钱没借到,所以难过罢了!”

    借钱,为何一位大宗师还要向哥哥借钱。那些大宗师,不是每一位都不拘泥于俗世之事了么。什么钱财,在大宗师的眼中都不是只是如同俗物么?

    若是范若若的想法传到陈启明脑中,陈启明定会说,若你觉得那些是俗物的话,请你用这些俗物砸死我吧!况且,我这大宗师,并不是真实的大宗师啊!我只是冒名顶替的大宗师,那个杀红眼的陈奇墨才是大宗师好么!

    “不知大宗师,向哥哥借钱做什么?”

    “当然是买东西啊!不然,借钱难不成还能吃啊?”

    “若是大宗师不嫌弃,若若似乎也能借......”

    原本范若若是不想和这位大宗师,发生任何的交集的。可满京都的人,都相信这位并不是很像大宗师的陈启明是大宗师。只不过听着眼前人,阴阳怪气的口吻。现在,范若若哦也想试试这位京都人口中很厉害,范闲口中很无用的大宗师到底有几分水准。

    只是陈启明才听见“能借”这两个字的时候,就立马抬起了头看向范若若。眼中同时亮起了,那属于金钱的独特亮光。怎么把这位大小姐忘了,作为范闲的妹妹的范若若肯定也是个小富婆。还比范闲好骗,若是自己能,呵呵呵,越想陈启明越开心。

    范若若看着忽然笑起来的陈启明,觉得有几分莫名其妙。但她还是想试试,这位大宗师到底又几分水准。

    “大宗师,大宗师,借你钱不是不可以。只是若若想看看,大宗师有何实力被称为大宗师!”

    听见范若若的要求,陈启明觉得有几分难为情。若是在范若若面前,展露自己的实力。那么想必会被其他人所知晓,那么对自己将来的布局可能会产生影响。不过又考虑,似乎自己最大的底牌那个红眼的陈奇墨只要不现身。

    那么自己的底牌,就不会轻易被看穿。再者,适当的展露一些,也能震慑一下那些暗中的宵小之辈。还能从范若若,那里骗点钱用用这也是不错的。

    果然,机智如我,这波我陈启明怎么都亏不了!

    “既然,范小姐想见识,那么本宗师就只好献丑了!”

    说着,陈启明就身形跃动。瞬息间,就到了不远处的水缸前。接着,陈启明轻轻一提。就将水缸中的水,从水缸中提起。

    陈启明体内的道家纯正的真气,牵引着离开水缸的水流在陈启明的手指间不断流转。

    范若若原本以为,这位大宗师不过是骗子。可现在,看见如此奇异的场景,范若若,实际上也有那么几分震撼的。只是,这种震撼,范若若明白不能轻易展露。

    运转真气的陈启明,看着范若若平淡的脸。

    哟,这都还没让这小妮子震惊吗?那我就来手花的!

    于是陈启明就将,手上环绕着的水平静地放入水缸中。水流滑入水缸,甚至未在水缸中惊起一分水花。接着,陈启明的身形再一次移动,一瞬间就消失在范若若的视野中。

    范若若想追逐,就现在看来陈启明终于看起来又那么几分像真实的大宗师了。下一秒,陈启明的身影又出现在范若若的视线中。

    只是这一次,陈启明的周身都流动着各色的树叶。树叶的流转,让范若若看不清树叶中的陈启明的模样。接着,陈启明闭上双眼。随着陈启明闭上双眼,周身流转的树叶也掉在地上。

    范若若想,这就完了?

    可下一秒,闭着眼睛的陈启明,忽然开始比划一套玄奥的拳法。若是范闲在场,一定会大声叫出。

    “我艹,太极!”

    随着闭着眼的陈启明的比划,满地的树叶也都随着陈启明的拳脚开始在小庭院中流动起来。真气牵引着树叶在庭院中流转,流转间带动了庭院中的空气。随着陈启明体内释放出的真气越来越多。树叶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没一会就在庭院中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风暴。

    风暴的声响很大,甚至让刚醒来走出房间的范闲也带着几分好奇地向着声响发出的地方走来。

    刚走了没几步,就看见庭院中如同刮起了龙卷风一般。而原本守在范若若身边的奴仆,都因为害怕溜了。奴仆走时,拉着范若若。可范若若,却似乎痴迷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位于龙卷风中心闭着眼的陈启明,显然是看不到这一切的他的脑海中回忆着在功夫中看过的那个属于太极的经典场面。

    心中想,这次就让这些人看看什么叫做装家!心中越想越高兴,无意间又加大了一丝真气的流露。因为这一丝真气的加强,范若若终于站不住了被风暴吸引起来。

    见到范若若被吸引进风暴,范闲大声叫了起来。而范闲叫的这一声,也让闭着眼的陈启明睁开了眼。

    “这小崽子,叫什么?我了个去!”

    看着自己卷起的风暴,陈启明立刻停下了真气的流转。而因为陈启明真气牵引的停止,原本旋转着的树叶和刚刚被吸引起来的范若若也开始向下坠落。

    范若若看着陈启明,拳脚的比划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根本没发现危险,等到范闲发出声音的时候才醒来。可是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浮在空中同时似乎自己在往下坠落。感觉到即将坠落的范若若,吓得闭紧眼睛。

    停下真气的陈启明,才发现自己未来的大金主似乎被自己的乱玩牵累了。立马向范若若掉下的地方冲去,在范若若掉落的前一秒接住了从空中掉落的范若若。

    见到范若若掉落,范闲也快步冲向范若若掉落的地方。可在范闲到达前,范若若却被一个人接住了。范闲仔细一看,那个白衣上满是泥土的身影。

    “狗屁大宗师,你这又是在耍什么疯癫!”

    尴尬的陈启明,听见暴怒的范闲的问话。带着满脸的尴尬,转过头看向范闲。

    “我说,我只是想借点钱,然后发生意外了。你能信么?”

    “咳咳咳,大宗师,你能把我放下来么?”

    “当然,当然。”

    说完陈启明才发现,自己的手似乎还抱在范若若的腰上。作为一个大直男的陈启明,顿时老脸一红。尴尬地将,范若若放下。范若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粘上的灰土。担忧的范闲,立马跑到范若若身边满脸担忧地问道。

    “若若没事吧!你怎么能随便信这个,根本不着调的陈启明呢?他根本就不是大宗师,一会哥就将他赶出去!”

    听见这么说,原本老脸一红的陈启明不高兴了。

    “说谁不是大宗师呢?说要赶谁走呢?天内,大侄子要把叔叔赶走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天理,你这人天理难容!不如今日,我范闲就替天行道!”

    见范闲和陈启明又要开始斗嘴,范若若觉得这位大宗师确实是有能力。只不过这做人,似乎有点无赖的气味。但这么一位强者,在哥哥身边也是极好的,便开口劝诫。

    “哥哥,刚刚是我让大宗师为我展示他的能力的。却不料,引起如此风波。是若若的不对!”

    听见范若若,开口为陈启明求情范闲终于放过了陈启明。听见范若若,自己新的大金主似乎不生气。陈启明立马用火燎燎地眼神,看向范若若。

    被陈启明这么一看,范若若忽地想起刚刚陈启明将手放在自己腰间的尴尬。于是更加尴尬地问。

    “不知大宗师这是?”

    “钱啊,你看看我这一身灰。作为金主的范小姐,就不想赏赐点让我去买套衣服做身造型么?毕竟,今天范思辙还约我和范闲去吃饭呢!”